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香港动荡”作为大马民主发展的借鉴

黄楷霖 发表于

香港动荡至今已有四个月之久,反对与支持的声浪不断在社交媒体上来回抨击,而这原本只属于中国与香港之间的政治难题,顿时也成为了全世界人所关注的时事。无论如何,从原本理性、和平的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已逐渐演变成一种无法收拾的动荡时代。 “时代革命、光复香港”——一个震撼且矛盾的口号顿时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抗争口号。

其实,动荡至今,身边不乏一些担忧的声音如“香港好乱”、“乱打人”、“说中文会被打”等各种说辞,但实际上,香港并不完全处于一种完全失控的状态。那些所谓的激进示威者或另称“暴徒”,实际上都是针对指定的政府部门、警局和一些亲中产业进行破坏和抗议。

对于旅者或当地人而言,只要不经过那些示威场所,你还是可以依旧安心地旅游,而上班族亦可以放心工作。我必须公平坦诚地指出,激进示威者是有针对性地进行破坏,而非盲目作出违法事件,只要没有挑衅行为,一切都没事。但,作为一名遵守法治的我是不认同这些事情,哪怕是“针对性、目的性”的破坏。

“民主”是一个很模糊的东西,正当大多记者或文人为香港所谓的抗争挂上“伟大革命”色彩时,他们和示威者有没有在乎过其它不同声音群体?我认为若(如果)把200万人走上街的行为美化成几乎成绝对“民意”,而政府则必须下台,那试问这世界上有多少个政府需要倒台?

我们都几乎可以认为,短视且媚俗的民粹主义是如今社会普遍出现的状况和反应。在布莱恩卡普兰(Bryan Caplan)撰著的《理性选民的神话》一书中,其中一段话如此形容这种民粹主义的群体:“肆意中断意念,拒绝思考——不是盲目,而是拒绝看懂;不是无知,而是拒绝懂事”。有心政客会强化甚至煽动民粹主义群体进化成“狂热分子”。狂热分子往往基于情绪而接纳含糊其词的意见,并让偏好凌驾于社会核心价值,同时让这种情绪或意识形态腐化思想,以满足这份喜好或狂热幻想的简单方法。

我理解“自由”一直以来都是民主制度国家的核心价值,但民主的核心价值除了“个人自由”还包括“他者自由”,这意味着民主制度的国家是可以包容不一样的言论,包括了少数民族、少数群体的个人见解与意见。可遗憾的是,稍微有立场的媒体都会特意丑化另一把声音,继续分化民族或大众。若追求“民主”的最终下场只剩下“分化”,那这种民主我情愿放弃。

此外,有立场的媒体可以第一时间传播消息,但也可以让你愚蠢,《经度与态度》(Longitudes and Attitudes)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曾反映“网络可以让你变得更聪明,但不会让你更精明” ,更何况是这些带有色彩、立场的新闻媒体?我认为读者应该合理分析与比较,而不是选择性信任。

有时候,“私了”成了这些示威者的普遍行为,一些路人或私人产业成了攻击对象,可毕竟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你有权“诉求民主”,他者亦有权选择“爱国”。无可否认,以共产主义为核心价值的中国政府在“民主”与“自由”上,仍然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提升与进步,因而香港人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世界本无绝对优势的政治体系,而最好的改变便是自我充实,并投身实践于相关领域进行改革,而不是恶劣的鄙视、言论攻击和人身攻击。难道这就是我们所追去的民主吗?我热爱民主、更向往自由,但若以自身欲望去伤害别人,那便是和“民主”背道而驰。香港一事谈不上是马来西亚人的事却值得我们慎思,并为我们追求完善民主提供了最佳借鉴。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