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烟霾与油棕(一)<br>——问题出在泥炭火

墨人

【读者特约】

诚然,我们的政府必须严惩涉及焚烧森林的集团。但是马新两国政府也应该惩罚在他们国家注册的肇祸集团。他们应该重新评估这些集团在印尼作业的准证条件,而不是一味的归咎于印尼政府。毕竟这“出口”到马新的烟霾其实是他们企业的“产品”。

—— 哈迪贾米格 (Hadi Jatmiko),南苏门答腊自然之友(Walhi Sumatra Selatan)会长

印尼烟霾问题,在东南亚已经是变成一年一度的季节性事件。

马来西亚社会对印尼烟霾肇因的了解程度,就像烟霾能见度,总是雾里看花。许多人至今依然认为这问题是“印尼人传统烧芭耕种方式造成”,无法了解为何这“烧芭”拖了这么久都还未解决。他们忽略的,除了对泥炭火患(peat fire)的基本常识,更重要的是这灾害涉及三个国家的种植业,尤其是油棕业,以及政商勾结问题。

要了解印尼泥炭火患,首先得了解何谓泥炭地。

泥炭地(peatland,或译泥煤地)并不是一般的土地。简单来说,一片沼泽地的腐烂植物沉淀了几千年,就逐渐形成泥炭。若是在地底下呆更久,就逐渐变成煤炭。泥炭沼泽(peat swamp)除了泥炭,其余九成都是水。排水之后形成的“土地”严格来说是泥炭堆,并不适合大型园丘种植业。

因开发失水而易燃

泥炭沼泽地一旦因着久旱或园丘开发而失去水分,就变得极之易燃。表面的泥炭烧起来,就会蔓延到下层的泥炭,并且在地下继续蔓延。地面的燃烧因着氧气充足而形成火焰,地下的缺氧燃烧则是像烟蒂或烧烤那样的闷火,不断的产生浓烟。泥炭火患因此是棘手问题。

要扑灭地下火,就必须往地下灌水。根据本地消防员提供的 资料 ,3分钟不停的喷水救火就会耗尽一整辆消防车1800公升的储水。然后,消防队就必须在灾区周围另寻水源。旱季缺水的时候发生泥炭火患,头痛程度不难想象。倘若泥炭火不及时扑灭,地下蔓延的闷火会持续闷烧几个月甚至几年,一旦条件成熟就再次烧到地面。

选择在泥炭地开拓园丘,就必须挖掘渠道排水。地下水位下降,意味着表层的泥炭暴露在空气之中,形成适合微生物活动的环境,泥炭成分因此分解成为二氧化碳。越来越多泥炭氧化成为二氧化碳,意味着泥炭地出现沉陷现象。一米高的炭堆,燃烧之后是不会维持一米高。同样的原理,泥炭火患会加剧沉陷问题。开拓在沿海地带泥炭地的种植地,久而久之就面对越来越严重的涝害问题,直到完全被海水淹没。

大马多次发生泥炭火患

泥炭火患在马来西亚并非罕见。 2010年2月 ,柔佛州至少有180公顷泥炭地发生火患。灾区包括哥打丁宜、边佳兰以及甘榜乐巴勿(Kampung Lepau)地区的油棕园丘。 2013年6月14日 ,瓜拉冷岳北区保护林发生泥炭火患,烧毁至少36.4公顷的森林。 2014年 ,雪兰莪州灌木林火患和泥炭火患在2月份的总数就超过2000宗。柔佛州甘榜乐巴勿大约120英亩油棕园丘地被烧毁。 6月20日 ,雪州南北大道中环衔接大道(ELITE)25公里处泥炭森林发生火患,焚烧面积是106英亩,消防局出动 13支消防队 ,花了10天才把这场火扑灭 。 2015年3月 ,砂拉越美里超过500英亩的泥炭沼泽地被烧成焦土。就连烟霾笼罩的9月,彭亨州发生 两宗 泥炭森林火患,大约15英亩的森林被烧掉。每一次的泥炭火患都造成烟霾问题。

奇怪的是,过了这么多年,马来西亚中文媒体似乎从未搞清楚森林火患、灌木林火患和泥炭火患的差别。在报导公开焚烧事件的时候,英文媒体会解释清楚相关事件是“forest fire”、“bush fire”、还是“peat fire”。中文媒体几乎可说是一律称之为“林火”。这也意味着,语系的差异形成本地媒体消费者在泥炭地常识方面的差异,以致对印尼烟霾事件了解程度的差异。

烟霾肇因绝非传统烧芭

外国中文媒体对东南亚烟霾事件的报导,总是包含相当程度的猎奇分析。有时候,本地中文媒体连国内的事件也拷贝中港台媒体的解读。有报导称这是“当地人传统耕种方式”。然而,无论是收钱焚林还是以纵火为乐,这些都不叫做“传统”,应该是“习惯”。要不然,随地吐痰或乱丢垃圾或闯红灯也可以称为“传统”了。马来西亚和印尼好几个原住民族群,是有火耕传统,但是火耕种山稻的传统并不是泥炭火患的肇因。

把烟霾肇因说成“烧芭”,因此是误导。说是“传统”,更是有嫁祸之嫌。

马来西亚政府并非不懂泥炭沼泽地的问题。在80年代,砂拉越政府把泥炭沼泽地列为不适合耕种之地。然而,2000年开始,这些“不适合耕种之地”都变成了油棕种植地。砂拉越水利灌溉局在2001年 宣布 ,一旦沉陷问题使得这些土地变得无可排水,就会将之“回归大自然”。

上图:砂拉越农业局在1982年出版的 地图 。浅蓝色部分是浅泥炭地。深蓝色部分是泥炭深度超过2米的泥炭地。根据地图注解,浅蓝色部分是“农业合适程度极为有限”,一大片的深蓝部分是“不适合进行农耕”。

这种政策改变的主要原因,是在于国内能够给种植业集团染指的森林几乎都已经变成了种植地。当局于是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选择开发泥炭沼泽地。许多人认为,棕油需求不断增加,种植地的扩张是无可厚非。但事实未必是如此。

油棕种植地一个常见问题,是积水问题。雨季造成的积水若未及时疏通,就会对油棕树带来负面影响。解决这问题的方法通常就是挖掘渠道。然而,这有可能只不过是把积水从一处送到另一处,是纯粹剜肉补疮。泥土侵蚀现象在渠道形成淤泥。诸多问题综合起来,积水问题趋向恶化,一年比一年糟,油棕产量因此降低。业主的解决方案,通常就是 扩大 园丘范围。

在一个政商勾结现象泛滥成灾的国家,种植地的扩张和抢地事件脱不了关系。无论是在东马还是西马,原住民习俗地“变成”政府地、保护林被砍得光秃一片,这类事情时有所闻。森林被砍伐之后,光秃的土地往往就用来种植油棕,或是挂着“种植林”名堂搞金合欢(acacia)之类的种植地,以提供造纸业材料。

上图:国际湿地组织在2011年发表的地图显示,原本列为“不适合进行农耕”的土地已经布满油棕种植地。

既然连本国的泥炭沼泽地也因为“地不够用”而变成种植地,马来西亚油棕集团自然向外发展,染指其他国家的森林和泥炭沼泽地。这种发展的合作对象,当然少不了印尼。

在类似莱纳斯稀土提炼厂风波那样的公害事件,不少马来西亚人都为着外国大集团到我国设厂搞公害而深感愤怒。但是,本地油棕业大集团长期在其他国家涉的公害事件,却不足以在马来西亚形成民怨。

政商勾结“三国演义”

每一次的烟霾事件,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三个国家政府就互相指责。然而,这是一场荒谬的政商勾结“三国演义”。这三个国家都靠棕油赚钱,也是一直以来姑息油棕业的种种舞弊。大火是在印尼的土地焚烧,涉案的集团却是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注册。马来西亚油棕集团在海外的地库(land bank),有52%是在印尼,总面积是1,802,000公顷。拥有这些土地的集团,多数是从未进行可持续耕种模式。

根据荷兰咨询公司 Aidenvironment 在2014年发表的 报告书 ,马来西亚海外油棕业投资项目经常涉及非法活动,其中包括:

——从事非法伐木,或非法占有保护林。

——在环评报告未经批准或无准证的情况下伐林,并且向政府谎报事实。

——在未获得当地社群同意的情况下申请原住民习俗地之合法拥有权。

——雇用当地村民和园丘工人捕猎受保护物种。

——在抢地事件雇用警察特种部队镇压反抗的当地人民。

——未阻止触犯环境法律的员工潜逃。

——未依据协议按时移交或发展小园主地段。

吉隆坡甲洞有限公司(Kuala Lumpur Kepong,KLK)旗下子公司 PT Adei 种植工业(PT ADEI Plantation and Industry)涉及的公开焚烧案件是一个例子。

案例:PT ADEI Plantation and Industry

2001年,PT Adei 被印尼当局起诉。根据廖内省环评局的调查,PT Adei 园丘范围内的公开焚烧在1999年至2000年是多达17宗。这公司一个名叫戈比(C Goby)的园丘经理在2003年被判处4年监禁。经过上诉,廖内省高等法庭把刑罚减轻为监禁8个月以及罚款1亿印尼盾。然而,这位戈比先生后来是潜逃回到马来西亚,从未坐牢服刑。环评局也和KLK以110万美元达成和解。KLK 年度报告书 从未提及这案件 。

2013年7月,印尼警方指PT Adei有公开焚烧活动之嫌疑。KLK集团发出文告 否认 PT Adei涉及焚林。警方也因着这公司在2003年的犯人潜逃事件, 禁止 当时正接受调查的两个高层人士离境。2014年9月11日,廖内省伯拉拉万县(Pelalawan)法庭宣判 PT Adei 总经理辛甘(Danesuvaran KR Singam)监禁一年,另罚款20亿印尼盾(当时是168,800美元)或多两个月的监禁。

法庭同时谕令 PT Adei 缴付15亿盾罚款,或者让公司陈姓总裁(Tan Kei Yoong)坐牢5个月。PT Adei 也必须为着造成的环境破坏 缴付 151亿盾赔偿金。廖内省民间环保组织和反贪污组织对这判决表示不满。他们认为,这样的判决太轻,和 PT Adei 造成的破坏根本不相称。

【延伸阅读】

烟霾与油棕(二)——华裔民族企业的“环保”

烟霾与油棕(三)——抢地新闻不如股价消息

烟霾与油棕(四)——集体沉默将成贪腐共犯


墨人,自由撰稿人。曾在报社打杂。平时挖掘环境课题资料。闲时以欣赏歌剧的眼光享受和评论电玩。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