新闻

选举委会敷衍改革弊端难除<br>安华号召十万人大集会施压

杨凯斌

更新: 2008/1/29 10:21 上午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敦促民众,勿对我国选举委员会(SPR)会否改革选举,抱持着过多的信心,反而应该继续加紧施压。他也批评选委会目前虽面对空前的压力,但是仍然只会做出一丁点的表面改革,根本属于“换汤不换药”。

“选委会主要是担忧目前所面对的空前压力,因为从来没有那么多宗选举舞弊被揭发出来,它必需有所回应”

安华表示他将持续在国内外突出大马选举不公的问题,并准备邀请以监督选举著称的美国卡特中心(Carter Centre)派遣观察员前来监督大选情况。

卡特中心是由前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所设立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曾经在26个国家监督过68场选举。

“虽然国阵政府必会反驳说,这将会对大马的国际形象带来负面的影像。但是我却会强调,揭露选举不公,才是挽救大马形象的唯一方法。因此,我认为今年国庆日的主题应该是挽救马来西亚(Selamatkan Negara Malaysia)。”

他引述泰国两名选举委员会负责人最近被法庭裁决偏袒前首相他信的例子,来警告选委会主席阿都拉昔和其手下,应不偏不倚地执行其委托,办好一场干净的选举,否则可能会受到法律制裁。

也是前副首相的安华,是在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于昨晚在隆雪华堂光前堂所举行人民大会上这么表示。

这场人民大会成功吸引了逾2千民众出席,挤满整个礼堂,属于近期反对党和民间少有的大规模座谈会,现场气氛炽热。

称巫统来届大选不择手段保议席

安华也揭露巫统将在来届大选期间,派发数以千计题目为“渐进或革命”(Evolusi atau Revolusi)的光碟,渲染反对党以暴力挑衅社会次序和破坏稳定。

他重申在吉兰丹州回教党大会期间做出的揭露,指选委会在一项由首相亲自召开的秘密会议上,准备从泰南引进4万名幽灵选民,以期击垮回教党丹州政府。

安华宣称执政党目前已鉴定70个摇摇欲坠、可能掉入反对党手中的议席,企图以不择手段力挽狂澜。

不过他强调,反对党必需赢得56%的国会议席才能够执政,之前在选举中所赢得的最高选票是48%,若重复现有局限于向支持者宣教的模式,不足以改朝换代,而必需转向拉拢国阵支持者。

11月19日办10万人集会

安华也呼吁民众积极响应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号召在11月19日在布城举行的十万人民和平请愿集会,以展现足够的力量来施压选委会落实选举改革,清理选民手册。

“若选举在这个日期之前举行,大家也必需有心理准备,提早出席集会,并响应各地举行的汇报会。”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于昨晚在隆雪华堂光前堂所举行人民大会成功,吸引逾2千人出席,不但导致主办单位所安排的椅子不足,就连礼堂两翼添满后,仍有多位支持者必需站在门外聆听,可谓人山人海。不过一眼望去,则可以发现绝大部分出席者,皆是戴着白帽的回教党支持者。

在人民大会上发表演讲的一众非政府组织及政党的领袖包括赛沙里尔(马来西亚职工总会主席)、叶瑞生(大马人民之声)、山迪亚哥(公民关怀中心)、凯亚迪(独立新闻中心)、玛丽亚陈(妇女发展中心)、谢春荣(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李发成(学运)以及纳西尔哈欣(社会主义党)。

在节目举行至半途,被昵称为“Black”的青年社运份子阿米尔也受邀上台带领其乐团,弹唱所创作的要求清廉公平选举歌曲,并多次获得群众的击掌迎合。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也在大会上,集体宣读了一份改革选举制度的宣言。宣言指出,从第11届大选以及近期几场补选所揭露的弊端和选举欺诈,导致他们要求达至:

(一)选举制度公正自由

(二)投票过程透明

(三)媒体报道及选举过程的公平

(四)选委会的公正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是于2006年11月在国会由国会议员及非政府组织所成立,以改革我国选举制度中的偏差和不公平之处,并获得64个团体组成。其中包括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及五个在野政党。

林冠英:谎称不脱色墨水违反回教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则揶揄选委会自我定位模糊不清,忘记了本身是受元首委任的超然中立组织。他批评选委会在旧身份证是否可以投票的课题上,俯首听命于内阁;甚至越俎代庖企图协助国民登记局逼使公民更换身份证 ,沦为国民登记局代理人。

“选委会曾为了强调自己的独立性而不听取公民社会的意见,如今却遵从选委会依据内阁指示,保留选民册上使用旧身份证的选民名字,并允许他们在来届大选投票,证明了它并非是一个独立的机构。”

此外,林冠英也要求行动党要求选委会公布当局对于造 成2004年大选期间的雪州大混乱的官员采取了什么行动,因为他们导致许多选民无法找到自己的名字,丧失了投票的权利,而选委会曾将责任完全归咎于当时的雪州选举总监。

“雪州选民,有权要求选委会回答,他们是否已经对被点名的官员采取行动。此外,当局是否采取行动对付他的上司,即现任选委会署理主席(当时的选委会秘书)哈兹旺阿末旺奥玛。我们无法接受,这些导致选举史无前例地混乱的官员竟能逍遥法外。”

他也炮轰选委会,在使用不脱色墨水的议题上。企图以各种名目推搪,包括撒谎说回教党及宗教师,皆认为使用不脱色墨水阻碍穆斯林祈祷,违反回教教义。不过在行动党与回教党的代表,透过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的当面对质之下,成功拆穿选委会的伎俩。

林冠英也猛批国安部禁止媒体跟进回教国的争议,只允许报章刊登正副首相论点的指令,形容剥夺百姓发言权力,并突现我国言论自由的欠缺。

他也再次仿拟槟州三任首席部长会晤上帝的笑话,转为套在我国媒体身上,影射种种钳制我国媒体的恶法,使到上帝也束手无策。

“泰国媒体和印尼媒体代表先后会晤上帝,以询问如何达至新闻自由,出来后他们哭泣了;但是当大马的媒体代表前往会晤上帝时,上帝却先哭泣了”

哈迪阿旺:羞愧不如邻国般民主

至于刚在上个月访问中国的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见证了共产国家也开始实行选举,迈向民主化的道路,转而感叹我国民主停滞不前,甚至每况愈下。

他说,“我曾询问中国司机,中国执政的共产党是否会张挂“又一个共产党发展计划”的招牌来标榜本身的政绩?结果获得的答案是没有。反观我国“又一个国阵政府发展计划”的招牌却到处林立。”

哈迪阿旺也认为比较已迈向民主化的邻国来说,马来西亚人应该羞愧。

“从报章上阅读新闻可以知道,我们不如希马拉雅山上的尼泊尔、菲律宾甚至巴布亚新几内亚”

他也炮轰选委会一开始就草草拒绝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所提出的几项简单地改革选举建议,根本是存心想要允许选举舞弊继续存在。

他更以巴勒斯坦选委会不愿屈服美国、以色列压力,而纂改选举成绩,而不惜恫言辞职的实例,来对比我国选委会官员缺乏铁铮铮的风骨。

哈迪阿旺强调,若人民不团结,不愿牺牲、不敢勇敢站出来诉求改变,那么改变将不会自然诞生。

“照亮黑暗的光明,须要肯点燃自己的蜡烛;而被歪曲的选举,必然会选出背叛人民的领袖。独立的意义并不只意味驱逐殖民者,而是反对不公平的暴政”

他也庆幸我国多元种族民众能够汇集在隆雪华堂,一起为公平选举而发出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