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后默迪卡的国家记忆流失

张集强

更新: 2017/9/3 3:13 凌晨

【角头论谈】

自国家独立以来,吉隆坡肩负国家首都及发展中心的使命,随着大量的资源投入,工商百业的人力需求等等变因,人口城市化的情况开始出现。随着人口增加,城市建筑密集化及高楼化的结果,在有限的地理空间里开始产生压迫。

到了1980至1990年代,建筑发展开始压迫到都市中心原有低密度的开放土地,这些土地原做为公共设施或公民休闲用途,例如位于富都车站旁原为莲藕塘及华人体育会足球场,在1990年人被售予财团并提出人民广场高楼项目。

半山芭监狱,摄于2010年。

公有地被赠予官联公司

前首相马哈迪在1980年代上任后,积极推动官联企业私有化,在吉隆坡市区的一些公有土地与财产被赠予官联公司,做为发展的经济资本。由于官联公司被赋予开发的权力,加上有政府做为强大后盾,因此强势的发展动力有如推土机般驶入吉隆坡旧市区中心。

一些重要的历史性建筑及设施都难逃被拆除的命运,都市空间开始出现剧烈的变化。例如:马来亚铁道局旧火车站仓库群以及吉隆坡中央市场被赠予城市发展机构(Urban Development Authority),以做为大地宏图(Dayabumi Complex)发展项目;位于蕉赖三英哩公共工程局前足球场土地被出售,改建为商场。

这些由国家机器策动的大型发展以及都市转型计划,让人民开始尝到经济发展的美好感觉,然而因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许多计划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成效,例如在大地宏图大厦的CityPoint商场一直面临惨淡经营的问题,其他官联公司经营的商场如苏丹街蔡正木大楼UDA Ocean百货公司,东姑阿都拉曼路的Pertama Complex等等,也无法跟外来百货公司如八百伴、Sogo百货等等相比。

值得一提的是,Sogo的土地是由政府介入拆除独立后第一项人民组屋Suleiman Court而取得。可以这麽说,1980年代是极端崇尚经济发展的年代,一般人对文化古迹保存没有什么概念,因此首都的历史空间受到大量的毁灭而无感。

神手拆除苏丹街附近的遗产大厦(Plaza Warisan)及UDA Ocean建筑物。摄于2012年

默迪卡体育馆难逃一刧

在第一波都市空间改造之后,到了1990年代,马哈迪将眼光转移到安邦路雪兰莪赛马会的土地上,将其发展为吉隆坡新城市中心(KLCC),同时开始更大型建设,包括吉隆坡新国际机场、多媒体超级走廊等等。

而在市中心的部份,为了筹备1998年共合联邦运动会,政府甚至将具有国家独立纪念的文化遗址如默迪卡运动场、国家体育馆及独立公园等等售予私人公司,做为交换在武吉加里尔兴建共和联邦运动馆及复合体育设施的条件。

在获得土地后,该公司曾举办国际设计竞图,计划将所有建筑拆除,并兴建超商层办公建筑及商场。所幸在1997年金融风暴,在默迪卡体育馆土地上的发展计划悬崖勒马而意外保留下来。

2000年,由于该公司面对财务的问题,当年举办独立庆典的土地及建筑被沦为拍卖品,最终在时任国民投资公司(PNB)主席,同时兼任马来西亚古迹保护机构主席的阿末沙基的努力下以官联公司的名义购回。

为了确保这些文化遗产不会被拆除,文化部在当时首相阿都拉的指示下,于2005年8月在新国家遗产法令在2006年生效前,先用原文物保护法令(Akta Benda Purba 1967)指定为国家遗产,并着手进行修复工程,以准备在2007年庆祝国家独立50周年使用。

该项修复工程由马来西亚古迹保护机构负责协调,主要工程包括将1970年代兴建的二层观尝台拆除,同时依据独立时期建成之旧照片还原,包括入口售票设施等等都忠实呈现原来之样貌。

2013年,默迪卡公园景观模型及历史图片展所展出的模型,由张集强策划。

在独立时期,由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构思,在精武山上兴建运动场及公园设施,在当时兴建体育馆做为宣示独立的场所乃世界性的创举,并且以运动设施做为象征进步与平等;而随后兴建完成的独立公园则成为吉隆坡市民的新的休閒活动空间,脱离象征英殖民帝国主义威权的大草场。东姑希望这些新设施是必须是自由且开放的空间,让人民可以感受到默迪卡后当家做主的滋味。

然而,这些具有象征国家精神的重要建设,在后来仍然面临被出售或铲平的窘境。如前所述,默迪卡运动场及国家体育馆最终逃过一刧,独立公园也无法倖免,在现任首相纳吉上台后,重启建设项目迅速将其拆除,并在此兴建超越600公尺,118层之独立遗产大楼。

废置的独立公园,摄于2013年。

历史文化遗产惨遭典当

2009年4月,纳吉取代阿都拉成为第六任首相,随即将阿都拉时代在全马各地推行的乡区改造计划及投资重心拉回到首都中心。在上台后不久,便政府推出大吉隆坡计划(The Greater KL Plan),这个概念延续自马哈迪时代的多媒体超级计划,甚至在项目及规模上更加广泛。

为了加速经济转型,大吉隆坡计划从市中心扩展到雪兰莪州的大部份土地,并预测到了2025年,吉隆坡及巴生河流域一带的人口将从600万增加到1000万,在高度膨胀的人口的情况之下,要同时达至宜居城市的目标,则无可避免要进行大规模的都市空间重整。

为了取得更多的发展资源,政府在联邦直辖区范围内进行地毯式搜索,吉隆坡市中心的公有土地如独立公园、半山芭监狱、新街场皇家空军基地、燕美一带公务员宿舍等等被售予官联公司,再从官联公司转卖或与私人公司联营。

这些发展项目在在显示着政府采取激进的商业发展模式,为了快速达到表面上经济良好的景象,有如变卖祖业般的大量消耗重要土地资源,在这样的模式下,人民享受着发展与进步的快感,国家历史及文化遗产任可能情况下被典当而不自知。

随着东南亚运动会落幕,伴随着独立60周年庆典,加上在吉隆坡发源地,两河交汇处的声光效果秀,就像纳吉在东运会闭幕上所说,国家从默迪卡体育场到武吉加里尔运动场的LED灯光秀,象征着国家转型计划已取得成功。

然而,在享受着灿烂烟火的同时,有多少人会想起为了推砌这些表面形式的发展而耗损的国家资源?还有那些我们从过去先辈手中接过,来不及传达给未来的孩子们的,代表着重要建国理念的历史文化遗产?


张集强,UCSI大学建筑系助理教授,建筑与文化教育工作者。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