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在野党抨击拿次货保外劳饭碗<br>出示大桥涨价公函追问许子根

王德齐

更新: 2008/3/5 3:46 下午

更新

penang pkr dap joint pc 050308 press conference 槟州在野党大爆料的效应持续发酵。除了继续炮轰原任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以10亿令吉政府合约,换取著名电子公司摩多罗拉(Motorola) 再投资槟州3亿5千万令吉之外,人民公正党再次出示一封建议调涨槟威大桥过路费的公函,继续追问许子根。

尽管许子根坚称以10亿令吉挽留摩多罗拉是为了保住1万个工作“饭碗”,但是在野党却反驳说,摩多罗拉所投资的工厂其实属于劳力密集工业,这宗“拿米换蕃薯”交易的真正受益者是外劳,非本地子民。

行动党全国电子选战主任黄泉安表示,摩多罗拉在马来西亚所设立的工厂,其实只是一个组装线,因此大部分的工作机会都会落入外劳手中。

“我希望他可以重新探访这家工厂,告诉我们1万工作机会中,有多少是保留给大马人?他是否可以告诉我们,10亿令吉合约在摩多罗拉工厂组装线所制造的工作机会没有交给外劳?”

“许子根要求联邦政府发出10亿令吉的政府合约给摩多罗拉,其实是拿米换番薯。”

整合通讯系统需耗费60亿

penang pkr dap joint pc 050308 jeff ooi 黄泉安(左图)继称,摩多罗拉提供给马来西亚的只是旧科技产品,事实上该公司拥有崭新科技的产品,但却没有出售给我国。

他也引述传言说,如果政府一意孤行使用摩多罗拉的产品来提升通讯系统,就必须耗资至少60亿令吉来装置和整合有关系统。因此,整个计划的费用其实不止是合约上所注明的10亿令吉而已。

“你可能需要重新整合整个系统,它可能不只花费10亿令吉,传言说总开销可能达到60亿令吉。”

黄泉安指出,马来西亚警察部队现有使用的通讯系统被称为APCO16,无法直接提升到摩多罗拉所建议的新产品APCO25。这项产品属于封闭标准,无法和其他产商的产品相符。

“为何用人家弃用的系统?

他也驳斥许子根指这项产品是全世界最好的说法,指只有很少国家还在采纳这项产品,大多数先进国家都已经转用数码化通讯系统TETRA。

“摩多罗拉也是TETRA系统的先驱,为什么许子根没有摩多罗拉给我们一个新科技产品,而是给我们一个已没人要的系统?”

许子根指出,阿都拉政府其实在2007年1月也已发出合约给沙布拉(Sapura)公司,耗资32亿5千万令吉在我国7家情报机构装置这项新系统。他证实,沙布拉公司就是他之前所说的N公司。

他也指出,TETRA系统使用开放标准,可以从不同产商获取其器材,因此能省下较多的开支,终好使用遭垄断的摩多罗拉产品。他指出,TETRA系统也更能保障安全。

用公款确保胜选是“贿赂”

黄泉安也表示,既然许子根承认在信中提及,若摩多罗拉因无法获得合约而宣布撤走,恐怕将对全国大选带来“灾难性的打击”,这根本就是使用纳税人金钱来确保国阵选胜的举动,属于一种“贿赂”的行径。

“我们谴责这项举动,这是一种贿赂。你尝试通过制造一片美景来买票,而你所花费的都是纳税人的钱,以挽留一家公司。”

许子根昨日已经否认这宗交易涉及贪污,并强调本身这么做没有错。他说,是基于保护槟州利益的立场,才会游说中央政府发出通讯合约来挽留摩多罗拉。他辩称这项交易其实是“拿番薯换米”,能为槟州人民带来更多的利益。

根据有关的合约,摩多罗拉以及其代理人Comintel公司,将获得总值10亿令吉政府合约,以供应和提升警察部队旧有的无线电通讯系统。

将写信给美国总公司投诉

出席今日新闻发布会的包括公正党槟州主席再林、公正党班台惹雅州议席候选人沈志勤、峇都茅州议席候选人阿都马力和峇都蛮州议席候选人拉文达兰。

再林则表示,这份公函显示槟州不再具备吸引外资的能力,意味着许子根一直都在欺骗人民,指外资继续到槟州投资。

“这只是获得曝光的其中一个案件。它的讯息是请不要再相信这些胡言乱语,整个问题并非只是摩多罗拉或现有的外资工厂撤资的问题,而是人们对大马不再抱持任何信心。”

他表示,政府应该先处理一些事关重大的问题,包括贪污案件和司法丑闻,以免打击外资对我国的信心。他也抨击许子根下令彻查这封机密公函的外泄经过和寻找吹哨者。

黄泉安也表示,他们将会写信给美国摩多罗拉总公司的投资委员会和美国投资经理,投诉有关跨国公司在大马的举动,确定这是否构成“反竞争力策略”(anti competitve strategies)。

马友乃德致函建议涨价68%

另一方面,在野党今日也继续暴料,出示一封槟城第二大桥工程承包公司——马友乃德(UEM)所致给首相署经济策划组的公函,以证实现有的槟威大桥的过路费,计划随着槟威第二大桥的落成,暴涨68%至9令吉40仙。

penang pkr dap joint pc 050308 sim tze tzin 沈志勤(左图)表示,由于许子根昨日指有关信件并未被公开而不愿回应,因此他们决定在今日让它曝光。

沈志勤曾揭露,新大桥供私家车的过路费将是9令吉40仙,届时旧大桥的收费也将调涨至同样水平。他说,这意味着原有大桥供私家车的过路费将调涨34%至9令吉40仙。

槟威大桥目前的私家车收费是7令吉,公路使用者仅需在威省前往槟岛的方向缴付过路费。若使用“一触即通”(Touch & Go)卡缴付,使用者还能享受20%的折扣,只需缴付5令吉60仙。

此外,他也揭露,过后“一触即通”卡使用者也不能再享有20%的折扣,必须缴付全数的过路费,这也意味着使用者将同样面对68%的涨幅。

据《光华日报》报道,马友乃德公关人员坚决否认两座大桥的收费将一律定在9令吉40仙的事件,并表示他们目前尚在谈判中,没有任何定案。

大桥建筑费或进一步提高

penang pkr dap joint pc 050308 penang brige letter 这封写于2007年8月8日的公函显示,马友乃德正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商讨第二大桥的财务状况,其中他们在信中作出以下的假设:

(一)政府提供每年4%利息的贷款;

(二)整个工程建筑费总数是40亿6千800万令吉;

(三)第二大桥普通轿车的过路费一开始将是9令吉40仙,随后每年将涨2%,每5年检讨一次,直到特许经营权在2051年结束。

(四)现有的槟威大桥普通轿车的过路费将是9令吉40仙,并跟随第二大桥涨价,直到11令吉50仙的顶限。11令吉50仙的价格将会持续到2051年。

(五)“一触即通”卡不再享有20%的折扣。

这封长达3页的公函是由马友乃德首席执行员阿末巴达斯(Ahmad Pardas Senin)写给经济策划组首席主任苏莱曼马布(Sulaiman Mahbob)。他在信中也表示,41亿令吉的建筑费尚不包括:

(一)依大马大道机构(LLM)规定,在每两公里建立紧急通道;

(二)挖掘和搬迁海低沉积物到槟岛北部水域所产生的附加开销,有关地点距离该公司原定建议的地点有30公里之遥;

(三)因大桥工程而受影响的渔夫的赔偿。

对此,沈勤今早在记者会中表示,“建筑费或许会提高至难以估计的数目,而这肯定会成为槟州人和下一代的负担”。他也指出,政府决定提供4%的贷款,也涉及庞大的公共利益。

他担心担心马友乃德与经济策划组之间的秘密商谈,最终将牺牲槟城人民的利益,只肥了巫统关联公司,并抨击这违反了透明、负责任和具竞争能力的公开招标制度。

因此,沈志勤再次提出7道问题要求许子根立刻回答,包括:

(一)大桥收费率是否是9令吉40仙?

(二)大桥收费率最终会提高至11令吉50仙?

(三)大桥特许经营权是否会延长超过45年?

(四)大桥建筑费总共是多少?

(五)如果大桥建筑费高涨,大桥收费还会提高吗?

(六)“一触即通”卡的折扣会取消吗?

(七)槟州人民的利益是否会被牺牲来满足相关企业的利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