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异哉所谓紧急状态抗疫问题者

吴振南

更新: 2020/10/25 7:09 早上

【岛屿信札】

紧急状态是国家出现不能解决的“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共安全”情况时,赋予政府暂时权力,绕过国会制订法令;又或者赋予政府暂时权力,绕过司法体系,以行政命令方式执行司法权。

在马来西亚历史上,只有在出现社会大规模暴力冲突事件时,才会出现授权政府颁布全国紧急状态和内部安全法令的例子,如在爆发大规模种族冲突事件的时候。这表明或许只有在可能出现失控暴力,或正常的社会秩序无法维系时,政府才有颁布紧急状态的正当性(legitimacy)基础。

政治叫价的伎俩

在今年稍早时,国盟政府曾为因应第一波的2019冠状病毒疫情,而颁布限制行动令。事后我们检视这个应对策略,也发现政府可以运用这种有序方式,有效遏制疫情扩散;更别说,我们这个权力基础倍受质疑的国盟政府,自己不也因此受到一部分人民肯定,而较能站稳脚跟吗?

所以说,限制行动令奏效显示,马来西亚在正常情况下,只要运用现行的法律与执法机制,就已能对抗2019冠状病毒疫情的威胁。基於原本这个防疫有效的事实基础,在这个时候,国盟政府突然又传出要用颁布紧急状态的方式来因应新一波的疫情,这难道不会啟人疑竇吗?

质言之,相较于认真提出的防疫政策,这个突如其来的紧急状态提法,难道不是一种政治叫价而毫无正当性基础的伎俩吗?

执法双重标准肇祸

反观这新一波2019冠状病毒的群聚感染,大多病例集中在上月举行州选的沙巴州,这反而再再提醒我们注意到,政府执法的双重标準问题,可能是目前疫情控制的最大缺口。

我们看到,个别民众屡屡因违反限制行动令而受罚时,一些有权势的政治人物,有的时候却没有因为违反限制行动令而受罚,特别是在外出用餐、举行宗教集会都有限制的情况下,为选举而举办的群众大会往往没什么限制。

出现这种的情况,民众开始质疑政府执行限行令的效力,也会影响到基层公务员对限制行动令的执行率;显而易见,在权力不对等的两个阶层里,基层公务员真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开罚吗?我们可以说,就是因为有这样到处开方便之门的执行率,才又有了这新一波的疫情爆发的!

如果这才是疫情失控的原因,我们不是只需要返求诸己,重新落实好限制行动令的执行率,以及确保其“一视同仁”的法律效力就好,不是吗?

缺乏政治与科学证据

另一方面,政府失惊无神的传出要扩张政府行政权,遏制源于大自然的疾病威胁,难道是认为,透过这种给予行政权空白授权的方式,才能更好地防治2019冠状病毒疫情吗?

紧急状态对遏制暴力的蔓延有效吗?或许有,但其对马来西亚民主制度带来破坏的坏处,以及所带来维护社会秩序的好处,两相权衡下,也不见得能真正说服绝大多数的民众信服政府推行这样的策略。

例如,英殖政府用紧急状态来对付马共,虽最终确实压制马共游击队的暴力威胁,但不以政治谈判方式将马共吸纳到体制内来,而将其视为必须用紧急状态来消灭的敌人,这不也让我们独立后的政党政治间正常的民主竞争体系,走了许多迂迴的道路来完善吗?

以紧急状态来遏制暴力的蔓延犹且如此,想用紧急状态来遏制疾病蔓延,理据在哪呢?保持社交距离、居家办公、戴口罩等等的个人防护要求,乃至医疗资源的分配问题、药物与疫苗的购买问题,马来西亚的执法单位和卫生官员在处理这些技术问题时,有什么需要运用行政权空白授权的地方?难道说,在“科学”上,我们可以证明,在紧急状态下才是一种对抗疫情的最佳卫生政策?

所以说,若政府想要说服社会接受绕开行之有年的国会代议制度,颁布紧急状态以扩张行政权,敬请提出更有说服力的科学证据,以及合宜的、在政治上的正当性依据。

慕尤丁欲维系政权

当然,国盟政府可以辩解说,正是因为在疫情蔓延下,国会的许多议程都已延宕,或会造成2021年财政预算案可能无法通过,因此才会以此方式来政治叫价,以期通过2021年财政预算案,唯有如此,政府才能继续将精力和资源集中在对抗疫情上。

这个说法不完全没有道理,像国际贸工部长阿兹敏就强调“思维正确的公民,包括朝野政治领袖应该团结一心,以集中资源抗疫。”但他却没有厘清政府是否准备以紧急状态方式来集中资源抗疫,这便让人不解了!

尤其是安华早前宣称拥有多数国会议员支持,而发动对首相慕尤丁倒阁,此刻提出紧急状态的主张,实在很难不让外界质疑,国盟政府其实是在利用颁布紧急状态,来维系他们脆弱的政权生命!

像安华就批评:“慕尤丁因深知无法在国会取得多数支持,因此以2019冠病疫情为藉口,试图滥权宣佈紧急状态来限制议会程序,使国家倒退为独裁和威权主义。”

当然安华也别忘了,在新一波疫情爆发之际,提出倒阁究竟意图为何?尤其在限制行动令下民生凋敝的境况,岂不是一个志在当首相的政治人物,最该优先检视的问题吗?

换言之,疾呼朝野政党在这个危机时刻,团结一心来对抗疫情,我们并没意见,但若要冒著违宪之虞,以颁布紧急状态方式中止国会,以期通过行政措施直接执行2021年财政预算案,这就很难说服一般民众接受了。

执政党在此问题上,勿用破坏民主体制的颁布紧急状态方式来解决这个政治危机。执政者应寻求体制内的政治协商方式,用对话来化解政治危机。其实在疫情蔓延的社会局势下,无论政府是否是少数政府,朝野两造都应该开诚布公地辩论及协商,推出济弱扶倾、捍卫基层民众基本生存权利的政策。


吴振南是旅居台湾的马来西亚人,前报业从业员,目前是专职相妻教子的家庭煮夫与兼职文化玩童。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