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后三年八个月的马来文学

发表于  |  更新于

【前夕乍晓】

日据时代留给马来亚各民族难以磨灭的创伤记忆。对马来知识分子、文人而言,战争固然惨痛,却有不一样的期望与复杂的意义。

马来民族主义思潮在日据时期急速膨胀,不仅有对外来移民的敌视(特别是华人),族群内部也产生对马来人血统的正本清源以及对阿拉伯血统(Darah Keturunan Arab)和吉灵血统(Darah Keturunan Keling)马来人的排斥。

战争小说题材诞生

这些都广泛体现在文人作品中。自马六甲王朝覆灭被殖民统治四百余年间,为了寻求自强自立之道,马来人除了从殖民主吸取西方现代性经验,大和民族主义现代性也带给马来民族另一种选项。这些都反映在马来小说叙事中,至今不衰,马来学界称之为战争小说(novel perang)。

诚然,日军统治给马来人留下了难以磨灭与五味杂陈的记忆。在日治时期受严密监控(特别是后期)与压抑的情绪终于在战后爆发。除了三年八个月期间的在场写作,马来文学在战后至1990年代,断断续续交出了这段时期的记忆书写,尤以小说为最。有些小说作者或是当时的旁观者与见证者乃至历史的参与者。这类记忆书写一直都成为战后马来小说的重要题材。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