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民国政治宣传品:谈《蒋主席画传》

萧永龙

更新: 2021/4/26 9:22 上午

【当今特约】

蒋中正,字介石,为中华民国政治、军事家,历任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等要职,故又称蒋委员长。一九四九年,中国风云变色,蒋撤退到台湾,连任五届总统,统治台湾,主张“解救同胞,反攻大陆”,直至一九七五年病逝。

历史上,对蒋介石的评价两极,有对其推崇之至者,乃至神格化,为他形塑神像,尊称“中天玉圣大帝”、“蒋公中正天尊”、“中华禪师”,信奉膜拜;也有就其在白色恐怖的政治整肃,追究其责任者,提出“去蒋化”。然而,无论是功是过,蒋介石俨然已成中国近代史上一个不可绕过的重要人物。

署名者皆为国民党要员

前段时间,淘到本民国三十六年出版的《蒋主席画传》,就让我们回到过去,看看民国书中的蒋介石究竟呈现出怎样的形象。

《蒋主席画传》由梁中铭编绘,正气出版社出版,吴铁城题字,并有万耀煌、方治及发行人来鸿宾序。来鸿宾,生平不详,或只是正气出版社负责人,故留存资料不多。

然而,其他几位则各大有来头,如吴铁城,蒋介石心腹是也,中原大战奉蒋之命,游说张学良,让张学良作为蒋派参战,故深受信任,并曾以国民党中央秘书长身份,代表出席国共两党的“政治协商会议”,由是不难明白扉页书名为何会由吴氏题写了。

而万耀煌则曾任中央军官学校教育长、国民党监察委员,甚至在民国三十七年受聘为“总统府”战略顾问,可见绝非泛泛之辈。

至于方治与编绘者梁中铭则与国民党宣传部相关,方治历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又先后担任国民党总裁室秘书、中央出版业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等要职,而作者梁中铭更是党的“革命画家也,于北伐时期即参加革命工作”,抗战时,被派任为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阵中画报社社长,胜利后任国防部新闻局少将专员,两人均与党国宣传有着重大的联系。

透过上述人物背景,加上原书版权页、封底皆未注明售价,故推想此书很可能是部党国宣传物。

正如方治序文所言:“梁同志此书,寓嘉言懿行于连环图画之中,简明通俗,妇孺能晓。开卷之餘,岂仅如亲炙领袖丰采,令人油然益增爱戴之热衷……蒿目时艰,内乱未已,和平统一,亟待努力,而拥护领袖,完成建国,尤为举国一致之呼声。梁同志此书,行见不胫而驰,人手一本,其于齐一意志,发扬宣传之效,尤不无裨补也”。

内战及学潮冲击国民党形象

加上民国三十四年始,国共内战,期间中共策动不少学潮,较著名的有与此书同时,于民国三十六年由南京等地大学生所发动的“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部分学潮甚至发生军民冲突,酿成血案。

由是这些内战及学潮势必对蒋介石,乃至国民党形象造成影响,故《蒋主席画传》的出版,无疑带有宣传目的,因此内文力求通俗,并附上插图,扬蒋贬共(如〈六十五 不愿煎熬毅然下野〉,就言蒋在北伐“正好乘胜直捣黄龙”之际,却因武汉在共党操纵下,组织东征军,“不但不去协助北伐,反而……威胁北伐军在江浙两省的后防”,因此蒋只能命令各军后撤,北伐功败垂成),并附上大量插图,期盼一般百姓也能读懂,大打宣传战。

带着这样的认知,重看诸序,则不难理解為何序文均是读起来让人鸡皮疙瘩掉满地的溢美之词了。如方序赞扬蒋主席“内安外攘,排万难而奠民族復兴之基;旋乾转坤,以一人而系邦国安危之重;横流沧海,微禹其鱼;此其德泽生灵,功被社稷,盖惟我  主席蒋公有焉”。

而梁中铭在〈作者附记〉中则言“因时间匆迫,仅绘成一百二十幅,实不足以表扬    蒋主席之言行及其丰功伟绩之万一……未能将  主席英明伟大之风采及其高尚之人格,细微描出”,但也不能怪著序者,作为政治宣传传记,不写溢美之词,又要写什么呢,也难怪内文各条小标会用“天相中国诞生伟人”、“举国风从奠定国基”、“言行一致万世师表”等赞词了。

由此可知,书中所呈现的蒋介石,是经美化修饰过的形象,并不能完全代表蒋在民国时期的真实面貌,但这不表示此书一无是处,该书作为政治宣传品,正好让我们一窥国民党在中日战争里的立场。

澄清抗日的立场

中日战争上,中国历经五三惨案、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后,国民党一直为人所诟病为何迟迟不愿与日本宣战,在此作者就指出“主席处事是以国家民族为依归的,他宁愿愿接受别人的叽谤,说他懦怯无能,而不愿逞一时之意气,不顾实际,拿力量薄弱一切落后的国家,去和蓄意已久的强大敌人一拼,作孤注一掷,以陷国家民族於万劫不復之境”。

这正与书内转载蒋介石面见学生请愿时所说,“关於抗日的情事,假如本人要想全国国民拥戴我,是最容易做到的,只要我对日宣战……但我为什么不这样去做……我是不怕死;我不能把国家的命脉断送”一致。

先不论蒋此说法可不可取,透过这段论述,该书无疑带有消除一般百姓及中共对蒋介石批评的目的,亦侧面显示国民党在此事上的立场。

国共曾相互抹杀历史

然而更重要的是,此书侧面说明独立思考的重要性,翻看《蒋主席画传》,在中日抗战的描绘里,可说全不见中共影子,但历史上,抗战期间实为国共两党合作抗敌,此正与中共在击退国民党获得政权后,把国民党在中日战争上的贡献全抹杀如出一辙,强调国民党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

近代以来,海峡两岸关系回暖,才有较公允的评价,如胡锦涛在二零零五年发表的〈胡锦涛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週年大会上的讲话〉始强调:

“在波澜壮阔的全民族抗战中……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產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著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态势。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特别是全国抗战初期的淞沪、忻口、徐州、武汉等战役,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随著时代发展,这些宣传物也逐渐从出版品,转化成影音媒体,如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中文国际频道不断重播又重播的一系列红色影剧,就在扬共抑国(民党)的氛围下展开,歌颂毛泽东的同时,也在合理化大陆政权的合法性。

海量讯息不能盲从

《蒋主席画传》所呈现的或许并非蒋介石的真实面貌,但它带有的宣传性质却让我们意识到资讯可能带有的偏袒与误导。

在当今各社交媒体林立的年代,读者每天面对海量讯息,也许只有做到独立思考才能避免有心人带风向,正如胡适先生所言:

“有了怀疑的态度,就不会上当。以前我们幼时的知识,都从阿金、阿狗、阿毛等黄包车夫、娘姨处学来;但是现在自己要反省,问问以前的知识是否靠得住?有此态度,对於什么马克斯、牛克思等主义都不致盲从了”。


萧永龙,国立清华大学硕士生,好藏书、读书,目前以撰写书话为乐。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