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来函

爪夷文列趣味教学就不必考试?

方佳仑

更新: 2019/8/13 3:16 凌晨

《星洲日报》率先报导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课题,以还原真相,随后引起各界舆论。笔者前文已详述,教育课程发展司所编写的爪夷书法课的内容和学习标准、落实的困难,以及将引发师资等问题。

政府一再保证,由于爪夷书法课作为趣味教学的内容,因此将不会被列为考试范围。其中,教育部长马智礼于8月8日强调,教育部将会以“选择性”或“选修科”的方式施行;并赋权教师根据创意而决定教学方式,同时也没有进行评估或考试。

不过,根据过往事例,教育部的保证令人难以信服。譬如,小学标准课程(KSSR)在2011年落实,并在2016年首度举行以此课程为基础的小学检定考试(UPSR)。不料,那一年的华文科考试却以趣味语文《唐诗》出题(见下图第21题),引起华文教师哗然。

教师无法苟同将趣味语文列为出题范围,事因他们在接受培训时,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屡次强调,趣味语文不能作为评估或考试教材,可是却在2016年破例。

事过两年后,国小四年级的马来文《课程与评估标准》(第39页)也提到, "趣味语文可以根据教学需要,通过听说、阅读和书写等技能作出评估”。换言之,趣味语文包括爪夷书法艺术,可以根据教学需要而列为评估范围。这显得教育部的保证诚信不足,同时不禁令人怀疑他们是在讲一套,做一套。

教育部的缓兵之计

教育部的前后官方声明和新闻发布会,以及副部长张念群事后在其个人面子书专页贴文,以及其同僚的诠释或背书,再度引起各界舆论、反对和声讨,质疑教育部的声明有所出入。尤其是与董教总和十二团体对话后的声明。

对于教育部是否会接纳,以华基教育团体,如董总、教总及全国华小校长职工会等,参与课程发展司《课程标准与评估》编委会,教育部也没有作出正面回应,顾左右而言他。

各地华团和华小三机构,也开始陆陆续续,展开纠察和抗议行动,纷纷发表言论,作出反对。相信这场风波,还会继续延续,暂时不会平息。教育部是否还会发出另一轮声明,也不足为奇。

笔者认为,教育部的声明,纯属缓兵之计,存有矛盾和敷衍之意;而且说明也不明朗化,没有清楚阐明应该如何施行。至于教育部所声称的各种改良因素,目前也还没有一个定案。

落实前仍需完成程序

《课程标准与评估》已阐明,爪夷书法艺术着重于认识、辨别和读出单字母,并根据爪夷书法艺术的成语,呈现于文体等元素。不过,课程的确实方案最终还是必须参考教育部课程发展司的修正版本,才能看出修正方案。

根据规定,课程发展司必须召开《课程标准与评估》编委会,针对主要的内容标准和学习标准作出修改。随后,教育部课本局(Biro Buku Teks)编委必须根据课程发展司所发布的修正版本,编写和设计课本教材。接着,教师则会根据修正版的《课程标准与评估》和课本,诠释和“创意”策划教学活动,指导学生以达至教学目标。

至于赋予教师自主权选择性教学,或创意教学爪夷书法艺术一事,则有待教育部日间学校管理组(Bahagian Pengurusan Sekolah Harian)的总监,或全国教育总监(Ketua Pengarah Pendidikan Malaysia),发出教育专业通令(Surat Pekeliling Ikhtisas)作出进一步指示。

2011年2月,教育部在全国华小调派不谙双语教师教导马来文,引起华社反弹,极力反对。时任副教育部长魏家祥争取之下,全国教师总监与2010年12月09日补发一份教育专业通令(SPI Bil.17/2010),阐明国民型小学如华小和泰小,必须由谙双语教师教导,有关课题才获得平息。

教育部明年要如何在国民型小学落实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介绍爪夷书法艺术?综上所述,教育部必须与属下各有关部门详细讨论和协商,拟定出确实方案后,才能给大家一个明确的定案。

因此,教育部现阶段的发言皆为言之过早。热爱和捍卫华文教育的华淡教育组织、社团、朝野政党还在继续监督、关注和观望。教育部的下一步进展将会如何,大家拭目以待吧。


方佳仑,修读教育领导者专业资格文凭,教育行政管理学士,服务教育界36年。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