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蒙女案次被告法庭哽咽喊冤<br>控诉成保护警方的代罪羔羊
Feb 4, 2009 4:22 AM
更新: 11:13 AM

altantuya razak baginda murder 110707 sirul escorted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第二被告西鲁(Sirul Azha Umar,右图黑衣蒙脸者)今日在法庭上大声喊冤,声称有关方面为了保护警方,把自己变成此案的代罪羔羊。

他今早在沙亚南高庭的自辩环节中,宣读一份事先打印出来的声明时语带哽咽,声称自己成为特定方面进行掩饰的牺牲品。

他也声称,他在庭上亲眼目睹一名警方证人撒谎,以便将他入罪。

称自己没理由杀害阿旦

西鲁宣称自己并没有伤害阿旦杜亚的理由,更没有残忍地杀害后者的必要。

“我并不认识她(阿旦杜亚),也跟她没有任何私人关联。我也不认识阿都拉萨,在此案之前,也跟他没有任何事务的往来。”

在55分钟陈词的尾声,37岁的西鲁向法官泣诉,提醒法庭的判决将定夺他的生死。他也呼吁高庭法官查基(Mohd Zaki Md Yasin)勿判决他有罪,因为这样做只会让特定方面得逞。

指责控方警方证人撒谎

西鲁揭露,数名来自吉隆坡警察总部重案组的警官更改他们口供,以便将他如罪。

“那些真正需要负责的人今天并不在庭上,面对他们的行动和计划的后果。”

“一些控方的重要警察证人撒谎,编造故事,在接受质询时屡屡改变口供。”

在本案中,控方总共传召了84名证人,而第一被告阿兹拉(Azilah Hadri)和西鲁是辩方的唯二证人。

法官订在2月16日陈词

西鲁今天在法庭朗读长达15页的声明,叙述自己对蒙女谋杀案的演进版本。辩方今天结束辩护之后,法官订在2月16日进行陈词。

32岁的第一被告阿兹拉(Azilah Hadri),以及37岁第二被告西鲁(Sirul Azha Umar),皆隶属负责保护正副首相的警方特别行动部队。两人被控在2006年10月19日晚上10点至隔日凌晨1点,在雪兰莪武吉拉惹(Mukim Bukit Raja)的丛林中谋杀28岁的蒙古女郎阿旦杜亚,一旦罪名成立将被判死刑。

会见阿兹拉之后就回家

尽管第一被告阿兹拉在过去自辩时表示,西鲁是最后一个被见到在武吉阿曼,与阿旦杜亚在一起的人。不过,西鲁却提出不同的说法。

西鲁表示,2006年11月19日晚上,他在大使路旧公共信托有限公司大厦的路边会见阿兹拉以后,他就径自回家了。

他表示,当时阿兹拉告诉他,自己已成功安抚阿旦杜亚。同一个晚上较早前,阿旦杜亚曾到阿都拉萨家闹事。西鲁也强调,此后他再也没有听闻阿旦杜亚的消息。

出示收费站收据为佐证

西鲁说,当他发现情况已受控,他就决定回到哥打白沙罗(Kota Damansara)的家中。

“我开车到斯里哈达马斯(Seri Hartamas)一家餐厅用餐,然后我在晚上10点回到家里。”

西鲁出示一张收费站收据,继续说明,当天半夜之际,他开车离家,途经哥打白沙罗收费站,然后大使路,到吉隆坡的甘榜峇鲁祈祷。

以为协助上司执行任务

西鲁表示,作为首席警长的阿兹拉在当天下午要求他到中央艺术坊见他。

“阿兹拉告诉他,副警监慕沙萨法里(Musa Safri),也是副首相的随扈,要我们协助他的一名朋友处理‘女人的问题’。”

西鲁说明,慕沙告诉阿兹拉这名人士(阿都拉萨)是地位崇高,也是一名成功的商人。阿兹拉告诉他,阿都拉萨受到一名女性和一名华裔男子的威胁,而该女性是阿都拉萨的旧相好。

西鲁说,他当时有义务协助阿兹拉,因为他知道慕沙是他的顶头上司。

“我当时认为,答应协助阿兹拉,就是同意帮忙我的顶头上司。”

西鲁也透露,阿兹拉向他指出阿都拉萨在武吉白沙罗(Bukit Damansara)的房子,同时要求帮忙他巡视该房子,避免阿旦杜亚前去捣乱,因为阿兹拉需要到外埠处理公务。之后,他们就前往阿旦杜亚所下榻的马来亚酒店。

阅读声明不禁两度落泪

西鲁在阅读自己的声明时,两度不禁流泪。第一次是在他形容其上司马斯特(Mastor Mohd Ariff)助理总监在2006年11月6日欺骗他,骗说他的前妻已经对他进行报案,和他已被解除陪同首相到巴基斯坦的任务。

西鲁第二次落泪,当他讲述警方在审讯时如何陷害他。

控诉被恐吓担心遭殴打

这名第二被告表示,当他从巴基斯坦回国后,马斯特将他带到吉隆坡警察总部,并将他交给命案的首席调查官颜德元副警监(Gan Teck Chi)副警监。

“祖卡奈(Dzulkarnain)助理警监和郭飞周(Koh Fei Chow,音译)首席警长负责审问我,我告诉他们,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祖卡奈威胁我,说‘不要让我像对付其他嫌犯那样对付你’。”

“我害怕他会像对付起他嫌犯那样殴打我。然后他让我同意拿起一些证物,同时给我拍照。我被带往案发现场,以及我在哥打白沙罗的组屋。”

警似乎早知晓他家位置

鲁西表示,抵达他的家里,他见到其他的特殊行动队官员,包括尤斯里(Yusri)副警监、罗斯里(Rosli)警曹和扎哈利(Zahri)警曹。

他表示,罗斯里拿起他家的钥匙。这些钥匙是他较早前交予马斯特的。

“尽管我没有告诉他们我的组屋的方向,但是他们似乎知道路经,同时将我带到家里。他们要求我拿着自己的夹克,然后一名警方摄影师拍摄我。我也被要求展示已经放置在床上的其他命案证据。”

警方没有告知他的权利

“我质问祖卡奈说,‘这是什么?’不过他表示,我只要展示它就可以了。在录取口供之前,他们由始至终没有根据法律要求,提醒我(拥有的权利)。”

他说明,在整个事件里,他家的钥匙都在马斯特手上,而罗斯里拿到的钥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套新钥匙。

吉普车被安放不明拖鞋

西鲁也宣称,他的吉普车内被人安放了一对不明来历的拖鞋。

“我的拖鞋是不一样的,图片所显示的这双拖鞋证物肯定不是我的。它的大小根本不符合我的脚。”

他指出,在出差到巴基斯坦期间,他将自己的吉普车留在武吉阿曼。如此一来,他认为,有人企图将他牵连到阿旦杜亚命案,即使他根本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也不认识阿旦杜亚。

这起轰动一时的案件是于2006年6月18日开审,在经过长达151天的审讯,主控团共传召了84名证人出庭供证;双方律师也花费了27天进行结案陈词。

法官是在10月31日裁决阿兹拉和西鲁表面罪名成立,必须进入辩方辩护的阶段。不过原本的第三名被告即政治分析家阿都拉萨(Abdul Razak Baginda)的表面罪名不成立,获得当庭释放。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