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巴拉声称遭威胁立场急转弯<br>撤回宣誓书有关纳吉七段落

王德齐

更新: 2008/7/5 4:04 凌晨

更新

p balasubramaniam private investigator altantuya murder case 040708 03 昨日才现身公正党记者会,揭露蒙古女郎命案死者阿旦杜亚与副首相纳吉有不寻常关系的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P Bala Subramaniam,左图)事隔不到24小时,在今早出人意表召开紧急记者会,以撤回昨日公布的宣誓书,并以新的宣誓书取而代之。

而其新宣誓书,已撤回了7段有关副首相纳吉的关键性段落。

巴拉是在今日(7月4日)才签署新的宣誓书,并撤回在7月1日所签署的首份宣誓书。

他也在新宣誓书中,指出本身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之下,才签署7月1日的宣誓书。

巴拉所撤回的段落文字分别是第8段、第25段、第28段、第49段、第50段、第51段和第52段。他特别强调,这7个牵连纳吉的段落,皆是不正确及不是事实。在撤回了这7个段落之后,其新宣誓书再也没有任何新的爆炸性内情。

巴拉神情落寞全场未发一言

p balasubramaniam private investigator altantuya murder case 040708 02 令人惊讶的是,巴拉是在一名新的律师阿鲁南巴南(M.Arulampalam)的陪同下,在吉隆坡一家酒店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让媒体措手不及。

在记者纷纷赶抵现场时,短暂的记者会已宣告结束。

不过据悉,头戴帽子的巴拉在新闻发布会上,神情落寞,未发一言,仅是由阿鲁南巴南代表发言。

阿鲁南巴南也在现场,负责分发巴拉立下的新宣誓书。

昨欲到警局,律师与他失联

至于昨日陪同巴拉出席记者会的律师阿美立(Americk Sidhu)今早在接受《当今大马》电询时,对于巴拉的立场急转弯一事完全不知情,并声称本身无法联络上巴拉。

anwar ibrahim press conference 030708 04 阿美立(左图右)透露,在昨日记者会后,巴拉曾经尾随他回其律师楼,并曾与蒙古女郎命案查案官东尼助理警监(ASP Tonny)通电话,更约好在6时30分之后,在十五碑与东尼会面。

结果自从巴拉于昨日 5 45 ,离开其律师楼后,阿美立就再也无法联络上前者。

阿美立声称,自从今早巴拉撤回宣誓书的新闻传出之后,他曾经尝试联络巴拉,唯不果。

阿美立今午也举行记者会回应此事,并坚持巴拉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首份宣誓书。他也相信巴拉是在受到威迫利诱的情况之下,才被迫撤回该份宣誓书。

《当今大马》曾经尝试联络巴拉,也不成功。

“新律师”否认是其代表律师

p balasubramaniam private investigator altantuya murder case 040708 01 《当今大马》也尝试联络巴拉的新的代表律师阿鲁南巴南(右图右),唯其律师楼负责人却告知更令人惊讶的讯息即,阿鲁南巴南不是巴拉所雇用的代表律师,仅是巴拉在记者会上的代表而已(does not represent Bala, only Bala's representative)。

其律师楼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将会通知《马新社》以纠正此事。

巴拉的宣誓书,是今日在再纳阿比丁慕哈业(Zainal Abidin Muhayat)宣誓官前面所立下的。而这名宣誓官的执业地址与一间律师楼Zul Rafique & Partners相同。这间律师楼被视为一家亲政府律师楼,是由联邦直辖区部长朱斯哈南的兄弟所拥有。

撤回纳吉与阿旦有性关系指控

巴拉所撤回的7个段落里头,牵涉纳吉的主要指控是:

(a)阿都拉萨巴金达告诉他,是透过一名重要人物(即纳吉)而认识阿旦杜亚。

(b)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他曾跟阿旦杜亚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

(c)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旦杜亚,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d)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和阿旦杜亚3人,曾经在巴黎会面并共进晚餐。

(e)阿旦杜亚要求支付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

(f)阿旦杜亚在新加坡见过拿督斯里纳吉。

(g)阿旦杜亚要求他安排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h)他告诉警方关于拿督斯里纳吉和阿旦杜亚的关系。不过,当他准备签署口供书的时候,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

(i)在沙亚南高庭的审讯中,检控官没有问他关于阿米娜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或者他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所接到的电话,而他相信,慕沙是拿督斯里纳吉和/或其太太的随扈(aide-de-camp)。

(j)阿都拉萨告诉他,在被铺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拿督斯里纳吉发了一则短讯,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

(k)拿督斯里纳吉在被阿都拉萨捕当天,向后者发出短讯,称他当天见过总警长,而问题将会被解决,并要求阿都拉萨保持冷静。

以下是巴拉所撤回的7个段落内容:

第8段

8. 当我询问这蒙古女郎到底是谁,阿都拉萨告诉我,她是一名朋友。阿都拉萨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她,这名人士要求阿都拉萨在经济上照顾她。

第25段

25. 在讨论过程中,阿都拉萨为了说服我继续留下,告诉了我以下这些事情:

25.1 他是在新加坡的一个钻石展上,通过拿督斯里纳吉的介绍,认识了阿米娜。

25.2 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他曾跟阿米娜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

25.3 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米娜,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25.4 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和阿米娜3人,曾经在巴黎共进晚餐。

25.5 阿米娜要阿都拉萨支付她一笔钱。阿米娜认为,她有权获得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

第28段

28 在我和阿米娜的谈话中,她告诉了我以下事情:

28.1 她是在新加坡和拿督斯里纳吉一起时,认识了阿都拉萨。

28.2 她曾经跟阿都拉萨和拿督斯里纳吉,在巴黎共进晚餐。

28.3 她曾被承诺,可获得一笔总值50万美元的佣金,作为在巴黎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酬劳。

28.4 阿都拉萨曾经在蒙古买了一所房子给她,不过她的兄弟后来把房子重贷(refinance)出去,她需要一笔钱来赎回房子。

28.5 她的母亲患病,她需要钱来支付母亲的治疗费用。

28.6 她曾在韩国和阿都拉萨结婚,因为她的母亲是一名韩国人,而父亲则是蒙古人和中国人所生的混血儿。

28.7 她询问我,如果我不允许她会见阿都拉萨,是否能代为安排,让她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第49段

49. 他们接着连续7天,每天从早上8时半至下午6时不断地录取我的口供。我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一切,包括阿都拉萨巴金达和阿米娜所告诉我的一切,关于他们跟拿 督斯里纳吉(Datuk Seri Najib Tun Razak)的关系。不过,当我准备签署我的口供书的时候,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

第50段

50. 我在莎亚南高庭对阿兹拉、西鲁和阿都拉萨巴金达的审讯中提供了证据。检控官没有问我关于阿米娜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或者我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所接到的电话,而我相信,他是拿督斯里纳吉和/或他太太的随扈(aide-de-camp)。

第51段

51. 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在凌晨6时30分时,我与阿都拉萨,身处其律师的办公室,阿都拉萨告诉我们,在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纳吉发了一则短讯,因为他不相信他将会被逮捕,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

第52段

52. 过了不久,在早上7时30分,阿都拉萨收到纳吉的短讯,向我和其律师出示有关短讯。有关短讯写着,“我在今早11时见过总警长,问题将会被解决...保持冷静”。

【点击阅读巴拉

苏巴马廉 7月1日宣誓书】

巴拉苏巴马廉在7月4日新宣誓书翻译全文:

我,巴拉苏巴马廉(Balasubramaniam a/l Perumal,左图)是成年的马来西亚公民,诚恳地做出以下宣告:

1. 我在1981年加入大马皇家警察部队,成为一名巡警。之后,我晋升为巡伍长,最终在1998年从政治部离开警队。

2. 我现在是一名独立私家侦探。

3. 我想参考2008年7月1日立下的宣誓书,并特别参考其中的第8段、第25段、第28段、第49段及第50至52段。我总结如下:

(a)阿都拉萨巴金达告诉我,他是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阿旦杜亚。

(b)拿督斯里纳吉告诉阿都拉萨,他曾跟阿旦杜亚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

(c)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旦杜亚,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d)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和阿旦杜亚3人,曾经在巴黎会面并共进晚餐。

(e)阿旦杜亚要求支付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

(f)阿旦杜亚在新加坡见过拿督斯里纳吉。

(g)阿旦杜亚要求我安排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h)我告诉警方关于拿督斯里纳吉和阿旦杜亚的关系。不过,当我准备签署口供书的时候,这些详情已经被剔除。

(i)在沙亚南高庭的审讯中,检控官没有问我关于阿旦杜亚跟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或者我从慕沙沙菲里副警监所接到的电话,而我相信,慕沙是拿督斯里纳吉和/或其太太的随扈(aide-de-camp)。

(j)阿都拉萨告诉我,在被铺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拿督斯里纳吉发了一则短讯,但是却并未接获任何回应。

(k)拿督斯里纳吉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向后者发出短讯,称他当天见过总警长,而问题将会被解决,并要求阿都拉萨保持冷静。

4. 我想收回在7月1日立下的宣誓书中,第8段、第25段、第28段、第49段及第50至52段的全部声明。这些内容都是不正确,及不是事实。我想要强调:

(a)阿都拉萨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他是通过一名重要人物而结识阿旦杜亚。

(b)阿都拉萨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曾跟阿旦杜亚发生过性关系,而后者也愿意进行肛交。

(c)阿都拉萨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要求阿都拉萨好好照顾阿旦杜亚,因为他现在已贵为副首相,他不希望再被阿米娜所骚扰。

(d)阿都拉萨和/或阿旦杜亚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曾与阿都拉萨和阿旦杜亚,在巴黎会面并共进晚餐。

(e)阿旦杜亚不曾在相关期间告诉我,她要求支付一笔50万美元的款项,作为她在巴黎协助完成一项潜水艇交易的佣金。

(f)阿都拉萨和/或阿旦杜亚不曾在任何时候告诉我,阿旦杜亚在新加坡见过拿督斯里纳吉。

(g)阿旦杜亚不曾在任何时候告诉我,她要求我安排会见拿督斯里纳吉。

(h)我不曾在调查期间,告诉警方关于拿督斯里纳吉和阿旦杜亚的关系,因为我并不知道这段关系的存在。因此,我在警察前签署的口供书是完整的。

(i)阿都拉萨不曾告诉我,在被铺前一日傍晚,他已经向拿督斯里纳吉发了一则短讯。

(j)阿都拉萨不曾告诉我,拿督斯里纳吉在阿都拉萨被捕当天,向他发出短讯,称当天见过总警长,而问题将会被解决,并要求阿都拉萨保持冷静。

5. 此外,我也想收回我在7月1日宣誓书中的所有内容。我是在遭人胁迫的情况下,立下7月1日的宣誓书。

我是根据1960年宣誓法令自愿地作出宣誓,并相信这份宣誓书的内容是真实的。

巴拉苏巴马廉 2008年7月4日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