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重构马来亚的当代论述

发表于  |  更新于

【精选书摘】

2014年8月2至3日,亚际书院新马办公室在吉隆坡隆雪华堂举办“重返马来亚:政治与历史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发表人主要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印尼的学人,回应人以及圆桌论坛的引言人,则主要以台湾、日本、冲绳和香港的知识人为主。

这样的安排,有趣地形成一个以东南亚/马来亚视野为讨论核心的发言位置,并以东亚各地的知识经验和运动实践为参照视角。长期以来,如何梳理新马面对的困境、历史问题以及可供继承的思想资源,是新马办公室关怀的主旨。而困境往往与历史结构的形构方式有关,如何通过“新马─亚洲”的讨论场域,开启有深度的对话和交流,重新找回“马来亚”的历史感觉与思想意识,是近年来新马办公室努力的方向。

为什么是“马来亚”?“重返”的意义是什么?无论在会议前抑或会议後不断面对类似的拷问,这样的追问到今天依然存在。针对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是“马来亚”?也有两层的义涵:一是指向为什么是“马来亚”而不是“马来西亚”?二是叩问“马来亚”究竟是怎样一种概念?针对前者,我们可以理解, 回到“马来亚”和回到“马来西亚”的历史意义有所不同。

从历史与思想角度追溯,1950、1960年代处在冷战背景下的“马来亚”,是一个反殖、反帝、抗日以及寻求独立的历史阶段,同时也是各种意识形态与价值认同权衡与竞争的时期。当时在马来群岛形成各不同的政治和文化思潮,出现许多想象共同体,例如Nusantara(群岛)、Alam Melayu(马来世界)、Melayu Raya (大马来由)、Indonesia Raya(大印度尼西亚)以及Maphilindo(马菲印)等。共同体背後各有交锋的意识形态、边界想象、认同形构,以及对 “未来国家”的建国理想等差异。

要能回应当下的困境和问题,就必须打开历史的入口,重新审视殖民历史时期中各种思想和共同体意识的竞争,如何在独立建国後仍盘根在不同的层面。马来亚独立以後,不同的思想意识转化为建国思想,以及随之衍生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国家主义;甚至在制度与政策背後,也蕴含马来亚殖民时期的思想遗绪,持续影响独立後的马来亚以及它和周边国家的关系。

此外,亦可叩问“马来亚”仅仅意味一个历史空间吗?还是也代表某种政体,社会现实抑或平等多元的概念?“马来亚”留下丰富的历史与思想资源,亚洲各地对“马来亚想象”也各有不同,如何梳理、清理与解释,也是当务之急。

相较於马来亚,“马来西亚” 一般被理解为政治合并的概念;从冷战因素来考虑,“马来西亚”则被视为“反共”的产物。因此把讨论聚焦在“马来亚”, 藉此梳理独立前後不同思潮的交锋以及竞争关系,以及当时人们对於“国家想象”所勾勒出的思想蓝图,有助于从长时段追溯新 马独立建国、分家前後形构的历史问题,以及马来亚问题如何影响马来西亚合并等问题,其中包括宪法、公民权、反共意识等重要议题。

重返马来亚,也是去殖民的清理工程,藉此探索新马殖民历史和亚洲殖民历史的交错,以及去殖民过程的关联,於此追溯马来亚和亚洲各地历史交涉的线索和脉络。於是,“重返”马来亚历史便成为一项重要的思想工作。“重返”,不仅仅是“回到”(return)或“重访”(revisit)一个历史现场,抑或专注於某个特定的历史空间而已,而是要在众多复杂问题与脉络之间, 找到彼此的历史连结和形构方式,以及适切的诠释视角。

它提供我们一个反思契机,思考在走向独立建国前期,在仍未有泾渭分明的国家边界时,我们如何处理和殖民者的关系,如何思考反殖的抗争意义以及建国的理想主义等;而这一些又如何在後殖民的 语境,受到冷战历史框架的影响,影响我们的独立意识、当代视野和论述。换言之,寻找真实的马来亚历史感觉,把握在历史中 的具体感,与此同时,以“马来亚”作为方法论述,进而找到构 建马来亚当代论述的方法视野与分析框架。

观念史与马来亚梦

在当代论述当中,有关民族、马来人、国家和国籍都是富有争议性的概念。这些概念如何被赋予意义和特定的义涵,是经过长时间的演变而成,并具有特定历史语境的内在理路(inner logic)。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荣誉教授阿都拉曼·恩蓬(Abdul Rahman Embong)在〈重访马来亚:构想民族(国家),思想的历史与历史的思想〉,通过观念史的追溯,检视马来亚时期不同共同体,究竟是以“想象的”(imagined)还是“概念化的”(conceptualized)方式存在。

文中通过“马来人” (melayu)这个具争议性的概念,说明它可以是一个文明、族群或政治等概念。拉曼教授把握住各不同观念的竞争形态,反思马来亚时期马来世界之间的思想竞争以及其竞争模式,提出“诠释学溯源法”(hermeneutic retrieval)的思想历史方法,思考马来亚在走向新兴国家时的民族与国家构想。

新加坡历史研究者孔莉莎(Hong Lysa)的〈重返马来亚: 马来亚梦或新加坡梦魇〉则扣紧“马来亚梦”的思考以及现代新加坡评论者对“马来亚梦”的严厉批评,并追问:那究竟是一个梦想的奋斗史抑或是梦魇的构成史?

孔莉莎重新检视新加坡左翼在马来亚梦寄托的理想和期待,进而反思今日“新加坡梦”所标 榜的新加坡,它作为世界一流国家的想象。孔莉莎借由傅树介的〈50年後那个梦〉一文,指说马来亚是一个想望着实践族群平等的多元文化年代。同时认同傅树介的想法——“马来亚梦”具有“平等对待”、“独立自主”、“多元文化”、“族群团结” 以及“民主权力”等内涵。而重新揭示历史论述中马来亚梦的迫切性,是鉴於以官方主导的“新加坡梦”作为国家历史叙述的内涵,已越来越在社会取得主导地位,加上新加坡人对过去的历史情感产生断裂,恐被困绑在国族主义的牢笼。

马来群岛文化与宗教

马来群岛的文化、宗教交流与传播,彼此是多方面的吸收和影响,如何挖掘相互关联的纽带,文学和伊斯兰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印尼日惹加札马达大学(Universitas Gadjah Mada)媒体与文化研究所讲师布迪阿万(Budiawan)的〈1950-1965年马来(西亚)作家与印尼的文化与政治联系〉以1950、1960年代马来亚与印尼作家的文学联系历史过程,探讨马来亚作家如何吸取印尼的经验,转化为马来亚抗争的思想资源。

但无论是马来亚或马来西亚马来作家的文学作品,并没有真正进入印尼的文学教育体制,这样特殊的不对等关系,有其深层的历史与政治原因。尤其进入马印对抗的紧张时期,两地的文学文化交流与网络连接, 对政治思潮的传播起了重要的影响。

新加坡国立大学马来学系副教授玛芝娜·莫哈默(Maznah Mohamad)的文章〈伊斯兰、社群、国家与法律:从殖民地马来亚到全球化马来西亚的转变〉旨在说明伊斯兰的权威在“现代国家”出现前後的形态,如何从去中心化转向中央集权。

玛芝娜教授质疑的是,当伊斯兰被建构为神圣的法律时,它已违背伊斯兰法“世俗”的基本建构特质,於是重新检视英殖民政府对伊斯兰法实践的干预形态,说明殖民地时期的苏丹并非完全自主,但伊斯兰仍呈现多元的样态;反观现代伊斯兰法表面上多元,实际上却是首相署在扮演各州伊斯兰法的 “统一”角色。

左翼的行动与书写

左翼和马共,在马来亚脉络里,常被质疑的是社会理想和政治信仰之间的纠葛。究竟马来亚时期的左翼和马共,对後来的历史发展有着怎样的影响?马来左翼和华人左翼在独立前後如何互动,各自所形成的政治力量如何交集和延续?

这样的相对化和互相参照有其必要,例如华人马共和马来马共如何被放到国家叙事的脉络,以及他们所赋予的历史位置大不相同。在独立之後,马来左翼势力的消退,华人左翼也慢慢失去思想力量与影响,如今重新思考马来亚的左翼问题,究竟意味着什么?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退休教授莫哈默沙勒·蓝利(Mohamad Salleh Lamry)和华社研究中心研究员何启才的文章,虽不旨在解答以上的问题,但通过追溯马来马共的革命起点以及检视马共战役的行动蓝图,有助於理解马来阶级与反殖抗争的历史语境,以及受内外情势影响的行动策略。

莫哈默沙勒·蓝利的〈第十支队斗争史〉主要检视马来民族抗争摇篮地的淡马鲁(Temerloh), 解释为何这地方成为马来马共领袖重要的基地,培养出许多马来政治实践家。淡马鲁是位於马来西亚东海岸彭亨州的一个城镇,在19世纪晚期,已发生对抗英国人的行动,是马来人抗英运动的源头。因此探讨淡马鲁的地理位置、历史渊源以及抗争意识的发源和延续,可进一步建构马来马共第十支队的革命史。

何启才则通过〈重返马来亚:马来亚共产党的南下策略与意义〉检视1960年代马共的“南下政策”背後的缘由。当时 “马来西亚计划”提出後,马共重新拟定政策方针,以对抗美其名为“合并”,实际上被认为是英国人精心策划的“新殖民计划”。马共的南下政策,究竟凸显了怎样的问题?论文中逐一厘清突击队的特色、战役路线的拟定以及内部斗争。

在马来亚时期,砂拉越左翼反对“马来西亚计划”声浪高涨,砂拉越华人拥有其独特的身份认同与政治参与,勾勒出另一 个反殖抗争的历史轨迹。

华侨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陈琮渊的〈砂拉越左翼书写的在地与跨界:以“友谊丛 书”为中心的分析〉,文章抉发幽微的历史场景,以“后遗民” 的视角勾勒出砂拉越左翼书写的议题特色,其中包括对祖国、民族工作、寻食维生、跨境经验和森林医疗的经验。

马来亚意识与认同

上述几篇论文让我们看见思想与行动之间的关联,那要如何理解思想在不同媒介所形成的作用与影响?苏丹依德理斯大学中文系高级讲师许德发,着重于探讨宪法对国家本质建构形成的 结构性影响,以及宪法所承载的思想如何影响其贯彻的公正与公平精神。

〈宪政与族群纠葛:马来亚制宪过程及其族群因素〉揭示建国前拟定的宪政法案,如何构成独立後马来亚宪政体制的缺陷与不合理,造就马来西亚宪政“先天不良”的体质。过度重视特定族群的权益,独立前政治协议的结果,使宪政无法彰显普遍平等与公平权利的精神,成为马来西亚民主化进程的最大阻力之 一。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建筑与永续设计系兼任副教授赖启健通过〈战後艺术与建筑里的“马来亚”〉讨论马来亚时期的主要建 筑物和国家所代表的空间,引领我们思考形式空间背後的美学感 觉与思想观念。不同建筑所贯注的不同文化内涵,乃是经过思想 与文化竞争、族群因素的考虑,以及和国家的国族文化工程紧密相关。建筑空间也是思想的空间,可凝聚与影响人的认同与情感意识。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许维贤的〈打造马来亚:论马来亚制片组的冷战影像〉,以马来亚的反共电影与宣传片为分析文本,探讨马来亚制片组(Malayan Film Unit, MFU) 的冷战思维如何影响马来亚的反共文化思想的传播,通过视觉和影像建构“反共”的马来亚认同。

论文中突出“冷战影像”所承载的意识形态,说明影片采取半现实半虚构方式,再现马来亚新村和对抗马共的影像记忆,如作者所说:“MFU为1950年代的马来亚人和世人,第一次打造了一座银幕上的马来亚国族。”

概言之,重返马来亚让我们重新检视马来亚梦、马来群岛的纽带、左翼的思想与行动,以及寄托在建筑、宪法、影像里的马来亚意识。

另,为了让更多读者能够“重返”2014年的会议讨论现场,本书不仅收录以上各篇论文,同时也完整收录圆桌论坛、各场次回应人,以及听众的问答与交流内容。当初会议论文主要以中文、英文、马来文书写,会议现场则备有中英文口译, 如今我们把英文和马来文论文和发言内容都译成中文。部分论文曾在Inter-Asia Cultural Studies Journal(Vol.16, Issue 1)和《人 间思想》以专号刊登。

感谢各位参与者的辛劳与配合,让此书以扎实、丰富的内容面世。也特别感谢亚际书院和梦周文教基金会的支持,让此书顺利出版。期待此书作为进入马来亚的历史与思想入口,能进一步深化各不同的思想议题,为我们当下面对的现实与困境提供解释的可能。

此书扉页铭记马来西亚历史学家谢文庆(Cheah Boon Kheng),感谢他在马来西亚历史问题研究上开辟先路。他在重返马来亚会议的身影以及声音,大家深深怀念。


魏月萍是《重返马来亚:政治与历史思想》的编者之一。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关注思想史、新马历史与文学等议题。

编按:本文原为魏月萍、苏颖欣编辑《重返马来亚:政治与历史思想》一书的导言,原题《导言:重构马来亚的当代论述》,获得亚际书院授权转载,谨此致谢。

本文之配图乃原书所无,乃本刊所插入,部分剪报图片摄自近期国家迎宾馆(Carcosa Seri Negara)举行之“默迪卡之路”历史资料展。该展览从去年9月1日开始展览,原定12月31日结束,后延至3月31日

欲知该书详情以及邮购,敬请点击此书介。该书将在2月25日下午2点,于隆雪华堂二楼讲堂举行新书发布会暨座谈“重返马来亚的当代意识”,敬请关注亚际书院(新马办公室)面子书讯息。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