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一枪不死,补多一枪,再炸尸<br>法国报章揭阿旦杜亚遇害细节
Mar 5, 2009 6:27 AM
更新: 11:32 AM

altantuya murder case publish on french newspaper la liberation 050309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在2006年遭炸尸而轰动一时,事隔将近3年又有惊人的揭露,一家法国报章日前刊登一篇新闻,详细描述了这位貌美女郎临终前遭残酷杀害的细节。

一名曾多次往返吉隆坡及蒙古首都乌兰班托的法国籍记者阿赫诺德(Arnaub Dubus),在法国一家左倾的《自由报》(La Liberation)发表一篇新闻,揭露一份文章证明阿旦杜亚遭到杀害的过程。

大马警方文件未曾呈上庭

这份被指从马来西亚警方方面取得的文件,在过去两年来的阿旦杜亚命案法庭审讯中,从来不曾被提及。

根据一名曾参与此案的律师表示,这份文件是本案第二被告——警员西鲁(Sirul Azhar Omar)所立下的告诫口供书(caution statement)。

由于阿旦杜亚命案目前仍在沙亚南高庭审理着,因此《当今大马》不能转载上述文件的详文,以免影响案件的审讯。

沙亚南高庭法官莫哈末查基在上个月择定,於4月9日宣布对本案两名被告,即阿兹拉和西鲁的裁决。

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已经把西鲁的告诫口供书全文,张贴在他所主持的《今日马来西亚》网页。而本地部落格也纷纷转贴和评论拉惹柏特拉的文章。

根据维基百科,法国的这份《自由报》在1973年的巴黎,1968年5月风暴仍方兴未艾之际创办,而创办人之一是著名的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大师和作家让保罗沙特(Jean-Paul Sarte)。其他两名创办人则是法国毛派领导人维克托(Pierre Victor)和左翼激进分子赛季朱里(Serge July)。

其它网络资料显示,《自由报》如今的日发行量约18万份,属法国第三大的全国性日报。它同时还向比利时、瑞士等法语地区发行。读者主要为知识分子、高级行政人员和大学生。该报的立场被视为中间偏左。

剥光衣服身上多处绑炸药

Arnaud Dubus 根据阿赫诺德(左图)所获得的文件,详细描述“该名华裔女郎”曾经求饶,并且表明本身已经拥有孩子,但是依然难逃被开枪杀死的厄运。

文件也记载,阿旦杜亚的左脸被开了一枪,接着被剥光衣服,然后其衣物全部被丢进一个黑色塑胶袋里。

但是,本案两名被告较后发现,阿旦杜亚的手依然还有动静,因此对她再补上一枪。

随后,阿旦杜亚的遗体被扛到树林里,她的双腿、腹部和头部被绑上炸药,然后被炸碎。

这份文件清楚的点名,杀害阿旦杜亚的凶手,以及两名被告所扮演的角色。

法国记者耗时三个月调查

阿赫诺德接受《当今大马》通过电邮访问时表示,他耗费3个月调查这宗轰动国际的命案。

“我在吉隆坡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然后去了乌兰班托,逗留了一个星期。接着我於1月份去巴黎,逗留了10天。”

驾法拉利红跑车同游欧洲

altantuya and son 050309 根据他在法国《自由报》以法文所撰写的报道,也提到阿旦杜亚和已经被判无罪释放的本案第三被告阿都拉萨之间的关系,还有阿旦杜亚在马来西亚政府购买法国潜水艇案子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2005年3月,阿旦杜亚和阿都拉萨出发前往欧洲,乘坐阿都拉萨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到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葡萄牙游玩,入住高级酒店以及在高级餐馆用餐。”

“不过,这个旅程的目的不仅仅是游玩,而是为了一宗潜水艇合约,虽然有关合约在2002年已经签署,但是却还未敲定重要的细节。”

纳吉等三人曾在巴黎合照

abdul razak baginda pc 201108 04 根据一名本区域防卫事务专家告诉阿赫诺德,“我们知道副首相纳吉利用阿都拉萨,成为武器交易的中间人,尤其是高层次的交易”。

阿赫诺德也引述阿旦杜亚表妹的谈话,声称阿旦杜亚与阿都拉萨曾在2005年3月到巴黎,并且曾在当地会见纳吉。

他写道,“在2005年3月杪,他们三人曾在巴黎一家私人俱乐部,并且一起拍照”。

不过,纳吉曾经矢口否认此事,并且表示本身从来不曾见过阿旦杜亚。

罗斯玛充满醋意拒付佣金

大马政府是以10亿欧元的价格向一家法国与西班牙联营的造舰公司(Armaris)购买3艘潜水艇。

阿赫诺德说,这件事情在2006年10月充满戏剧性,因为当时阿旦杜亚获悉,这宗潜水艇交易的佣金已经进入吉隆坡一间银行的户头。

据悉,阿都拉萨所拥有的 Perimekar公司已经得到1亿1400万欧元的佣金。

“因此,阿旦杜亚赶赴吉隆坡,以便向阿都拉萨索取本身应得的50万美元(约190万马币)佣金。”

“阿都拉萨与阿旦杜亚在这之前已经分手了。纳吉的妻子罗斯玛,充满醋意及忧心忡忡,拒绝支付任何款项给阿旦杜亚。”

“阿旦杜亚连同两名蒙古女郎来到吉隆坡,其中一人是巫师,一旦阿都拉萨拒绝付钱,将向他施咒。”

“数天之后,阿旦杜亚开始骚扰她的前爱人。10月18日,阿都拉萨再也忍不住阿旦杜亚每日出现在他的家门前。”

“这不是一宗完美的罪案”

随后,两名隶属负责保护大人物包括纳吉在内的特别行动部队警员,被要求“解决该名华裔女郎”。

阿赫诺德表示,这不是一宗完美的罪案。阿旦杜亚是在阿都拉萨的门前遭到两名警员的绑架。

“被阿旦杜亚包租的德士司机,看不过他的乘客在他目睹之下遭到绑架,以及没有收到任何包租费用,因此抄下绑架者的车牌号码,然后向警察局报案。”

较后,警方迅速的鉴定涉案的汽车。

najib tun razak and altantuya “事情的发展就连副首相纳吉都无法阻止。他企图掩盖此案。在阿都拉萨被捕前数个小时,他传送手机短讯给他,‘我将在今天早上11点会见总警长......问题将会解决。保持冷静’。”

“数个小时之后,阿都拉萨和两名警员——阿兹拉和西鲁,遭到逮捕。”

下一本著作:阿旦杜亚命案

阿都拉萨本来是被控教唆阿兹拉和西鲁谋杀阿旦杜亚,但是最终被判表面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阿赫诺德表示,此案不仅令纳吉感到难堪,同时也让法国潜艇建造局(Direction des Constructions Navales Services,DCNS)也同样觉得尴尬。法国潜艇建造局在2007年已经收购了Armanis公司。

这名现年45岁的驻曼谷记者,曾经撰写数本关于东南亚历史和政治的书籍,包括一本关于印尼与泰国军事的书籍。他说,其下一本著作可能就是阿旦杜亚的案件。

读《当今》,掌握时政脉动

《当今大马》誓言说真话,监督当权者,捍卫公义。我们没有政要商贾撑腰,不受政治或广告商宰制,唯一的老板就是你——人民。

在新闻自由路上,我们需要你的加入与陪伴。你的订阅,让独立媒体走得更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