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叫爱国太沉重?!

发表于  |  更新于

【前夕乍晓】

近日参加华教团体内部会议,当触及独中课程中国家认同素养的存废时,我提出独中生到国外以后才开始爱国的现象。

事后回想,当时的发言过于简约,会上即有人提议以“乡土认同”取代“国家认同”,约言之,以爱乡土取代爱国,并以它作为独中课程指导方向之一。“国家”(甚至爱国)成为这一代人最忌讳的名词。笔者以为,这种观念或多或少指出了现象本身的问题所在。

爱乡土乃人之常情

平心而论,上述现象不限于独中生,国中华裔生(包括华中生)到了国外深造,也未尝没有这种现象。古人有诗句“胡马依北风,越鸟朝南指”,马来谚语“Hujan emas di negeri orang, hujan batu di negeri sendiri, baik juga negeri sendiri”表达的含义亦相去不远,说明怀乡,不因种族、社会位阶、宗教、价值观或现代化进展之急缓而有别。

最常见的是,这些留学生习惯于周末或假日聚首煮咖喱或烧家乡菜解馋,潜意识中对故乡与故人的思念透过味蕾获得了补偿或暂时的满足。文学研究者说这是味蕾上的乡愁,饮食人类学家则把它纳入离散论述体系,赋予它更深广的意义。

味蕾政治并非仅有的例子。会上一位董事相告,最近他和友人到西安旅游,碰见几个会讲华语的本地马来女孩,他乡遇“故人”,亲切交谈不在话下,让他真正感觉到没有隔阂的交流。对于我在会上提出的问题,他除了迷惘以外,亦颇有同感,故忍不住要告诉我那特殊的感觉。

类似的例子在生活中并非罕见,但为何在国外才有?有人直接了当说是国家认同一体感让他们心灵靠得更近。长期以来,各民族聚族而居,新村、甘榜和园丘公司屋虽相去不远,却少有交集。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