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检视民兴党百日新政

发表于  |  更新于

以Ubah Sabah为口号而上台执政之沙巴民兴党(Parti Warisan),100天来的成绩表现如何?作为老百姓的我们,何妨在此检视一番。

不过,首先我们必须认清,以100天的时间来评论一个政党的功过是不公平的。在54年沙巴盗贼统治的历史中,州政府更换过6次。在过往5次的政权轮替中,当选之政治人物,一朝政权到手,便会急不及待地有如盗贼般分脏战利品。

决心取缔偷木贼

其中,慕沙阿曼(Musa Aman)15年管治期间,他所批出之“特别伐木准证”,全部都是在政府森林保护地内偷木,沙巴原始森林就这样一片一片地消失掉。 如今,民兴党上台,各山岭间早已牛山濯濯,无木山可供瓜分了。

《沙巴非法伐木问题》一文所述,民兴党上台后与昔日盗贼政权不同处,首在木材政策方面。在首席部长沙菲益一声令下,冻结前朝慕沙阿曼政府所批发之10家持有“特别伐木执照”公司的伐木活动。

在过去数周内,执法特工队当场截获4万零160根未纳税之木桐,价值逾6000万元。过后,反贪局又顺藤摸瓜,搜查了山打根、斗湖、兰脑3大木业公司,取走了大批的文件。

这些公司,全是偷木贼的大本营。此次执法当局与往昔不同,而敢于捋虎须,并直捣黄龙追查,肯定乃奉旨行事,背后有了更大的靠山。否则,若是在过去,相关执法人员第二天便会遭到上级的调位处分。

类似事件在慕沙阿曼管治15年期间馨竹难书,所幸现在民兴党政府下定决心整顿,让一切非法勾当划下句点。

立意解决分层地契

另一可喜的现象,民兴党组成新政府后,各当选议员及部门首长,全都马不停蹄,立即投入工作。当选议员分别在本身选区内设立办事处,为民服务。

其中,尤以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赵占山巴贡(Jaujan Sambakong) 表现尤为特色。他除了宣称未来数年内将在沙巴兴建3万间可负担的房屋惠民外,更是立下决心,要动手解决长久以来的分层地契问题。他说到做到, 在短短的一、二个月内,就解决了亚庇太平洋商业中心业主们苦等了34年的分层地契问题。

众所周知,众多业主们,由于没有分层地契,面对诸多不便。例如房屋贷款、房屋管理公司按柜金及收费、水电费等。目前已有很多案例造成业主和房屋管理公司或发展商发生争执的事件。最近 1 Borneo管理层拖欠800余万电费未还遭到沙巴电力局割电,就是一例。

分层地契问题所涉及之政府部门为首长署土地税收单位、土地局、测量局。这些部门也常被公众认为是贪污极其严重部门之一。

在前朝政府时代,各方相互勾结,推诿责任。慕沙阿曼甚至公然在立法议会上说,这全是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不是政府的错。试想,若果真是法律条文不足或有漏洞,那历任州政府为何不及早进行修正,要人民花费几十年,甚至半个世纪苦等。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之所为吗?

在沙巴,通常一项房屋发展计划,必须经过市政厅、房屋控制局与州内阁三方的批准。程序过于繁多,容易有机会发生贪污舞弊事件。据悉,民兴党新政府有意今后全权交由市政厅去处理所有房地产事务,但另有其他政府部门加以监督之。

再说,现有法律条文并没有指定发展商申请分层地契的时限。故此,最理想的做法,就是仿效新加坡的规定,由发展商同时申请入伙纸和分层地契,一旦业主入伙时即可获得分层地契。

欲速批建筑商计划

此外,新政府有意今后促请有关部门,加速批准建筑商所提呈之发展计划。除打算修法外, 尽量简化手续,减少繁文缛节。

亚庇的实加玛商业区(Segama Complex) ,相信是沙巴最早没有分层地契的地区,业主们共用一张“牙兰”(Grant) ,非常不方便。

当杨德利轮值任沙巴首席部长时,曾应允尽速解决实加玛商业区的分层地契问题。遗憾的是,此事一拖又 22年。一位开口闭口为争取巴人利益的政客,竞然也虎头蛇尾,在有权有势时都做不到,夫复何言?看样子又要等候民兴党“新政府、新作风”来收拾这些烂摊子了。

必须指出的一点是,实加玛商业区落成至今已愈43年之久,比起太平洋商业中心还要早多10余年。但到今天为止,当地业主仍然引颈而望分层地契问题能够尽速解决。

除了上述实加玛商业区外,亚庇市区内大大小小的商业中心和公寓业主们,至少还有五、六十处尚未取得分层地契。看起来,土地测量局有必要成立一个特别工作小组(Special Task Force) 来处理这些累积达数十年之久的分层地契。

联手草拟促进旅游

除以上两项大动作外,州副首席部长兼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刘静芝,也积极与马来西亚旅游总会(Matta) 沙巴分会草拟多套旅游配套,以促进沙巴旅游业。这些旅游配套现尚未开始实施,人们尚无法检收其成果。

眼前沙巴游客以中国人居多,欧西人次之。传统旅游路线以攀登神山(Mt.Kinabalu)及西海岸诸海岛,以及东海岸仙本那(Semporna)之希巴旦岛(Sipadan)为主。游客们来到沙巴, 根本不能够深入了解沙巴州的风土人情,而沙巴其他各城镇,也未能从旅游业中分享到益处。

例如:内陆城镇、古达(Kudat)、古打毛律(Kota Belud)、山打根(Sandakan)、拿笃(Lahad Datu)及斗湖(Tawau)等地,压根儿都看不到外地游客的影子。更令人震惊者, 沙巴博物馆、毕达加斯(Pitagas)神山游击队纪念公园….等深具沙巴历史文物地点,并未包括入现有之旅游配套内。我们知道,许多国家对本国历史文物所在,都有明文规定旅行社必须遵守将之归入配套内。

沙巴因为54年的盗贼统治,天然资源被无良政客搜括殆尽,经过半世纪之久的糟蹋和蹂躏,人民日趋穷困。最令人愤瞒不平者,这些政客们只顾本身的荷包,以权谋私,大小通吃。对地方发展及公共设施,毫无贡献可言。

停水断电亟待改善

各项公共设施尚有待民兴党新政府关注及尽速改善。荦荦大者,如停水断电、道路交通、医疗卫生、街灯沟渠、扩建巴刹、食肆卫生、私烟摆卖、卫星厂播、网络缓慢、以及其他一些对沙巴不公平待遇者诸如沿海航运政策、码头附加税、油棕税、药品及燕窝贴纸标韱税、“土地之子”失地频频 、沙巴彩票加税等。

先谈全沙巴人咒骂了半个世纪的停水断电问题,现在只能寄望民兴党政府能在其任期内一劳永逸地彻底解决之。水务局是属于州政府所管辖者,贪污严重,去年全州13名县级工程师与水务局正副总监,全部因涉及贪污遭反贪局逮捕。对此一陷入瘫痪之部门,极待全盘整顿, 急不容缓。

电力局方面,根据联邦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最近访沙巴后指出,沙巴电供面对大问题,除非政府能在未来6个月内决定可行方案,方有望解决沙巴电力问题。

原因是沙巴产电成本高昂,偷电猖獗,电供的流失率高。而前朝政府极力宣扬之“西电东输”( 注:即把目前西海岸拥有61%储备电力,输往尚缺电力33%之东海岸地区。) , 也未见到预期的效果。

在过去,电力局极力鼓励设立私人发电厂,建成后由电力局向这些私人发电厂购电,再转售予消费者。这类迭床架屋的扩展计划,除了令人猜疑旨在寻租外,实在是令人不明其所以然?

未有一家专科医院

沙巴道路交通问题日趋严重,走遍全州,压根儿没有一条好路。情况演变到今天,已不是修补道路就可解决的问题,而是必须耗重资全部加以重建。如果本地承包商无能力兴建合乎标准的道路,何妨求助于外国公司或与外资联营,有如亚庇修建天桥工程那样。诚然, 本地人的利益优先, 必须加以维护。但过份的拐杖政策,有损公众利益。举例说,往往修补一小段道路,本地承包商经年无法竣工。斗湖飞机场道路的修补工程,就是众人皆知的事件。

医疗卫生是眼前最受人诟病的课题之一。不单是医疗设备不足,药物供应短缺,而且庸医充斥,冗员过多。相反的情况, 州内医院不是完全没有,就是严重缺乏专科医生。虽经11个大马发展计划,沙巴迄今未建成一间专科医院。最近更爆出前朝政府在官商勾结下,每年垄断了沙巴至少10亿令吉之药物供应。

再说,过去的联邦卫生部长,也极少到沙巴来视察。前朝政府只会在大选来临时,才会以兴建专科医院作为诱饵,骗取人民投其一票。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在第14届大选时,前首相曾向山打根选民许诺,若国阵胜出将扩建山打根机场和兴建一间专科医院。

沙巴各县市街灯,多半是殖民地时代留下的,半世纪中绝少有所增添。因此,驾驶人不但面对烂路和交通紊乱问题,还要面对夜晚照明不足之苦。在此情况下,不时发生交通意外, 乃是家常便饭的事。

沙巴各县市之巴刹,藏污纳垢,拥剂不堪。由于市议会管理上的无能,卫生环境极其差劣, 简值就有如一个难民区。再者,由于人口逐年增加,各住宅区极须分建巴刹以利市民。以亚庇为例,富源及美丽华处街道狭窄,权充巴刹已有相当时日了。希望该处之州议员能设法改善之。

其他如沙巴餐馆、大排档等食肆卫生情况也极之差劣。事实上,人们根本看不到有卫生督察巡逻管制,一些缺嘴茶杯、破旧、或变色的碗筷, 照样派上用场。而厨房及煮食环境, 脏乱不堪。不是油烟满布,就是污水遍地。苍蝇满天飞,老鼠成群跑。卫生环境极待关注及改善。

严待贩卖私烟问题

沙巴各县城是贩卖私烟者的天堂,数十年来,走私香烟极为猖獗。街头巷尾公开兜售走私香烟,已是公开的秘密。主要原因是背后有权势人物撑腰,由军警及税务人员包庇,情况复什。正如沙巴非法偷木一样,幕后老板搭通天地线,想要取缔不易,根绝更难。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509改朝换代后,街头公然售卖香烟者为了暂避风头,早已不知去向。但由于私烟市场广大,连军警人员及贩夫走卒,全是私烟消费者。只是局外人不知彼等如今藏身何处而已。

说到卫星厂播,乃东马特有的现象。原因是前朝政府为维护其朋党公司Astro利益,不肯开放天空,并制定广播条例,规定卫星碟尺寸不能超过1尺的大小。可是在沙劳越和沙巴,因地理环境关系,人们多安装大耳朵卫星广播,尤其是沙劳越最为普遍。虽抵触法令,当局也网开一面。

数十年来,Astro专利独霸市场,不但收费昂贵,而且广播质素差劣。例如下雨天停播、片集全是陈年的旧片等,观众啧有烦言。如今,随著科技的进步,人民逐渐转用TV Box 免费观看全世界节目,不再受制于Astro专利的广播了。职是之故,相关法令早已过时,有待修正。

土地之子失去土地

谈到沙巴 “土地之子”(Son of the Soil)失地问题,其中面对最大困境者为嘉杜族(Kadazan-Dusun)。彼等祖宗所遗留下来作为栖身之所的土地都遭到了掠夺。

根据较早前公正党江汉明律师所揭露,由2008年至今,全沙巴18个县属共有3万2352名原住民面对土著习俗地遭掠夺案件。嘉杜族群已快到了山穷水尽,穷无立锥之地的地步。不知道代表彼等权益之议员们为何不挺身而出?反要由一名律师代劳。

必须指出的一奌是,上述统计数字,并不包括2007年之前和大马成立后的数字。据说,整个沙巴土地,现在大约掌控在20个西马大财团手中。沙巴“土地之子” ,如今成为失地人。更加值得注意者,嘉杜族失地案件,在慕沙阿曼州政府时期特列多。

在沙巴博彩和购买福利彩票要附加销售税(SST) ,数十年来如此。这点很令沙巴人不满, 因为在西马就不必还附加税。为何大家同在一个国度里有所不同?更重要的是,数十年来到底这笔钱有否进入国库?实在是令人怀疑不已。希望不久会有沙巴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出数十年来,沙巴人在盗贼统治下所遭到之不平待遇。

最后略提一下沿海航运政策、码头附加税、油棕税、药品及燕窝贴纸标韱税等。这些都是横加于沙巴人民头上的税务,也是造成沙巴物价比西马昂贵的元凶。前朝盗贼政府,也曾顺应人民诉求,开会探讨,但由于涉及各方利益太大,最终不了了之。这些不公平的税收,现只有盼望民兴党新政府百日后大刀阔斧加以整顿之。

总之,一句话:“在过去54年中,沙巴州内发展形同牛步.” 原因正如上述。现在换了新政府,正是千头万绪,百废待举。老百姓殷切期待民兴党政府, 能够尽快在短期内,拨乱反正,收拾前朝政府的烂摊子,并取缔州内所有牛鬼蛇神, 然后推出惠民政策,造福全民, 天佑沙巴!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