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万物无声知雨来〞的沙巴政局

发表于  |  更新于

随着反对势力的崛起,沙巴政局正醖酿着重大的变化。数个月来,政界人士幕后活动频繁,折冲樽俎,合纵连横;至今已大略可看出其端倪。执政党方面虽拥有主动权,但奇怪的是,大家却沉默是金。

此种现象对一个素来不可一世,独霸一方,骄横跋扈的政党,不知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纵使是在国阵宣言公布后,也未看到有何大动作。

对比之下,反对党方面,就动作多多,消息频传。沙巴反对党乃由沙巴联合阵线(USA, 以下简称“联阵”,注1),以及两个新党,即威弗烈邦布宁(Wilfred Bumburing)的爱沙巴党(PCS), 以及沙菲宜阿达(Mohd Shafie Apdal)的民兴党(PWS)所组成。

三个反对党各拥山头,鼎足而立。其中,沙巴联阵经常以本土反对党的〝老大哥〞自居,不停地争取话语权,还把另外两个本土反对党视为异端,因为对联阵而言,这两个反对党试图与外来的政党勾结,被西马政党所利用,充作傀儡(杨德利语)。

此外,要特别指出,这批“老青蛙”政客,其中有破产者、失足者、朝秦暮楚者、在政治荒野飘泊多年者……

冀继家族政治资产

联阵领导人之一的杰菲里吉丁岸宣布沙巴联阵成立后,便告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他现正盼望其现任沙巴副首席部长之兄长百林吉丁岸(Pairin Kitingan) 能早日从政坛退休,好让出其在担布兰(Tambulan) 老树盘根多年之州选区,并冀望能以此继承吉丁岸家族的政治资产。

我们知道一度被嘉达山人尊奉为“嘉达山英雄”的百林吉丁岸,其家族声望如今已告式微。在505大选中,杰菲里吉丁岸在冰谷(Bingkor)选区出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仅赢得493多数票,差点儿马失前蹄。

既使是三朝元老的团结党主席及现任沙巴副首席部长百林吉丁岸 ,也险过剃头。同时沙巴基本设施部长的他,在其老巢担布兰州选区和根地(Keningau)国会选区,也差点阴沟里翻船。 如果当年反对党能够达成一对一对抗国阵,百林吉丁岸早已失去此两个盘踞了多届的议席。

经过此一役后, 杰菲里吉丁岸就想转换选区至其兄长的担布兰(Tambulan)选区,其如意算盘是,一旦百林吉丁岸告老退休,他便有机会承袭其政治衣砵,藉以维系吉丁岸家族在沙巴政坛上的一丝香火。然而,此一前景看来也并不怎么乐观。

据最近消息, 百林吉丁岸决定告老退出政坛。

杨德利难东山再起

至于沙巴联阵另一大将杨德利,自505大选惨败后, 由于形象失落, 至今已难东山再起。 主要原因乃其昔日的政治包袱与进步党暧昧不清的“反国阵” 或“亲国阵”态度。

关于此点,对一路来热烈支持改朝换代的沙巴选民而言,更是对其不屑一顾了。杨德利的进步党在他们心目中,乃是〝搞屎棍” ,是人民要求改朝换代的绊脚石。与此同时, 也是国阵最佳助选员。如此这般,试想人们怎能还会把票投给他?

爱沙巴党之威弗烈邦布宁, 声言可团结嘉杜毛龙族(KDMR), 打算在州内25个州议会选区上阵, 并再三放话愿意与民兴党、民盟一起对抗国阵, 改朝换代,重振邦国。

说到沙菲益所领导之民兴党,在东海岸16个苏禄(Sulu) 、巴瑶(Bajau)及穆斯林(Muslim)州议会选区,拥有不可轻视的号召力。 这些选区,过去一向都是反对党势力所无法伸延到的地区。

半世纪问题依旧

根据2013年大选成绩显示,沙巴50个州选区中, 所有华人区和嘉杜毛龙选区, 不满国阵的情绪高涨, 而此种状况, 相信只有增加, 没有减少。 从303至505两届大选后至今, 人民基本生活上的需求, 如水电、道路、医疗、市政等,依然如故,毫无改善。这点,恐怕就是执政者无颜见江东父老,不敢面对选民而迄今默不出声的原因吧。

沙巴与沙劳越、马来亚共组大马联邦55年, 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人民生活未见改善,捉襟见衬,钱不够用。沙巴从过去最富有的一个州,沦落为全国最贫穷的一个州属。

沙巴茂密的森林资源不见了;富饶的石油存量, 也即将枯渴。殖民地时代的高水平公共服务、教育、医疗及卫生等, 全都变质了。在此情况下, 沙巴人的不满与不平乃暗藏在心坎中, 大选时将之发洩而转移到投票箱来作一次总爆发,或称之谓〝全民海啸〞,并非不可能,也更见怪不怪。

再者,一项不争的事实是, 沙巴被忽略了半个世纪。虽然经过了11个大马计划、13次大选,而每逢大选时,一些政客、候选人或政党, 总是到处派发竞选宣言, 并鼓起彼等三寸不烂之舌,大吹大擂,信口开河,胡乱许下一些永远不会兑现之诺言。

例如:现任副首长百林吉丁岸,每次大选前都会到东海岸山打根及斗湖向人民作出许诺,如国阵当选后定将重建山打根机场,及建造斗湖环岛公路和水坝等。经过两届十年的大选,东海岸人民望眼欲穿,这些许诺全都跳票,至今仍然空雷无雨。

等待一场及时雨

此外。 最令沙巴人民不满者,乃当权者从未把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 作为从政的座佑铭。彼等对民间疾苦,视若无睹。试问:一个执政愈半个世纪的政府, 竟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期停水断电、道路破烂、医疗匮乏等直接影响到人民基本生活上的问题。

这样的政府是否应该尽快被更换?须知今日的沙巴选民,不再像昔目那样愚昧无知,可以轻易上当受骗。在过去,只要两包白米及几块白锌片便可以收买到人心,投其一票。今日的选民,他们深晓“好处照单全收,投票我自为之。” 的道理。

眼前沙巴的政局情况, 可説是 “万物无声待雨来” 。 易言之,在苦难中挣扎的沙巴普罗大众,正等待一场“及时雨”的到来, 以洗涤掉过去所有霉气与魑魅魍魉, 还我青天白云。 而此时此刻,正是” 山雨欲来风满楼” 的前夕, 一场渴望改革之旋风即将吹起—“万物无声知雨来” 。


注释:

  1. 沙巴联合阵线是由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 的立新党(STAR)、杨德利之沙巴进步党(SAPP)、人民希望党(Harapan Rakyat)、人民团结党(PPRS)4个蚊子党所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