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蔡细历批评巫统马来人议程
称年轻一代要马华敢怒敢言

发表于  |  更新于

chua soi lek interview 020408 02 马华前副总会长蔡细历认为,马华经过第12届大选的重大挫折后,必须自我检讨及建立新的形象,而作为国阵主要成员党的巫统,不能够再一昧强调马来人议程。

他表示,经过本届大选的惨败,巫统不能够再把华人票视为理所当然,而首相阿都拉更应该身体力行,不能只注重马来人议程,而必须真正推动利惠全民的国家发展议程。

“通过这次惨败,我相信我们将会继续告诉巫统,他们的领袖不能够傲慢和自满,不能把华人给予国阵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现在有反对党竞争的挑战,华人的票不再是理所当然。”

首相在台上应谈国家发展议程

“巫统领袖不能一直强调马来人议程,是全国发展的议程。如果首相一直强调,他不只是马来人的领袖,他是领导全民的领袖,所以他在台上应该谈的是国家发展的议程,而不是马来人的议程。换句话说,巫统必须更改其政策,成为多元种族的理念。”

“巫统也必须接受,现在年轻一代要看到我们的领袖,高调及敢怒敢言处理一些华社问题,但是这不是要挑战巫统,也不是要引起种族紧张。”

相信蔡细历也是第一名对巫统的马来人议程,公开提出批评的马华领袖。

也是前卫生部长的蔡细历,昨晚是在寰宇电视《就事论事》清谈节目“马华如何重新再出发?”中,畅谈大选败因及马华与巫统的关系。

另外两名受邀的嘉宾分别是亚洲大趋势研究所所长冯久玲和《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节目主持人是郑婧婷。

流传简讯呼吁发问蔡细历丑闻

值得一提的是,主持人郑婧婷在节目开始前,突然展示一则正在坊间流传的简讯,指蔡细历将上《就事论事》接受访问,因此呼吁民众踊跃致电发问关于蔡细历的丑闻。

她表示,其节目制作组工作人员已经做好准备,拒绝接听不相干提问的电话,更两度呼吁有意致电发问观众合作,仅限于发问与主题有关的问题,不要干扰节目的进行。

“只希望您(观众)针对我们今天的议题,即马华如何重新再出发,发表意见,请不要针对我们今天任何一位嘉宾做出人身攻击或私人问题。我们今天只谈马华应该如何重新再出发。”

“支持国阵支持稳定”过时

除了巫统必须改变之外,蔡细历表示,马华也须要重新部署新的策略,建立起一个新形象。

“我们的领袖必须听取人民的需求,我们的领袖也必须自我检讨,为何这次人民不给予我们支持。”

谈到马华败选的主要原因,蔡细历承认,国阵过去所强调的稳定政策已经不合时宜,加上出现许多影响各族人民的课题,因此掀起了强大的反风。

“这次没有人可以否认反风很强,我们身为国阵成员党也必须负起一部分的责任。我承认,我们一直在唱老调,那就是支持国阵、支持马华,确保社会和政治稳定,在稳定下我们过一个安宁的生活。今天这个(口号)已经过时,人民把它当作是理所当然的。”

“本届大选有很多课题影响所有种族,从通货膨胀、治安、政府滥用权力、政府的政策只有一小撮人受惠、宗教课题无法好好处理。”

“一些人责怪政府,也有人责怪马华,因为我们是代表华人,我们不能够有效的反映,导致他族的领袖无法了解华社的不满。还有政府表面上无法有效的处理一些大课题,例如宗教和分享经济蛋糕及教育机会。”

否认马华不了解华社需求

然而,蔡细历否认马华败选是因为不了解华社的意愿及需求所致。

“马华过去一直以来认为,我们在政治领域需要拥有一定的代表性,我们认为华社很珍惜这点。但是这次,华社认为我们拥有反对党阵线,他们可以试试看反对党的分享政权概念,是否会好过马华在国阵的分享政权模式,来做一个比较。他们做了一个这样的决定,我们要改革,我们要选择投反对党,而不是说我们不了解华社。”

“我们一向来认为,马华的命运与华社是息息相关的。我们承认,没有华社的支持,马华也不能够存在。”

不过,这名柔佛州马华强人认为,马华败选也不能够全归咎于反风,因为柔佛州马华仍然取得骄人的成绩。

“马华败选不能全怪反风,因为本届大选还有一些表现非常好的马华议员在反风之下仍然中选,因为马华仍然有15位国会议员和31位州议员中选,这值得我们去研究的是,国会议员有一半是来自柔佛州,12位州议员是来自柔佛州,我相信柔佛州人民也体会到反风,所以还有许多其他复杂的因素,包括地方性发展和民生问题。”

力挺九大政纲终身学习没错

蔡细历也为引人诟病的九大政纲和终身学习做出辩护,指这两个主要在马华总会长黄家定任内所主催的政策,并非导致败选的原因。

他表示,九大政纲与终身学习的大原则没有错,只是在宣传语推动方面出现一些矛盾。

“我不同意九大政纲使到大选面对失败。九大政纲的大原则是没有错,它涵盖各领域的活动,从经济、文化到教育,包括终身学习,只是在推动和宣传方面可能出现一些矛盾和问题,使到很多同志和华裔不了解和响应整个运动。”

“整个运动不是叫人家去读书,整个运动是包括如何去增加经济竞争的条件如何强化华文教育、教育的振兴运动、文化活动和爱心社会,这些都涵盖各领域生活的运动。”

“马华不是福利机构”

他也矢口否认马华是福利机构的看法,并认为这只是因为马华在一些福利工作上表现出色,所以才给人这种印象。

“今天你看在马来西亚,发生任何天灾时,是谁第一个抵达现场给予协助灾民?是马华公会。但是,这不表示我们是一个福利机构。”

“马华在教育领域也是被公认做得最好,没有一个政党拥有拉曼学院和拉曼大学,没有一个政党拥有一个具体的方式去迁校和增建华小。当然很多人说你们应该制度化,但是这是讲容易,做不简单。”

指民盟权力分享中央行不通

他认为,尽管人民联盟州政府在新上任后推行许多新政策,包括在霹雳州宣布发出永久地契予华人新村及马来重组村,但是这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吸引注意力而已。

“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因为新上任有很大的冲力,所以他们马上做出很多东西以吸引注意和争取人民的支持。往往我们担任执政党久了就会有傲气,这是无人可以否认的。”

他承认,人民联盟州政府以华人行政议员为主导的模式,对马华来说是一个挑战,但是他质疑,这个权力分享的模式是无法在中央政府行得通。

“目前是独立后的一个突破,有史以来由反对党在几个州属执政,很明显的看出,他们的州行政议员的分配是以华人为主导,这个是值得我们日后去探讨的。因为我们往往说是以马来人去主导,这次他们可以这样做,是否日后在中央也有这样的安排?这个是大开眼界,对马华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但是,他们的分享方式,其以华人主导的方式是否能够在中央实现,我身为华人,我会同意,但是马来同胞会否同意?我们不要忘记一人一票,当人家喊出种族口号时,我们还是倒回去政治种族化。”

辩护马华败选仍获巫统重视

针对一名观众建议马华脱离国阵的看法,蔡细历并没有说明本身的立场;相反地,他认为,虽然马华遭遇重大挫折,但是在国阵内仍然受到巫统的重视。

“离开国阵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我们需要很详细的讨论,但是我们可以从几个观点和角度,如果我们真正离开国阵,马华是否可以单独生存?”

“如果不能单独生存,我们是否要加入反对党?如果我们加入反对党的阵线,第一,他们是否接受?第二,他们接受的话又能够扮演什么角色?”

“以目前的情况,我们不要忘记,中央执政党依然是国阵,(如果脱离国阵)很多国家大事将没有人处理。现在没有民政党,只有马华内阁部长,到时候由谁处理这些大课题?”

“从官职分配来看,巫统仍然重视马华。马华在2004年有30名国会议员,马华依然保留4名内阁部长和9名副部长,这次只有15名国会议员,我们依然保留4名部长和5名副部长,证明巫统仍然重视马华扮演的角色,这点没有人可以否认的。”

郑丁贤:马华离开国阵不可行

另外两名主讲人也同意,马华暂无需离开国阵,而是应该在国阵推动改变种族性政治。

郑丁贤认为目前马华离开国阵是不可行,至少这是一个最后关头的选择。

“马华现在做的事应该是要如何改变巫统。我觉得巫统也正在改变中。”

他举例说,东姑拉沙里在话望生区部特别大会上,提到巫统不能只是照顾马来人,也必须顾及其他种族的想法,证明巫统内部开始有一些人觉醒。

“如果改变能够从巫统开始做起,由马华在后面推动,国阵的结构和意识形态可以慢慢改变,国阵未来的情况将不会再是巫统一党独大,对马华的形势可能会比较好。”

华社已改变政治冷感

郑丁贤表示,目前是时候改变国阵过去50年来所奉行的种族政治,而一场政治大海啸,导致目前仍在种族圈子内兜兜转转的马华碰到了政治瓶颈。

“马华低估华社的政治成熟度,华社表面上看来有点政治冷感,但是实际上经过多年来,华人已经吸收许多东西,逐渐变得成熟和做出改变。”

“他们接收到很多资讯,整个世界在变幻,世界民主的步伐在跨进,为何马来西亚不能够改变呢?华人有一种很重要的感受,我们不能够再漫无目的迷失在马来西亚的政治领域里面。”

“人民联盟在上台做到的事情,是国阵过去50年来无法做到。这是因为过去国阵的政治结构,是按照种族结构来区分,拥有最大权力者拥有最多的资源,马华是不可能拥有最大的权力,因此华社分配的比较少一点,国大党的权力最小,那么印度人也分不到多少。”

“人民联盟的新做法,是从整个人民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华人新村或马来重组村也好,只要面对地契问题,我们就给你永久地契,不看种族解决人民问题。”

惨败州属人民痛苦指数高

冯久玲认为,选民在本届大选走出了种族政治的诉求,而人民联盟更巧妙的利用涉及全民的课题,打胜这场仗。

“过去50年来国阵的发展盘旋在种族政治上,把马华放在一个很尴尬的瓶颈,它要争取华人的利益却得不到,马华很多部长真的无法去争取。这是一个死胡同和瓶颈,让马华不上不下,加上本届大选的宏观局势,就算很多马华人民代议士,默默的为民服务也被卷进去。”

“国阵惨败的州属,人民的痛苦指数是最高的,综合经济、治安、教育等方面的指数,比如霹雳、雪州和吉隆坡。”

她形容马华在国阵犹如古时候清朝的汉官,没有多大作为,因此马华必须重新思考本身的角色与定位的问题。

“马华是一个治理国家的政党。人民阵线上台不到50天就解决了人民地契的问题,是国阵过去50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带出来一个问题,你们治理国家到底有多认真。”

“我要问马华存在的价值是什么?现在马华能够给巫统华人票吗?关键的是马华高层领导必须要有共识,如何认真管理国家。”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