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新闻
国防部否认曾付潜水艇佣金<br>只支付阿都拉萨公司协调费

“鲉鱼型”潜水艇交易掀起争议近4年后,国防部今日郑重否认,曾经向任何单位付出佣金。国防部长阿末扎希指出,政府完全是根据合约条款,向法国及西班牙军火商购买潜水艇,至于本地的Perimekar有限公司,则只征收“协调服务费”。

阿末扎希是在一份国会书面回答中,否认政府曾在购买两艘“鲉鱼型”潜水艇(Scorpene)的交易中,向任何单位支付佣金。

“政府是根据合约付款,即向法国DCNS公司及西班牙Navantia公司支付建造潜艇费用,以及向Perimekar有限公司支付协调服务费。”

纳吉是时任国防部长

Perimekar有限公司的拥有人,是首相纳吉的亲信阿都拉萨。阿都拉萨也是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的第三被告,目前已因唆使谋杀罪名不成立而获释。

政府是在2002年敲定购买两艘“鲉鱼型”潜水艇的交易,纳吉是当时的国防部长。

潜艇军购的佣金课题是在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曝光后浮现,坊间传闻,阿旦杜亚是潜艇军购案中,代表马来西亚的翻译员。其后她到大马企图向阿都拉萨收取佣金,却不幸遭人谋杀。

阿都拉萨和两名特警后来被控谋杀阿旦杜雅,但是法庭最后宣判阿都拉萨表罪不成立,无罪释放。不过,另两名特警被定罪,处以死刑。

促仿效台湾索回佣金

阿末扎希是针对回教党道北国会议员卡马鲁丁(Kamarudin Jaffar)的提问,以一段声明做出简短回答。

卡玛鲁丁查化是询问国防部,会否效仿台湾国民党政府的做法,向法国军火商索回佣金。

卡玛鲁丁所指的,是台湾90年代所爆发的 拉法叶战舰军购 弊案。台湾是在弊案层层曝光后,通过法律途径向法国索回佣金。

交易总额或近73亿

azlan 国防部前日已经公布 “鲉鱼型”潜水艇 的交易总额,即达到惊人的13亿4100万欧元,或近等于马币67亿令吉。在野党更质疑,交易将继续膨胀到至少73亿令吉。

国防部指出,为了采购这两艘潜水艇,政府共向法国DCNS公司及西班牙Navantia公司,支付9亿6915万欧元。

此外,国防部也支付Perimekar有限公司1亿1496万欧元,作为“协调与支援服务”费用。

质疑协调费就是佣金

不过,人民公正党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却质疑,所谓的“协调服务费”,其实就是交易的佣金。

他认为,政府是基于军购弊案引发争议后,才改口指政府从未缴付佣金给任何单位。

他引述2006年12月6日的国会会议记录,证明时任国防部副部长再纳阿比丁,曾经在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的逼问下,承认确实有佣金的存在。

“不过,再纳当时指佣金不涉及大马政府,只是法国与Perimekar公司之间的事情。他还说,这是愿买愿卖(willing buyer, willing seller)的交易。”

高过市价购导弹鱼雷

azlan 蔡添强也质疑,政府以高过市价的价格,购买70枚潜水艇导弹及鱼雷。

我国政府所购的导弹,是Exocet SM-39及Black Shark Heavyweight鱼雷。据国防部的书面回答,70枚导弹共耗资2亿1926万5000欧元。

由于国防部的书面回答并没提供每枚导弹的价格,蔡添强唯有以2亿1926万5000欧元的总额,除以70枚导弹,获知每枚导弹平均约值300万欧元。

“若根据马币兑欧元汇率,这意味着,我们每发射一枚潜艇导弹或鱼雷,就没有了1200万令吉。”

蔡添强说,印尼军方早前也曾计划购买同类型的Exocet导弹,不过每枚导弹只是值100万美元左右。

“由于这个价格太贵,印尼后来打消原意,转而采购中国制造的C-802A导弹,每枚约值50万美元,但威力却相差无几。”

称潜艇演习被迫取消

蔡添强也指称,根据大马海军网站的资料,两艘“鲉鱼型”潜水艇本应参与今年5月的海事演习,并发射5枚鱼雷,唯由于第二艘潜艇及导弹至今未运抵大马,潜艇演习已被迫取消。

第一艘潜艇即是早前不能潜海的“KD东姑阿都拉曼号”,至于第二艘潜艇则名为“KD敦拉萨号”。

蔡添强宣称,我国本应在去年,即接收第二艘潜艇及最后一批的导弹和鱼雷,但如今只有一艘潜水艇。

他说,若现在发生战争,我国潜水艇出航后,也没有任何导弹和鱼雷,完全没作战能力。

部长:潜艇没有迟抵

不过,针对在野党的说法,阿末扎希较后在国会走廊受到《当今大马》追询时,矢口否认第二艘潜水艇及导弹延迟运抵。

“没有,没有延迟,第二艘潜水艇本来就订在今年7月2日,运抵霹雳的红土坎(Lumut)。”

他补充,按照一般的程序,潜水艇都在抵达目的地后,才安装导弹及鱼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