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民进党惨败显示水能载舟覆舟
台湾选民教训陈水扁成为典范

发表于  |  更新于

民进党在最近的台湾立委选举中蒙受前所未有的惨败,在总共的一百一十三个席次中,国民党胜得八十一席,民进党只赢得二十七席,取不到三分一的议席。民进党主席陈水扁也为败选负责,请辞党主席,并由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接任。

两名留台人兼时事评论员谢锡福及罗志昌对这次台湾的选举分别给予高度的评价。谢锡福认为这次选举推翻了过去一般人认为台湾民主制度很混乱的印象,也让台湾可以成为民主发展典范。

“政治人物做不好,就用选票教训”

谢锡福(左图)说,经过这些年民主政治洗礼之后,中间选民比以往成熟,既不蓝不录,不支持民粹操作,不支持统一,也对陈水扁的“去中国化”和“去蒋”这类极端举动觉得反感。

“只要政治人物做不好,选民就可以利用手上的票来教训他们,这是台湾民主值得学习的地方。”

在1979至1984年先到台湾的谢锡福,自称本身的台湾经历是处于威权和自由混合的时刻。而比较晚去的罗志昌则是体验到了戒严时,民主浪潮狂飙的滋味,他一些同学甚至当上了立委和部长。

罗志昌:社会醒觉运动需要时间耐心

罗志昌表示,台湾选民用选票教训恶霸陈水扁的举动非常值得学习。罗志昌却提醒听众,他在几年前回到台湾后,发现整个环境慢慢变得更有次序和整洁,显示所有社会醒觉运动都需要时间,因此大家必须都要有耐心等待民主的成熟。

他说,在2000年陈水扁上台时,类似他属于民主自由派的人士都很开心,希望一切会变得更好,台湾政党轮替后新政权若变得得更好,也能够给予马来西亚激烈。但是八年下来,结果刚好相反,一切希望都落空了。他分析说,随着民进党的惨败,陈水扁时代也随之结束。

罗志昌(右图)也归纳了民进党四大败因, 包括(一)民进党党内恶斗,(二)国民党汲取过去分裂的教训,(三)打蒋,(四)解散派系。

他指出,民进党的中立精英,例如沈富雄都很受民众喜爱,但是偏偏就是在党选时就被刷下来,造成民进党用二军打团结的国民党,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就是惨败。此外,国民党以前闹分裂,结果被民进党捡便宜,现在学乖了,团结一致完成泛蓝内部整合,让选民看到他们愿意合作解决问题,因此让选民觉得有信心。”

“民进党在过去尝过打蒋的甜头,但是一直以受害者姿态示人是会有反效果的。这就好像五一三或举剑,多炒作几次就没人在乎了。而解散派系之后的民进党进入了无政府状态,个人与个人之间厮杀惨烈,不像以前各个派系之间可以互相制衡。”

谢锡福也强调,在台湾实行单一选区两票制之后,从民进党的得票率来看,其实还不算是大败,基本盘仍未崩溃。至于3月的总统大选,他则表示那是一场无从预测的选举,因为立委选举的投票率只有60%,总统选举的投票率一般高达80%,因此不能完全排除钟摆效应的可能性,民进党仍可能翻盘。

不过罗志昌则刚好相反,认为2008立委选举不是台湾选民选择国民党,而是人们放弃民进党,并断言马英九在两个月后的总统大选“躺着选都会过关”。

国阵搞意识形态,在野党搞经济民生

另一方面,《当今大马》中文版编辑杨凯斌(右图)则称2007和2008年是亚洲民主意识醒觉的两年,这也是继1999年金融风暴掀起一波民主改革浪潮后的另一次循环,即过去自诩的进步力量的堕落和失败,使到旧有的保守主义浪潮回潮。

他以韩国及台湾两个最先落实政党轮替的亚洲国家为例子,指出由于上台后的新政权未能坚持谨慎运用权力导致爆发贪渎、不善于掌握整个治理制度以及在经济课题上的不足导致他们施政困难,最后必须掉回头操作意识形态的课题以维持政权,但是却不免遇上重挫。

他指出,当前台湾政坛在谈论的是,马英九正积极模仿推崇前独裁者朴正熙的李明博一样,走经济路线,以避开民进党擅长的统独路线争议。

“李明博打着CEO总统的旗号,提出747的口号,提出每年经济成长7巴仙,人均收入达到四万美元,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等目标。马英九则提出三三六方案,也就是失业率维持在三巴仙,人均收入达到三万美元,每年经济成长六巴仙。”

他分析,台湾选举政治中突现的是执政的民进党大肆操作意识型态路线,在野的国民党则打出经济民生路线之争。本地朝野政党在来临的选举中也反映这点,执政的阿都拉国阵政府突现意识型态,在巫统大会上积极舞剑,而在野党则打出通货膨胀及治安不靖的经济民生议题。

他也强调,韩国的10年及台湾的8年政党轮替教训是,改革派上台后是否可以对旧制度提出可行的替代方案,至关重要。

“而一般上,旧有的势力在经济发展上做得更好,但是对进步的文化和弱势族群方面可能不那么感兴趣,这是吊诡的一面。”

他也指出,民进党政府上台后,民间势力及非政府组织力量也新政权抽空,甚至因为过去一起反抗威权政府的情感,而失去对新政府独立监督的能力,亦是一个可贵的经验参考。

执政机会及地方选举可强化在野党

国民大学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所(IKMAS)副研究员黄进发(左图),则分析了台湾的新选制,使到目前出现“大蓝吃小蓝,大绿吃小绿”的两极化现象。相对区域立委选举议席上的惨败,民进党的总体得票率启示是有成长,可这是因为选民在不愿浪费选票给其他泛绿政党,集中投票给民进党才出现的。

黄进发也分析说,当初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党愿意新的单一选区两票制,皆是各怀鬼胎,皆有如意算盘,想要一起遏制其他小党的生存空间。民进党以为透过单一选区制可削弱长期支持国民党的外省人铁票;国民党发现单一选区让他们在台北,花莲,台东等传统的铁票地区,更占优势。

在问答时段时,有听众分别提出我国选举制度可否改善以利民主发展,以及替阵能否改进让选民更有信心的问题。

黄进发回应说,要打破这个局面,应该要出现诱因,先让在野党看到执政的可能性,或者争取到地方选举,他们就会更努力。罗志昌则认为,选民的民主意识非常重要,只要拥有足够的民主意识,不管选区如何划分都有办法把不理想的政府拉下台。对于我国的民主进程,他提出了“制度化,捉鬼,提升民主意识”。谢锡福则认为马来西亚因为种族因素,民主发展会比台湾更来得更艰辛。他希望我国可以有地方选举,这样民主才能落实到社区上。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