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领教忏悔还是暴力?——登州公开鞭刑采访记事

发表于  |  更新于

【新闻人札记】窗里窗外的编采人纪事

9月3日,星期一,登嘉楼伊斯兰高庭执行公开鞭刑,鞭打两名“企图”发生性行为的女子。这天早上,我披上向朋友借来的围巾充当头巾,往脖子挂上媒体证,第一次亲身踏进伊斯兰法庭。

登嘉楼伊斯兰高庭早上8点半就已聚集约40人。现场近20名登嘉楼宗教局官员及大约10名警员驻守法庭内外,也有多名媒体人员席地而坐,正把玩着手上的相机及摄影机。

由于庭内禁止摄影及录影,法庭公众席入口处摆着一张桌子,两名穿着橙色制服的官员坐在桌子前,要求媒体与公众列队将手机放入透明的塑料袋,接着密封起来,暂时保管大家的手机。

接近10点开庭时,警员站在公众席入口处驻守,让大马社会福利局官员、非政府组织人士、登州律师公会代表及媒体人员优先入场,亦有不少公众入内观看。

所有女性被安排坐在面向法官的左方,而男性则被要求坐在围栏隔开的另一边。庭内公众席每张长椅的空间原本容纳4人,但由于公众人数超过120人,大家挪动着身子在每张长椅挤下5个人,最终公众席大约坐满了近100人。

伊党瓜拉登嘉楼国会议员安扎(Ahmad Amzad Mohamed)和登州行政议员赛迪夫巴里(Satiful Bahri Mamat)也进入庭内。

这场全国首宗性少数(LGBT)公开鞭刑执行前,庭内的宗教局人员和警员再三确认庭内公众无人携带手机或相机,并重复警告在庭内摄影或录影者将被提控。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