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茅草行动:民主最黑暗的时期<br>107党团人士被扣3家报章被禁

王德齐

更新: 2008/1/29 10:21 上午

在1987年10月27日展开的茅草行动(Operasi Lalang)属于我国民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更常被拿来与1969年发生的513事件相提并论。

马来西亚警方在当时援引1960年内安法令,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进行了一次大逮捕,总共逮捕了107名朝野政党领袖、华教人士、环保分子、社运分子以及宗教人士等等,使整个社会陷入一片人人自危的氛围当中。

同时,三家各语文报章也遭内政部(现为国安部) 撤销出版准证 ,包括华文报章《星洲日报》、英文报章《星报》(The Star,包括《星期日星报》,The Sunday Star)以及马来文报章《祖国报》(The Watan)。

针对政府为何会展开茅草行动,官方和民间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说辞。政府在1988年发表的茅草行动白皮书《朝向维持国民团结》中,辩称这次的逮捕是必要的,以控制因为敏感课题的炒作而煽起的种族紧张气氛;而民间人士则指控,茅草行动是巫统当权派为了转移1987年党争的视线,而刻意营造的白色恐怖。

政府:高职事件酿成华巫矛盾

根据官方说法,1987年华小高职事件最终演变成为华巫两族之间的矛盾,华人和马来人陆续发起大游行。当时政府派遣不谙华文的行政人员担任华小高职,引发华教人士担心此举会使华小变质。

不过,当时的教育部长安华坚持不妥协,导致华小高职事件越演越烈。董教总联合马华、民政党、行动党和其他华团在10月11日,于吉隆坡天后宫召开全国华团政党抗议大会表达强烈反对,而3万名华小学生也进行罢课。

当时由现任副首相纳吉领导的巫青团接着在10月17日于拉惹慕达路体育馆举行一场万人大集会,其中一个布条更展示“以华人的鲜血染红马来短剑”的耸动字眼。

民间:巫统企图转移党争视线

然而,民间人士则坚称当时所谓的“种族关系紧张”完全是国阵政府一手炮制的现象。目的是为了营造白色恐怖。而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更对此发表过精辟的分析:

“巫统(国阵的第一大党)正在面对分裂,马哈迪在党内的主导权面临危机......巫统党员的诉讼仍然在法庭进行(12名巫统党员于6月25日入禀法庭,要求宣判刚落幕的巫统大会与党选为非法)。”

“如果法庭的判决对他不利,那么马哈迪就别无选择,只能下台。他必须寻找出路脱离困境,因此制造了一个国家危机,重新团结巫统来对抗共同的敌人,而想象中的敌人就是华社。”

1987年巫统陷入党争,随后更遭高庭宣判为非法组织。当时的首相兼党主席马哈迪所领导的A队在4月的党选中只以微差胜出,击败由前贸工部部长东姑拉沙里领导的B队。

马哈迪曾在去年8月开腔否认下令警方展开茅草行动,反而表示是他要求释放所有的被拘留者。

林氏父子最迟获释

在这场政治危机中,其中40名被扣留者也在没有审讯的情况下,遭内政部下令扣留两年。不过,遭扣留最久的人士是现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两父子,在18个月后即1989年4月才获得释放。

国阵领袖如马青前总团长叶炳汉、现任国内事务部副部长陈财和、现任雪兰莪行政议员邓诗汉、现任巫统甘榜牙也州议员达祖丁阿都拉曼,以及前巫统巴西马士国会议员依布拉欣阿里也在当时都遭到逮捕。不过,疾呼“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马华前署理总会长李金狮则在茅草行动前夕,远走高飞到澳洲躲避。

在野党领袖当中,7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包括林吉祥、卡巴星、陈胜尧、林冠英、P巴都等人,以及当时的回青团团长哈林阿沙特(Halim Arshat)也在内安法令下逮捕。当时遭逮捕的华教人士则有董总主席林晃升、教总主席沈慕羽、教总副主席庄迪君和华社研究中心主任柯嘉逊。

华社领袖退缩,民权运动走下坡

著名资深双语评论员兼“两线制”参与者李万千,在其《社阵、两线制与替代阵线》一文中就指出,茅草行动后,由于林晃升与柯嘉逊等华团领袖与林吉祥父子及卡巴星等行动党领袖,在狱中建立了共患难的情谊;因此他们就与27名华团人士决定为实践“两线制”的政治理想,而集体加入行动党。由于这事件发生在1990年8月18日,因此当时的华教领袖,亦是茅草行动的另一位受害者沈慕羽老先生就号称它为“818民权起义”。但是这场民权起义却在1990年两线制无法撼倒国阵后,因为内部矛盾重重,而后继无力。

四六精神党在大选受挫后,不少投机份子就重返巫统,回教党则在吉兰丹州实行禁酒等回教化政策和回教刑事法,加剧了与行动党之间的矛盾并导致行动党在1995年经过党内一番争议后决定退出“人民阵线”。至此,拉沙里觉得大势已去,遂于次年响应马哈迪的“马来人大团结号召”解散该党率众回归巫统,使到两线政治也随之陷入低潮。

另一方面,许多华团领袖因为茅草行动的阴影而陷入白色恐怖中选择退缩,导致一度轰轰烈烈进行的民权运动开始走下坡。马华也趁机展开渗透及收编华团的策略,成立华总,以及透过林玉静和刘磐石等华团代理人闹出废除雪华堂的民权委员会的风波。

“人民之声”非政府组织崛起

不过,以捍卫人权为主要宗旨的非政府组织“大马人民之声”(Suaram)却逆流而上,在此时成立,并积极推动废除允许无审讯扣留的内安法令,成为我国人权运动的中流砥柱。它是由茅草行动被扣留者家属支援小组、内安法令扣留者,以及社运人士在1989年所成立的。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