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取消马新高铁的后续影响

余天木  |  发表于  |  更新于

前朝首相纳吉推动马新高铁和东铁计划,主要目的是想要提升和维持国家每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经济增长。这就好像推动捷运一号线(MRT1)和二号线(MRT2)计划一样,把每年的GDP经济增长维持在5%上下。可是,除去捷运一号线和二号线不算,GDP数年来的增长,恐怕只有3或4%上下,甚至更少。所以,国家经济每年迅速增长,但民间卻感觉苦哈哈,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纳吉以为国阵可以永续统治这个国家,因此才信心满满。而且,他也知道马新高铁和东铁计划一旦开跑,以后每年的GDP增长不只有5%,可能会提高到6、7%。因此,他根本不管大量借贷会否摧毁国家的财政,只要经济连年增长,其管理国家的表现就可以达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国阵终于在509全国大选,尝到了下台的滋味。

老马接手后,发现要准备分别借贷1000亿和700亿令吉,来投资马新高铁和东铁计划。可是,这两项计划几乎无法平衡回收的效益,甚至可能会连年亏本,把国家的财政搞到一落千丈,甚至破产。因此,老马一上台,立即停止这些计划。

首先,以北京和上海的高铁发展为例,兩地包括流动人口有6千万,且其中产階级人口众多,但兩地间的高铁现在还是无法赚钱在亏本中。我们吉隆坡和新加坡的兩地人口目前最多只有8百万,何况新加坡因土地小,最多容纳的下1千万人口,要令兩地的人口达到6千万,恐怕要100年时间甚或更久。数据在说话,想让隆新高铁赚钱,唯一的法子就是抬高票价但可能吗?当飞机票比高铁便宜的时候,谁还选择高铁?

至于东铁计划,相信会基于一带一路,而重新谈判,如果条件合适并在国家能力范围之内,或会继续下去。其实,只要重新设计东铁计划路线,第一期先从巴生港口到关丹开始,几年后再视财力和需要,继续第二期的关丹至吉兰丹路线。不过,完成第一期的路线,就已经能够满足一帶一路的需要。如此一来,可以大大降低投资的成本。而且,东铁计划经济的效益,远远高于马新高铁计划。

取消马新高铁计划以后,除非还要落实其他大型工程计划,否则,今后多年,我们的GDP成长也许会大不如前。不过,民间不会受到影响,真正受影响的是大型基建公司,如水泥和建材制造和供应公司等。

首相任期制影响决策

其实,首相的任期可以影响政策。由于前朝政府没有任期限制,且无人敢于挑战,所以首相可以独断专横,无所顾忌地把重要的工程计划,任意推到2027年或以后,毫无在乎工程的完工时间,以及预算的支出。

其所要的目的,多数时候是想照顾朋党的利益,以及用此高额支出的工程,来推动肥肿和虚假的经济成长,以致最后国债高筑。即便是首相的继承人,也是同声同气。前朝的副首相凡事必须言听计从,稍有不同意见或者反抗,首相随即手起刀落,人头落地,这是人治的必然。

不过,希盟上台后,许诺首相任期上限为2届或10年。首相的第二任期,所有的重要决策,大多数时候都是经过共同协商才可以推行;否则,必然发生意见冲突,影响结盟和稳定政府的执政地位。

所以,看来终止马新高铁计划或许不是老马一个人的决策,而是受到背后若隐若现的影舞者所影响。首相任期限制可以约束决策的拟定,特别是要考虑到以后继承人的问题。

如果希盟政府继续推行马新高铁计划,国家的财政将会百孔千疮,5或10年后就没有人敢接首相的位子了。这种情况就好像某位伊斯兰党领袖所说,要自行评估一下,是否有能力在目前的情势下当首相了。同理,老马的接任者也不想发生这种事情,在事情变坏以前,将会积极的介入。

取消后的替代路径

马新高铁的票价一定比普通火车高出许多,如果通关速度缓慢,比如没有改善目前的双向通关检查,就不会增加成本和时间的效益。不过,如果在现有的轨道上,选择改用速度较快的新型火车,减少停靠次要的车站,好像台湾的火车系统,改进通关速度,那么,就算这种新型火车的速度不如马新高铁,也不至于相差太远。如此一来,新型火车所省下的工程费用,可能会有数百亿令吉。另外,由于票价便宜,会鼓励更多人愿意乘搭。

“马新高铁可以带动周边经济发展”的论调,到底是否属实,或仅是一种想当然尔的迷思?经济发展最后毕竟是依靠人口增长和消费高低所决定,而不是一厢情愿的信以为真,事实便是如此。否则,大马半岛现有的各个火车站已运转几十年,其周边的地方和城镇经济应该非常发达兴旺了。可是,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如今取消了马新高铁计划后,唯一要认输的就是那些在计划开始前,在高铁计划的周边各个停靠站狂买土地的财团和个人。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只恨当初太聪明和精于计算了。

暂无财力推大型计划

政府基于经济因素,取消马新高铁计划。国家目前欠了1兆令吉的内外债务,每年预算都是赤字,且已经维持了十多年,因此,政府委实没有财力再推行任何数千亿的大型发展计划。

除非政府未来的内外债,已经降低到理想的水平,每年财政预算可以取得平衡,不需要透过借贷取得财政收支平衡,而且还有盈余,那才是考虑从新启动马新高铁计划的时刻。

根据合约协议,政府一旦取消发展马新高铁计划,必须赔偿5亿令吉左右。虽然如此,相信希盟新政府可以精明理财,同时取得签约方的谅解,利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或是采取适当的安排,来对冲巨额的赔偿,未必真的需要使用真金白银。否则,正当国家经济面临困难之际,还要赔偿庞大的巨款,多少违反了亟需开源节流的方针。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