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若即若离的族群关系每况愈下<br>巫统推动种族政策是罪魁祸首

特约周泽南

更新: 2008/1/29 10:21 上午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谢春荣律师(左图左)认为,过去50年以来,尤其是513事件过后,大马的族群关系(ethnic relation)非但没有获得改善,反而有每况愈下的趋势;究其根源,乃掌握政府大权者尤其是巫统,所执行的种族主义政策所埋下的祸根。

“在我国,族群矛盾和宗教冲突如双生兄弟,例如在我孩子就读的一间华裔学生占85%的八打灵再也的国中,周会时竟得念《可兰经》。如此要求多数族群去尊循少数族群的生活和宗教习俗,怎能培养相互尊重的族群关系?”

他警告说,目前宗教极端的措施和行为越来越普遍,并蚕食着大马社会的族群关系。

“60年代的马大食堂里允许卖猪肉,而今天根本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我在中学念英校时,马来同学跟我一样穿着短裤踢足球,这样的光景现在也看不到了。上述改变是掌权者欲强加价值观在他人身上的后果。”

谢春荣是在昨晚假隆雪华堂楼上讲堂举行的“若即若离—大马种族关系”座谈会演说时发表上述看法。这座谈会由隆雪华堂妇女组与《东方日报》联办,其他同台演讲的主讲人包括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经济顾问潘俭伟、马华妇女组中委兼执业律师林礼菲及联合国紧急通讯工作组科学与法律顾问胡逸山博士。主持人则是隆雪华堂妇女组署理主席郑淑娟。

掌权者政策蓄意制造族群冲突

谢春荣表示:“近年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如 丽娜乔 (Lina Joy)和 苏巴丝妮 (Subashini)的法律诉讼案,跨宗教理事会(Inter-faith Commission)议题等,反映政府在处理族群和宗教课题上,有逐渐恶化的倾向。我相信在现实中,各族的百姓之间少接触固然是事实,可是之间并不存在着种族偏见,也不会互相憎恨。毋宁说,族群冲突是掌权者蓄意通过政策制造出来的结果。”

他认同左派关于“族群问题归根究底为阶级问题”的说法,并提出现实中的例子也支持这种意见。

“甘榜伯仁邦(Kampung Berembang)木屋区主要住着马来人,可是前去捍卫他们家园的却主要是印度人和华人。而且当《当今大马》的记者前往吉隆坡甘榜峇鲁(Kampung Baru,513事件的爆发地点)访问当地居民对 《513-1969年暴动之解密文件》 这本书的意见时,那里的马来人表示,只有政治人物才会记着513事件,人民更关心的是物价高涨的问题。”

虽然大学里的族群关系也每下愈况,不过让谢春荣感庆幸的是,不断有各族学生联合争取校园民主的努力。

“近来,反对党声称他们针对的不是马来人而是巫统,而 兴都权益委员会 (Hindraf)大示威所针对的也是巫统的种族主义政策。回教党甚至对国阵即将在大选中使用种族主义策略而报警,可惜警方并没有展开调查。”

华社受促主动响应跨族群议题

谢春荣表示,在这个不懂得尊重少数族群权益的掌权者之领导下,这个国家只会走向更保守、更极端的境地。他说:“马哈迪的20年统治已经摧毁了国家的监督机制,并且将 司法独立 推向崩溃的危机。现有的掌权者也一味的将跨越族群的议题,转换为种族议题。例如不将兴权会集会视为集会权利的争取,而企图扭曲为印度人和马来人的对抗。”

针对大马三权分立制度崩溃的危机,谢春荣表示人人必须要具危机意识,而且华社应主动响应并参与跨族群的议题,包括给予兴权会和 干净及公平选举联盟 (Bersih)必要的支持。

胡逸山(右图右)博士则以其生长在沙巴和在国外求学及工作的经验,分析其对国内族群关系的印象。他表示,国阵的回教化政策只导致了族群之间的互不信任。他说:“国阵多年来引进印尼和菲律宾回教徒的努力,已成功削减了沙巴的天主教和基督教人口。尽管如此,大体上沙巴的族群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而异族通婚的情形也很普遍。”

胡逸山也将大马的单一语文政策(既国语政策)和美国的单语镕炉文化、加拿大魁北克(Quebec)省的双语并重政策、瑞士的四种官方语文作一对照,来说明上述国家的相互尊重原则,和大马的同化意识型态之差异。他表示:“比我们贫穷落后的印尼,尚且通过了不再划分土著和非土著的法案,我们却还在固步自封。”

宗教极端政策摧毁共处环境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经济顾问潘俭伟从教育环境的角度,分析政府如何通过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政策,将原本各族融洽相处的学校环境给摧毁,并制造了一个个压抑而封闭的空间。

他说:“我非常怀念自己当年在国小求学的经验,拥有许多异族好朋友。可是在政府的种族主义政策下,现在的国小已丧失了它的多元和融洽色彩。近两三年来,各地国中和国小发生的偏差更是层出不穷。”

他举例道:“2006年初,森纳旺(Senawang)一间国中因为缺淡米尔文老师,而逼印度学生学习阿拉伯文,而且还得参加考试。巴株巴辖(Batu Pahat)一间中学的锡克族学生被校方逼使剪去其头发,违反了他的教义。槟城日落洞一国中规定非穆斯林不得携带湿的食物上学,因为担心含有非清真(Non Halal)成分,但却允许穆斯林携带牛肉,既使展示在兴都教学生的面前。”

“槟城日落洞一学校校长硬将该校英式篮球女球队退出半决赛,只因为女队员们在打球时没戴头巾。霹雳州一宗教师向学生售卖据说可加强记忆力的圣水,竟然获得州宗教司的包庇和辩护。白沙罗(Bandar Utama)国中4校的85%学生为华人,校方不仅解散了女啦啦队,还规定舞狮不能打鼓。新山一学院则规定巡察员必须戴宋谷,被投诉后才收回命令。”

潘俭伟表示,巫统在14个成员党组成的国阵内一党独大,只想不断的回教化,而没有意愿要改善国家。当家不当权的马华则为虎作伥,例如在副首相纳吉提出大马是回教国时,马青总团长廖中莱不仅不敢纠正他,反而为纳吉解释,模糊了议题焦点。

马华妇女组中委兼执业律师林礼菲(右图最右)则以其在东海岸成长,并常和马来人接触的个人经验为例,说明各族相处、共生的重要,并强调改善族群关系得从个人做起。不过,其言论被一名余姓观众评为过于个人和微观,并没有反映马来菁英从独立至组织联邦以来,企图塑造马来人霸权的最终目的。

林礼菲也说明了马来人在追求回教化的过程中,如何否定了诸多马来艺术、习俗、甚至历史与文化的民族身份认同要素。她亦认同谢春荣作出的超越族群本位的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