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台马文学翻译,来或不来?

发表于  |  更新于

【前夕乍晓】

台湾文学外译首先涉及它如何自我定位的问题。一直以来,人们对台湾有这样的印象:台湾只向西方朝拜,台湾甘心在美帝卵翼下生存,台湾与东南亚诸国只有贸易没有文化交流。

当这些课题不断被翻炒时,台湾文学身份显得更为尴尬与暧昧,台湾文学外译的目的因而游移起来。

无法撇开政治社会

我以为台湾文学的基础在于其历史经验孕育出的独特人文内涵与价值体系,这也是外译的合理性基础。

杜国清以浅白的话表述,就是“只要是与台湾的土地、人物、历史、社会、文化相关内容的文学创作就可以称为‘台湾文学’,并不拘束写作者、使用语文等条件。”(引自陈希林〈 台湾文学英译跨国际花蕊初绽〉,原看刊于《中国时报》)

杜国清强调的其实是文学系统的主体性与在地性(locality)问题,当然无法与历史时间分割,也无法撇开政治性与社会经济生产遗留的问题,如两岸问题、族群问题、华侨移民以及解严后出现的外籍配偶新移民现象。

无论喜欢与否,这些问题或多或少都反映在文学写作上,文学外译必然无法忽视这个部分。因此,区隔性(sectarianism)和排斥性(exclusive)并不符一个民主、开放、包容的文学生态系统。除了台语文学,弱势族群文学,华语文学的多样性也是一个事实。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