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一个霹雳两位议长两场议会<br>西华古玛议长袍遭警员抢走

当今大马团队

更新: 2019/2/1 10:44 上午

滚动报道

NONE 今早复会的第二季霹州议会虽然遭到有关当局以空前严密的方式加以掌控,但是却仍然上演“两位议长”及“两个议会”的双包局面。

除了警方严阵以待之外,国阵议长甘尼申也三令五申,禁止议员及媒体记者携带相机、手机进入议会厅,甚至一度设下禁令不准上网及更新部落格。

民联议员控诉遭粗暴殴打

集体步行进入议会厅的民联州议员,却投诉在进入议会厅的过程中,遭到警员多次阻拦及粗暴对待,其中数名州议员更控诉惨遭警员殴打。

NONE 原任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则指控警员强行抢走了他的议长帽和长袍。

国阵在混乱中通过预算案

虽然如此,民联州议员却趁着国阵议长甘尼申宣布议会休息期间,当着甘尼申的面,在议会厅内自行举行一场“议会中的议会”,导致今日的州议会再次上演“双包”的戏码。

被甘尼申占据了议长座位的西华古玛,不得不坐在本身端洛区州议席的座位上召开州议会。在民联宣布休会之后,国阵却在一片混乱之中通过了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

铁丝路障封锁,庭令侍候

较早前,警方一早已经部署铁丝网及路障封锁了霹州政府大厦,现场驻守的警员超过了百人。霹州议会厅正坐落在霹州政府大厦内。

镇暴队卡车及水炮车则驻守在霹州政府大厦的后门处。警方也在昨日申请庭令禁止在霹州政府大厦50米范围内举行集会。

不准上网禁令抗议后撤销

欲进入议会厅采访的媒体记者,也受到滴水不漏的严密检查。相机、电脑及手机皆列入禁止携带的范围。

更令人惊愕的是,告示牌上竟注明议会厅内禁止上网及更新部落格。不过在经过一番抗议之后,张贴这项禁令的告示牌已经被撤走。

NONE 中午12.50: 赞比里(右图)提呈动议,要求无限期展延霹州议会,并获得国阵行政议员哈米达复议,结果获得一致通过。

中午12.45: 民联州议员回返行动党总部举行短暂会议,他们将在下午1点半再次举行新闻发布会,然后前往警察局报案。

中午12.37:

在记者会结束后,民联州议员一起离开州政府大厦。

中午12.15: 民联州议员在州政府大厦图书馆举行新闻发布会后,西华古玛解释,民联的州议会通过了3个动议:

1)在调查霹州瓜拉米棚吊桥断裂意外期间,冻结所有国民服务训练等活动。

2)针对政府总稽查报告赞许民联州政府的出色表现。

3)遴选前公正党霹雳州主席奥斯曼阿都拉曼出任上议员。

此外,西华古玛也申诉,他在州政府大厦停车场准备进入大厦之前,遭到大约50名警员粗暴对待,强行夺走其议长袍。

NONE 他也出示一块遭到撕破的布碎,“连这么厚的长袍都撕破,试想想他们有多粗暴”。

尼查也帮腔表示,西华古玛的性命受到威胁,并且敦促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为此引咎辞职。

他强调,由于甘尼申是非法州议长,因此整个州议会是不合法的,“他们今日全面埋葬霹雳州的民主。”

早上11.47: 在西华古玛宣布休会后,民联州议员离开议会厅,只剩下国阵议员留在议会厅内,并在一片混乱的情况之下通过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

早上11.46:

国阵州议员正在对预算案的各个项目投票,在国阵州议员高呼“同意”之际,民联州议员也大声呼叫反击。

早上11.44:

赞比里起身演讲,但是却遭到民联州议员高呼“海盗”!

早上11.35:

一名国阵州议员要求甘尼申惩罚民联的州议员。

NONE 早上11.32: 民联原任行政议员倪可敏(右图)透过手机短讯通知记者,他於10点20分在进入议会厅时,遭到一位名叫凯鲁的警员袭击下体。倪可敏将在州议会结束后,前往怡保警察总部报警。

早上11.30: 每次甘尼申开声时,都会遭到民联州议员大声讥讽,但是甘尼申仍我行我素,丝毫不给予理会。

除了甘尼申在台上议长席主持州议会,台下的西华古玛也在反对党座位上,进行民联自身的州议会,导致一个议会厅内上演““两位议长”及“两场议会”的局面。

早上11.20: 当甘尼申宣布复会时,民联州议员发出许多噪声,并且不停地讥笑甘尼申,导致麦克风被关上。

民联州议员一直讽刺说,“非法的议长请离开”。

甘尼申过后作出反击,促请所有州议员遵守议会厅礼仪,否则他将被迫采取行动。

早上11.05:

西华古玛宣布州议会休会。

早上11点: 有鉴于霹州瓜拉米棚吊桥断裂意外,尼查提呈动议,要求当局在调查期间冻结所有国民服务训练营和其他户外活动。这项动议获得所有的民联州议员一致通过。

尼查跟着发表演说,回应2008年总稽查司报告,并赞许民联州政府做得很好。

早上10.55: 在州政府大厦外,警方把大约80名民联支持者驱逐到黄色警戒线外。虽然支持者们不得不遵守警方的命令,但是他们却不停地揶揄警方。

一些支持者甚至嘲讽说,“一个马来西亚,两个霹雳州,三只青蛙”。

早上10.45: 坐在本身端洛区州议席座位上的西华古玛,宣布正式召开民联本身的州议会。他甚至要求在场的州议员为霹州瓜拉米棚吊桥断裂意外进行一分钟默哀,导致一些国阵议员大声揶揄道:“刚才已经做过了”。

但是西华古玛和其他民联州议员却反击说,“那是非法议长做的”。

虽然西华古玛谕令原任州务大臣尼查发表演讲,但是后者的麦克风却不知何故没有被开启。

尽管甘尼申一直都坐在本身的议长席上,但是他却默不作声的观看民联自行召开州议会。

其他国阵议员也完全不理会正在进行当中的“民联州议会”,甚至还走来走去,毫无忌惮地大声说话,似乎当民联议员“透明”。

NONE 早上10.35: 民联州议长西华古玛入座在野党的座位。

公正党迪遮州议员郑立慷则率先开麦喊话,“非法议长,请离开议会厅”。

不过一直呆坐在议长座上,担心遭到西华古玛“夺位”的国阵议长甘尼申却告诉民联州议员,州议会已经被展延至早上11点半。

不过,民联州议员并不愿多加理会,反而自行入座。

行动党文冬州议员西华苏巴马廉也批评甘尼申是非法的议长,并要求后者离开议长座位,惟其麦克风却被关闭。

而在西华苏巴马廉说到精彩处,民联州议员还不停拍桌打气。当西华苏巴马廉发表长篇大论演说时,甘尼申只是斜坐着,左手摸着下巴静静聆听,但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早上10.20 :在附加供应法令提呈之后,甘尼申宣布休会。民联议员在进入议会厅的检查站前,大声炮轰遭到警员殴打。

只见西华古玛身上仅剩下里层的议长衬衫,但是却被夺走了议长帽及议长袍。

仍未入座的民联议员开始大声奚落国阵议长甘尼申,“哇!非法议长拥有许多保镖。”及“哇!甘尼申应该身穿莎里(奚落他身穿议长袍)会更好。”

早上10.15: 国阵州务大臣赞比里开始提呈预算案,仍然不见民联州议员的踪影。

NONE 西华古玛在州议员梁美明的陪伴下,突然走出州政府大厦,这次他身上的议长袍已经被警员夺走了(右图)。

他指控警员在州政府大厦内强行夺走其议长袍,并在混乱过程中殴打了数名民联州议员。

早上10.07 :尼查召开记者会指控警员阻止民联州议员进入议会厅。

他告诉媒体,“他们甚至阻止我们进入电梯。”

西华古玛也声称,一位名叫巴拉的警员甚至试图抢夺其宋谷及议长袍,但是却无功而返。 所有的民联议员在记者会后,又拉队进入州政府大厦。

早上10.03 :让人惊讶的是,已进入霹州政府大厦范围的民联议员突然戏剧性集体离开州政府大厦。预料他们将召开一场记者会说明。

霹州议会已经正式复会,目前正在进行祈祷仪式。

早上10.05: 在议会正式开始之后,甘尼申作出几项宣布,强调所有州议员不准使用录影设备及手机,而议会警卫有权充公违反禁令的议员的设备。

NONE 他也解释说,增加议会警卫(记者肉眼目击议会现场内有22人)是为了避免507霹州议会所发生的朝野争夺议长椅子而爆发的武斗事件再次重复(右图)。

霹州议会也为金宝吊桥悲剧进行默哀。

不过仍然不见民联州议员步入议会厅的踪影。

早上9.50 所有的民联议员包括民联大臣尼查、西华古玛及原任高级行政议员倪可汉安然,穿过两个警方路障后进入霹州政府大厦,没有遭到阻挠。

不过国阵议长甘尼申一早已经安坐在议长椅子上,周围并获得大约20名身穿制服的人士驻守保护。

民联议员的座位仍然空着,但是国阵议员的座位却已经坐满了。

早上9.45 :民联州议员开始从霹州政府大厦附近的霹州行动党总部,集体步行到霹州议会厅。民联议长西华古玛则身穿议长袍。

较早前民州议员倪可汉及苏建祥曾尝试乘搭汽车进入州政府大厦,不过却遭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