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在“祖国”离散的马共作家戴隐郎

发表于  |  更新于

【艺文】前夕乍晓

这个名 字,在马华文学艺术界可以说是个隐秘的符号,这不仅跟他的身份与活动有关,他在文艺界的身份也横跨诗歌和文艺评论、电影评论、木刻版画、水彩画几个领域。 换句话说,他拿钢水笔、拿画笔、拿雕刻刀,也握枪。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与不同的时代氛围中,他以不同的艺术媒介在不同的地方与群众交流,身份的转换,隐隐透 露了一个左翼知识分子—文化人在被放逐、流徙的无奈中的选择,但也导致这种交流方式的困难。今人谈论他的时代时,他偶尔闪现在热火朝天的抗战救亡运动里, 文艺的戴隐郎等待被遗忘。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