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罗兴亚难民的残酷漂流记

发表于  |  更新于

【时政】星星之火

由于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政府的不把人当成人看待的冷酷无情,逾8000船民被困在海上,无目的地漂流,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他们当中很多是逃离缅甸寻求庇护的罗兴亚人(Rohingya)难民。

社会主义党和丰区国会议员再也古玛(Jeyakumar Devaraj)于2015年5月19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出紧急动议,要求国会讨论当前被困在海上的罗兴亚难民及孟加拉移民之人道危机,但是却遭下议院副议长依斯迈莫哈末赛益驳回,“理由”是政府已经正在处理这个问题。

马来西亚政府正在处理的方法,是不是把难民当作“人球”踢走,让求助无门的难民在马六甲海峡上自生自灭?

再也古玛在其动议被拒绝后表示:“下议院竟然在这关键时刻放弃讨论可以帮助政府解决难民危机的意见,是非常令人不解且失望的。我们应该基于人道的理由,在议会内辩论这个课题,并寻求最好的解决方案。”

赶回公海不负责任

再也古玛谴责我国政府拒绝让载着难民的船只登陆且将他们赶回公海的做法是非常不负责任。

目前有逾8000名来自缅甸和孟加拉的船民,因马印泰三国政府拒绝收留的残酷做法,而被迫在海上漂流,有者已经被困在海上超过两个月,严重缺乏食物、食水及医药,处于严峻的生存危机中。马印泰三国政府拒绝援救甚至驱逐船民的做法,不是在进行一场慢性大屠杀,就是在宣判船民们死刑。

(编按:此文撰于5月19日。马来西亚与印尼两国于20日同意,让大约7000名漂泊外海罗兴亚与孟加拉船民登陆,并向他们提供暂时庇护最多一年。)

遇上另一种国家暴力

船民当中很多是罗兴亚难民。目前约有80万罗兴亚人居住在缅甸境内,另外30万人则生活在孟加拉,但是罗兴亚人却不受缅甸和孟加拉两国政府承认为公民,他们实际上是无国籍者。再加上缅甸政府对少数民族的迫害,很多罗兴亚人都被迫逃离家园,成为流离失所的难民。更不幸的是,罗兴亚人乘船逃离缅甸军政府的国家暴力之际,却遇上了另一种国家暴力,那就是马印泰三国政府不将活生生的人当作人来看待的国家暴力。

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是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的成员,《东盟宪章》中主张“建设一个以人为本的东盟”,但是目前从三个国家对待罗兴亚难民的所作所为来看,这个“以人为本的东盟”只不过是空口说白话的修辞而已。

当前罗兴亚难民所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人道危机的问题,这当中还涉及到经济不平等、政治压迫、社会不公及国家暴力等重大问题。为难民提供粮食物资补给还不足够的,还需要妥善安置他们,保障所有人的基本人权,以及解决导致难民逃离家园的问题根源。

罗兴亚人的问题,肯定已经不是缅甸的内政问题,因为缅甸政府暴政所造成的恶果,也影响了周边国家,东盟各国有义务去共同寻求解决难民问题的方案,同时施压缅甸政府改变其政策,并支持缅甸的民主化与民族和解,这样才能够实现真正的“以人为本”之区域合作。

把移工当廉价奴隶

我国马来西亚至今仍未签署《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政府也从来没有任何处理难民的政策,加上我国政府对待底层移徙者的政策与做法也非常糟糕,需要时把移工当成廉价奴隶去尽情剥削,有问题时将一切责任都怪罪在因没有制度保障而完全没有议价能力的移工身上。

我国政府愈加苛刻地管制难民进入国境,意味着人口贩卖的“风险”更高,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逻辑下,人口贩卖因风险愈高也就愈赚钱,而人口贩子们就会更加猖獗地敲诈寻求逃亡的难民或要讨生活的经济移民。说到底,严格的“移民管制政策”,是无法有效杜绝人口贩卖,反而让人口贩卖受害者雪上加霜,而难民的处境也就更加险峻。

有一种反对收留难民的说法是,我国政府一旦收留这批难民,就会导致更多难民有样学样前来我国寻求庇护,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难民潮”。试想想,如果自己的家园可以过得安安逸逸,没有受到政治迫害或没有什么经济困境,有多少人会离乡背井冒着生命危险到人地生疏的他国寻求庇护或讨生活?

难民分薄国家资源?

还有一种说法,如果收留难民,就会导致国家资源被浪费掉,社会福利被这些难民分薄掉,我国人民还有什么分?首先,从纯粹经济的角度看,收留无处可去的难民,可是等于为国家增添一批的劳动力或所谓的人力资源,这当然不是任由盈利至上的雇主们用低工资、低福利、长工时、做到死去剥削到尽的现代奴隶。如果政府把登陆的难民无限期囚禁在扣留营或跟整个社会隔离起来,又禁止难民从事经济生产活动的话,那就肯定是在无意义地消耗国家资源,而难民们也只能“享有”那丁点不是作为人所应享有的“白吃白住”。

因此,我国政府必须认真检讨并制定难民政策,包括《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 这样才能够制定机制去处理任何前来我国寻求庇护的人士,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全部都推卸给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只有完善的难民政策,政府才有机制去鉴定谁是难民谁不是难民,如何妥善安置难民,保障难民基本权益、尊严以及生活等。

难民也需要工作去过一个有尊严的生活,难民可以就业意味着他们有收入,而合理的、有尊严的工资收入,不仅意味着难民们可以过着比较安逸的生活(这也让他们无需变成“凶残”的“犯罪分子”),也意味着本地市场上多了一群消费者,肯定比那些仅仅为了谋取暴利进行金融投机的外资,更加能够可持续地推动本地经济发展。

把大门关紧不让难民进入的做法,不仅是不负责任、没人性,也是我国政府以为可以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独善其身的自私行径。如此做法不仅无法阻止难民的逃亡,反而是缅甸残暴军政府的帮凶。

我国的政府及社会需要重新检讨我们对待难民和移民的政策,不仅是人道,也是促成社会正义与区域和平的重要举措。拒绝让难民上岸并安置他们,还要将他们驱逐出我国海域,此种做法,不是把他们送去见死神,就是在让他们在漂泊不定的海上期待着《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情节出现。

原文登于此处

朱进佳,曾因反对内安法令而被停学,也担任过人民之声协调员。目前为社会主义党中委。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