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沙巴人需要团结党吗?

bernhan  |  发表于

团结党这个“巫统3.0”重复巫统2.0东渡沙巴的戏码。就在情人节之后,所有的甜言蜜语结束了。出尔反尔的团结党推翻不会东渡沙巴的“承诺”,宣称需要加强沙巴民兴党为首的政府。

新年返乡,目睹左邻右舍,那些国阵过去忠实的支持者,在变天后投入沙巴民兴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怀抱。虽然他们没有被委以村长、族长、甲必丹或是县市议员的职位,但是那一张张不知羞耻的笑脸,实在让人汗颜。

有的看起来很有骨气,其实另有打算,确定慕沙阿曼无法回锅当首长后,主张让团结党东渡。说穿了,就是过去和民兴党有过节,被民兴党拒绝,於是想出了重演“巫统东渡”的戏码。有的过去口口声声说为了沙巴的自主权,现在也变脸,积极拿着首相亲笔签名的党员证明书,到茶餐室去炫耀,广招党员。

这些人并非毫无原则,他们的原则就是钱。这些人并非不务正业,他们的职业是“政治工作者”,拍马屁、靠关系、不劳而食。这些人看起来不足挂齿,但正是他们需要依靠地方领袖找吃,而频频鼓吹“老板”跳槽。

分裂了沙巴团结党,所向无敌的沙巴巫统已经四分五裂。选前的沙菲益派分裂成沙巴民兴党;选后等不及慕沙回锅的,跳去民兴党等执政党;确定慕沙无法回锅的,积极拉拢团结党。沙巴巫统虽只剩下邦莫达一位国会议员,但党产却不少。看起来为了理想而战的,还有前外交部长阿尼法,正积极筹备为了《马来西亚协定》而战的新党。

就政党理念而言,团结党和沙巴巫统相差不远。沙巴巫统早已在90年代初脱离“纯马来人”和“纯穆斯林”的形象;只要是土著,非马来人的非穆斯林也能入党。民兴党则是复制70年代人民党(BERJAYA)的路线,党籍不分宗教种族,但仍拥护土著和伊斯兰为先的价值。

沙巴人在日常生活中,早已突破种族和宗教的框框。目前执政的民兴党、行动党和公正党,都是多元族群的政党。那么,我们为何还需要一个种族主义的政党呢?团结党东渡沙巴,在外在内,必须与沙巴巫统和民兴党竞争。除非团结党能在执政方针提出新的论述,要不然,它最大的优势,就是联邦执政资源的掌握与分配了。

由此可见,会加入团结党的,是被民兴党等政党拒绝的“巫统背叛者”。他们成为区部干部,只求个人口袋饱满。如此的政党,仍值得支持吗?

选民无法立刻阻止任何一个政党开设区部,但有必要提醒身边的亲友,须冷待、不出席这些政党的活动,透过媒体发声,用选票好好教训这群贪得无厌的政客。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