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万人黄潮雨中上街突破七月围城<br>警方催泪弹水炮镇压捕1667人

发表于  |  更新于

滚动报道

NONE 为了推动选举改革,数以万计的净选盟2.0支持者今日成功突破警方的封城令,抵达吉隆坡市中心举办集会。虽然警方在这场集会总共逮捕1667人,但是逾万名净选盟支持者一度在富都车站前成功会合,声势浩大。

《当今大马》共有10余名记者在现场采访,但由于净选盟支持者分散在城内各地点集合,而且不断遭到警方以水炮与催泪弹驱散,因此无法全面预测市中心到底有多少名净选盟集会者。

NONE 记者只能根据富都车站与马银行(Maybank)总部大厦前的敦拉萨路会合人潮,估计最高峰时期共有超过1万人。

然而,在这1万人于敦拉萨路会合的同一时间,城内还有数股人潮在其他地方集会,包括估计默迪卡体育馆外的3000余人。

净选盟估计整场集会共有超过5万人参与,但警方的数据则缩小10倍,估计只有5、6000人。

NONE 根据记者观察,集会人潮由多元种族所组成,以马来人与华人居多,加上少数的印度人。集会者大多是年轻人,特别是参与集会的华裔,穿着朝气与青春,似乎都是“面子书世代”。

这次的华裔人潮之多,也让不少观察者与媒体意外,一举打破了华人“怕死”(Kiasi)与政治冷感的一般印象,特别是土著权威组织此前曾对华社多番警告。

NONE 虽然土权与巫青团早前放话要与净选盟一较高低,但这场万众瞩目的709集会没有出现三方对撞,只有数以万计的净选盟支持者,与镇暴队的水炮车、催泪弹与强大武力对抗。

巫青团在团长凯里的领导下,只有大约500人在“非禁区”的武吉免登游行,不过很快就被警方所逮捕。

至于一早摆出姿势的土权,仅有大约20人在蒂蒂旺沙公园附近“溜达”。记者也没有发现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的踪影。依布拉欣之前已经表示,本身将会遵守警方获得的庭令,不会到集会现场。

NONE 一早抵达现场的净选盟支持者是在中午12点半开始陆续现身,过后在镇暴队的武力驱散下且战且退,一直到下午4点半左右才陆续解散。

在大约下午2点后,天开始下起豪雨,但却浇不熄集会者热情,反而稍缓镇暴队催泪弹对集会者的冲击。

净选盟集会者主要是在茨场街、中央艺术坊、占美回教堂、富都集合。这4股人潮一度在富都车站附近会合,但随即又被镇暴队驱散。

镇暴队在驱散过程中,甚至向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发射水炮及催泪弹,以驱散躲在这两家医院停车场的人潮。这两家医院都是座落于富都车站的对面。

NONE 不过,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马,已经否认了警方曾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

警方的强硬武力手段,也在驱散富都车站人潮时,尽显无遗。记者目击,不少集会者被警方粗暴逮捕,其中一人头破血流,也有一人大腿骨折。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饱受催泪弹与水炮车之苦,有者更在慌乱中,与集会者一起躲到路旁的酒店或店屋“避难”。

NONE 在警方驱散富都车站的集会者过程中,一小批集会者也离开大队,往目的地默迪卡体育馆前进,并与原本就聚集在那的3000余名人潮会合,形成大约4、5000人的人潮。

不过,警方早已封锁默迪卡体育馆的入口,导致这批集会者“望门兴叹”。

NONE 几乎在同一时间,国家文学家沙末沙益也率领净选盟委员前往国家皇宫提呈备忘录,但在距离皇宫200里处被警方阻拦。警方公布数据,截至傍晚6点40分,共有1667人被捕,包括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回教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两名回教党副主席沙拉胡丁与玛夫兹、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与巫青团长凯里等。

但是安美嘉及哈迪已经率先获得释放,预料所有被扣者将在今晚全部获释。

【点击观看图片辑】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NONE 晚上7点10分: 警方在 面子书 公布,截至傍晚6点40分,共有1667人被捕,其中151名女性和16名孩童。

傍晚6点45分: 吉隆坡警察总部 ,安美嘉已经获得释放。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邱震华表示,警方将在完成调查后决定,是否对付她。

傍晚6点半: 警方公布最后数据,今日共逮捕1401名集会者,包括13名小孩。警方估计今日净选盟集会者人数介于5千至6千人。

NONE 下午5点半: 警方在 面子书 宣布,截至下午3点半,警方共逮捕924人,其中49名女性。

下午5点: 各地人潮已经逐步解散。

下午4点46分: 根据人在 警察训练中心 的律师法蒂雅透露,警方根据刑事程序法典28(a)(8),拒绝让被扣留在该中心的大约1000名扣留者获得律师的援助。

下午4点45分: 同善医院 外,人权委员会委员莫哈末沙尼谴责当局,以傲慢的手段处理集会,因为警方没有尊重人民的集会权利,并且不顾公众安危,向医院范围内发射催泪弹。

询及平民百姓要如何回应当局的滥权,他认为,人民应该选择能够保护他们权利的代议士。

NONE 下午4点15分: 吉隆坡中环广场,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及回教党副总秘书赛阿兹曼召开记者会,谴责警方暴力驱散群众,并逮捕多名净选盟领袖,更导致多人受伤。

回教党向警方发出最后通牒,若不在24小时内释放党主席哈迪阿旺,该党将会发动一百万名党员前往武吉安曼警察总部抗议。

下午4点10分: 警方宣布被捕的领袖名单及被逮捕的地方:玛夫兹、沙拉胡丁、傅芝雅、蔡添强、安美嘉、哈迪阿旺(全在吉隆坡中环广场被捕)、莫哈末沙布(马哈美鲁路)和阿兹拉欣(武吉免登)。

下午4点: 国家文学家沙末沙益率领净选盟委员,包括人民之声总监阿鲁姆根及大约20人前往国家皇宫提呈备忘录。但在距离皇宫200里处,却被警方阻拦。

他们尝试与警方谈判,以允许进入国家皇宫。但是警方却坚决不肯让步,并透过播音器不断要求他们解散。结果在10分钟后,净选盟不得不离开。

NONE 下午3点45分: 净选盟委员黄进发宣布 茨厂街 的集会队伍解散,在解散前宣读净选盟的8项诉求。

下午3点45分: 安华被送入班台医院接受治疗。

下午3点35分: 回教党中委卡立沙末被催泪罐击中背部,已经送入医院治疗。

下午3点30分:

富都车展的集会者声称,警方开路允许集会者从富都车站前往苏丹街,条件是他们只占用半个车道并和平地游行。

这是民联议员西华拉沙及倪可汉在与警方洽谈后所取得的协议,黄潮群众一边游行一边也高喊口号。

NONE 不过在民众步行中途,警方却与集会者发射冲突,并试图逮捕西华拉沙及倪可汉,更发生催泪弹及水泡,西华拉沙最终被捕。

警方声称他们仅允许集会者以小组的方式解散,不曾允许他们另行集会。   

最终逾两千名被镇爆队夹攻的集会者,被迫进入同善医院里头躲避,最终警方冲入同善医院逮捕,导致集会者纷纷透过后巷离开,仅有一小撮人被捕。警方早前也向同善医院外的集会者发射催泪弹。

过后警方还在同善医院后巷的亚罗街继续追捕集会者。

目前仅剩下两组黄潮集会者,分别在秋杰附近以及中央街坊继续游行。

巫青团游行在凯里被逮捕后,已经自行解散。

在土权方面,仅有20名土权支持者,如同土权主席依布拉欣所言般在吉隆坡蒂蒂旺沙花园“溜达”。

下午3点: 警方证实,截至2点半,共有672人被捕,其中48人女性。

NONE 下午2点45分: 在同善医院前面,在逃入医院内的群众之中,大约10人被捕。其中一人的大腿在混乱中出现骨折,并获得志愿医生的治疗。

这名被警方扣住手腕的男子躺在路上,最后才被医药人员发现。

“警方逮捕我,抓住我的头,扣住我的手和踢我。(他们)有数个人。”

下午2点52分: 3000名净选盟支持者聚集在 默迪卡体育馆 附近的汉哲巴路,但是有关路段已被警方以铁丝网封锁。

在哈达蓝里及蔡锐明的领导下,群众要求警方移除铁丝网让路,但是警方拒绝。

哈达和蔡锐明向群众发表简短演说,表示他们已经完成任务抵达体育馆,但是无法进入。因此,他们感谢警方,然后要求群众回返中央艺术坊。

NONE 下午2点51分: 聚集在 Swiss Garden酒店 前的人群,也被驱赶到同善医院。警方继续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驱散人群。大部分聚集在同善医院前的人群,被逼退到华人接生院前。警方继续发射催泪弹

下午2点50分: 武吉免登 区,在大雨中淋得全身湿透的巫青团长凯里也被捕。

凯里当时在休息,清洗受到催泪弹影响的眼睛时,被警方逮捕。警方继续使用水炮及催泪弹对付巫青团员,令他们退避50公尺。

下午2点40分: 武吉免登 区,身穿红色“爱国运动”衣服的巫青团员与镇暴队发生冲突,警方发射催泪弹和逮捕多人。

下午2点半: 警方宣布截至2点,共有644人被捕,其中47人女性。

NONE 下午2点20分: 吉隆坡中环广场 ,警方全力阻止净选盟步行至十五碑。多名净选盟和民联领袖在冲突中被逮捕,包括安美嘉、哈迪阿旺、蔡添强、祖基菲里阿末。

安华在混乱中受伤,三女努鲁哈娜和幼女努鲁依曼也被捕。努鲁依沙一度被警员扣住,但是最终没有被逮捕。

下午2点15分:

巫青团在 Royale Bintang酒店 歇脚,并准备朝另一个方向,即富都-武吉免登交界区前进。

下午2点05分: 民联及净选盟领袖朝 吉隆坡中环广场 游行,并且一路高呼“Bersih! Bersih!”

警方拒绝让他们进入广场,引起广场内的人们鼓噪,与街上的人潮相呼应。

净选盟一众在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领导下,一度突破警方的防线。

下午2点05分: 富都 前已聚集逾万人潮,警方开始进入人潮展开人身逮捕,其中一名被捕的男子被发现头部流血,但是警方却企图用帽子掩盖其瘀伤。

警方已经逮捕了多名支持者,包括出动5、6名警员对付1人。目击者看见警方向示威者动粗,包括殴打示威者,以及不当对付女性扣留者

下午2点: 吉隆坡多个地区开始下雨,一些人纷纷寻找避雨的地点。虽然开始下雨,但是民联领袖依然准备参与游行。

NONE 下午1点58分: 武吉免登 停车场,巫青团游行暂停。消息指出,他们正等待有关方面疏通道路,以前往已被警方封锁的默迪卡体育馆。

他们同时也在等待其他来自Kampung Attap和太子世界贸易中心的支持者。

下午1点57分: 国家回教堂 上空开始布满乌云和下起雨来。

下午1点55分: 富都路,在警方发射催泪弹后,来自马来亚银行大厦的人潮又在富都路聚集,并且拒绝离开和坐在富都路旁。

不到一会,他们集体起立和高唱国歌。

下午1点45分: 数百名警员包括一队镇暴队驻守在 国家皇宫 ,包括前门、后门及偏门。皇宫路已被封锁,记者不被允许在皇宫附近逗留。

NONE 下午1点44分: 马来亚银行大厦 ,镇暴队再次发射含有蓝色化学物的水炮。但是,站在人潮前排的示威者却毫不畏惧,甚至动手敲击水炮车。

结果,镇暴队发生另一轮催泪弹,导致群众被迫四处逃走。

下午1点40分: 来自多个方向的人潮,已在敦霹雳路的 马来亚银行总部 前 汇聚,导致人潮总数已经升至1万人。他们目前正朝富都前进。

警方多次使用催泪弹,但是无法阻挡人潮迈进。一些受催泪弹攻击的群众,在恢复元气后,又继续加入示威人潮。

NONE 下午1点40分: 马来亚银行大厦 ,警方向大约3、4千名群众发射水炮,但是群众却不为所动。

下午1点32分: 马来西亚酒店 ,大约500名巫青团支持者聚集在武吉免登路,他们身穿红色的“爱国运动”衣服,并分发有关衣服给公众及游客。

巫青团也出动一辆卡车,领袖站在卡车上演讲和把红衣丢给群众。

在场的巫青团领袖包括凯里、阿尔曼阿查哈、利查莫立甘等人。

他们也高呼“粉碎净选盟”,“我们是谁?爱国者”。巫青团与10分钟前经过的净选盟支持者差身而过。

NONE 下午1点31分: 警方宣布至今一共逮捕540人,(479名男子,58名女子和3名少年)。其中11人穿净选盟黄衣,只有一人穿巫青团的“爱国运动”红衣。

此外,3名回教党领袖被捕,即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副主席沙拉胡丁和玛夫兹。

下午1点半: 武吉免登区 ,大约300名巫青团员现身,并且一路高呼“人民万岁”和“粉碎净选盟”。

下午1点25分: 公正党副主席傅芝雅在吉隆坡中环广场被捕。

下午1点25分: 回教党财政哈达南利敦霹雳路透过大声公告诉大约400名群众,该党副主席玛夫兹及其他300多名示威群众已经被逮捕。

“人民运动需要牺牲......那些40岁以下的人士不曾看过这个国家的民主。”

情绪高昂的示威群众报以“阿拉是万能的!”

净选盟的交通指挥员也协助引导群众,以方便车辆通过。

下午1点23分: 聚集在 隆雪华堂 前的大约百名各族黄潮群众受到茨厂街的人群吸引,决定转移阵地至那里。

下午1点22分:

警方在 占美回教堂及轻快铁站 前透过扩音器宣布,今日不允许在此处举行集会,请所有人马上解散,否则我们将会强硬驱散。警官也给予三分钟的时间解散。

但是与警员对峙的大约100名黄潮游行群众却报以虚声。目前的对峙形势是100名警员对垒1千名示威者。

下午1点20分: 茨厂街 的多元种族群众已经转向占美回教堂,他们尝试敞开一条道路让车辆行驶,交警也在一旁协助维持交通。

下午1点10分:

甘榜巴鲁回教堂 不见任何一名回教党或民联高层领袖,仅有许多信徒前来祈祷。

下午1点18分: 警方在面子书证实,截至中午12点半共有514人被 捕,其中36人是女性。

NONE 下午1点12分: 吉隆坡市各处游行队伍的多元种族人潮估计已经超越6千人,几处出现警民对峙的情况,即占美回教堂、宏图大厦、隆雪华堂前、富都武吉免登、国企十合购物中心前。

下午1点10分: 茨厂街 道人潮回到陈帧禄路,原因不明。一群砂拉越人高呼“砂拉越万岁”,获得其他人的掌声。

下午1点: 原本在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的人潮,大约500已经动身游行前往体育馆。

大约3000人在汉哲巴路游行,游行者手上持着鲜花与国旗。一些人则高举净选盟T恤,写着选举改革的诉求。

在汉哲巴路上端,警方已经列队等待人潮。

NONE 中午12点55分: 行动党领袖郭素沁等人率领500名群众从 富都 向默迪卡体育馆迈进。

他们一路高呼净选盟、人民万岁、人民醒觉、吾皇万岁等口号。

中午12点50分: 占美回教堂 轻快铁站,现场已经超过1000人。警方出动轻型镇暴队阻挡,人潮与警方一度出现对峙的局面。

中午12点50分: 数百人聚集在 马哈拉惹乐拉路 ,其中一个默迪卡体育馆的入口处。不过,人潮被警方路障阻挡,禁止他们进一步前进,但是至今没有逮捕任何人。

中午12点49分: 警方已经关闭 占美回教堂 轻快铁站,并调动水炮车和警车到中央艺术坊,警方已经在中央艺术坊发射催泪弹驱散人潮。

中午12点47分: 根据消息,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已经被捕,已被带往警察训练中心。不过,较后公正党消息证实,阿兹敏阿里没有被捕。

12点40分: 早前有人冒用净选盟名义开设一个@bersihrally推特户头,并且发布假消息指警方与净选盟在吉隆坡双峰塔爆发冲突及发射催泪弹。

当其他揭发后,@bersihrally 最终发布讯息:“你们这么久才发现,我已经完成任务,谢谢万帅。”

中午12点40分: 大约3、4千人开始从 茨厂街 游行到国家体育馆。他们一路高呼干净选举和人民万岁。

中午12点40分: 秋杰路 ,大约300人被镇暴队驱赶至甘榜巴鲁。

NONE 中午12点35分: 宏图大厦 ,镇暴队要求群众解散,并且准备采取行动。警方动用催泪弹对付示威者。

中午12点20分: 富都广场 ,大约200人开始聚集等待游行。现场便衣警方搜查一些年轻示威者的书包,但是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

在场的行动党领袖包括方贵伦、潘俭伟、张念群、刘镇东、林立迎、倪可汉、欧阳捍华等人。

中午12点半: 警方在 面子书 宣布,截至中午12点,共有441人被捕,其中20人是女性。

NONE 中午12点15分 :人权委员会委员詹姆斯(James Nayagam)对警方的逮捕表示关注。

“警方说,这些人将会在警察训练中心录取资料。”

“我们将会监督这些逮捕和表示关注。”

但是他拒绝评论警方的行动是否粗暴。

中午12点15分: 民联巨头包括安华、旺阿兹莎、林吉祥陆兆福、赛夫丁等人出现在吉 隆坡希尔顿酒店

两名回教党副主席玛夫兹及沙拉胡丁在前往吉隆坡希尔顿酒店时,在吉隆坡中环广场被捕。

NONE 中午12点10分: 近千人从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朝独立广场迈进,并一路高喊“bersih! bersih!”,警方已展开逮捕。

12点10分: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警方已经关闭站内所有厕所。

12点05分: 吉隆坡警察总部 ,警方证实迄今共有321人被捕,其中17人是女性。这些是分别在吉隆坡市政厅、国家皇宫、甘榜巴鲁、中央艺术坊和占美回教堂被捕。

12点04分: Mandarin Court酒店 ,警方检查所有离开酒店的车辆,是否拥有任何净选盟T恤或非法物品。《当今大马》记者也被警方驱逐出停车场。

中午12点: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马来亚铁道局透过广播宣布,由于当局检查的关系,一些列车将会延误。它也要求没有车票的人们离开现场。

11点55分: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3辆卡车坐满扣留者,预料至少100被捕。

警方继续要求月台上的人们离开,否则将逮捕他们。

11点52分: 3名坐在Hang Kasturi路边的青年被警方检查背包,结果被发现拥有黄衣,全部被捕。

11点51分: 回教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接受 《路透社》 访问时,表示其支持者无法进入吉隆坡,因为市区已被封锁和失去联系。

“在国家回教堂集合的人们也被驱散,所以我不知道是否还会继续。”

“但是我们的斗志高昂,至今我们认为已经成功,把净选盟的诉求注入人们的脑海,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会继续。”

NONE 11点50分: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第二辆载满扣留者的警方卡车离开现场,车上有两名女性扣留者。

警方轻型镇暴队在火车站外列队,随时准备进入站内。

11点48分:

警方透过 面子书 澄清,要求人们不要相信谣言,指警方与一群人发生冲突,进而发射催泪弹。

11点47分: 巫青团长凯里在 推特 宣布,巫青团下午1点将在武吉免登路集合。彭亨巫青团长阿布基米在布特拉车站被捕。

11点45分: 吉隆坡中环广场 ,警方检查行人的背包,至少 两人被捕。

11点41分: 在禁足名单上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推特上宣布:“我已经成功抵达‘吉隆坡禁城’”。

11点35分: 吉隆坡旧火车站 ,中间月台依然还有很多人,不少被警方要求离开的人,依然逗留在附近的回教法庭。一辆载满扣留者的卡车已离开,车上包括两名女性。

11点28分: 可靠消息指出,民联领袖已纷纷进入市中心,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预料将在中午12点现身。

11点25分: 警方在 面子书 宣布,截至早上11点,已经有236人被捕,其中228名男子,8名女性。

11点21分: 吉隆坡旧火车站 ,警方要求人们立刻离开月台,否则将会逮捕他们。不过,一些人依然高呼上苍万岁,结果立即被警方逮捕。据悉,从早上至今已 经有超过10人在这里被捕。

NONE 11点20分: 吉隆坡旧火车站 ,警方进入车站向人们检查车票。

11点10分: 在吉隆坡 双峰塔 ,《当今大马》记者没有发现催泪弹的踪迹。人们如常进入购物中心内。只有一些保安人员及警员驻守在外。

11点09分: 在吉隆坡 市政厅大厦 ,一名法国游客受访时说:“我完全支持示威,照我说,去吧!”

她与澳洲男友经过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步行前往独立广场。

不过她承认自己不了解净选盟集会和警方的镇压,但是她认为,示威是民主的一部分。

11点04分: 警方卡车迅速填满人,另有3名男子在 印裔回教堂 被捕。其中一名来自亚罗士打的男子指出,警方搜查他背包,发现黄色T恤。

“放入我的照片,大张一点,”接着他被警方带上卡车。

11点: 根据第三电视引述武吉阿曼达消息,警方至今已经逮捕100人。

NONE 10点56分: 警方已经封锁 单轨火车 的马哈拉惹乐拉站及汉都亚站,这两个站最靠近默迪卡体育馆,不过其他站仍然开放。

10点55分: 回教党鹅麦青年团长沙汉在 十五碑 一家餐厅被一些便衣警员逮捕。

10点55分: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大约100名警员驻守在国家回教堂的路口。一些在当地的民联支持者也被警方盘问。

NONE 10点45分: 甘榜巴鲁 ,一群相信是净选盟支持者被捕。一名男子被发现携带净选盟T恤,被独自带到另一个地点盘问,其T恤也被没收。

10点43分: 国企十合购物中心 ,3人携带背包党男子也被捕。其中一人戴着官方记者证的男子,在证实是《马新社》职员后已经获释。另外两人则被带上警方卡车。

10点35分:

警方继续在 占美回教堂 逮捕更多人,包括2名穿红色及粉红色衣服的年轻马来女性。警方在她们书包内发现数件红色衣服。

另一名拥有印有爪哇文的青色T恤的马来男子也被捕。

曾经在2007年净选盟大集会成为“避难所”的占美回教堂,如今已经被封锁,只允许特定人士进入。

NONE 10点25分: 在默迪卡体育馆 ,警方在进入该体育馆的路段设立铁丝网,阻止人们及车辆进入。

10点23分: 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 ,警方继续逮捕可疑人士,警方卡车上至少已扣押了16人。

早前,警方截停和逮捕一名白衣巫裔男子,在检查其背包后,发现一些募款文件,但是与净选盟无关。但是,他承认,他早前在回教党讲座上募款。

10点22分: 在吉隆坡 市政厅大厦 ,一名在印裔回教堂路出售手提袋等商人表示,他不支持街头示威。

“当然我的生意受到影响,警方一直要驱散人潮,我如何做生意?”

“你看,今天的商店都没有营业。”

NONE 10点20分: 警方在 面子书 宣布,截至早上10点一共逮捕21名男子,其中20名是巫裔及1名华裔。其中一名获得保释,另外20人尚在处理手续。

10点15分: 甘榜巴鲁轻快铁站 ,共有26名年轻人被捕,包括3名女性。

10点10分: 国企十合购物中心 ,迄今至少10人在附近地区被捕。

10点01分: 警方抽样搜查从 占美回教堂 轻快铁站出来的乘客背包。

NONE 一名被警察截停搜查的中年马来男子说:“他们要我打开背包,问我从哪里来。”

不过,警方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件,因此放他离开。

9点56分: 在吉隆坡 市政厅大厦 ,警方尝试解散一群聚集在7-11便利店的人潮,一人被捕。

9点55分: 茨厂街 ,一名退休公务员安妮认为,自由是可贵的。

“我老了,但是我还是来游行,因为他们取走了我的自由。我现在甚至不能够穿黄衣。”

“我年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我在教育界服务,必须忍气吞声,因为这是我的饭碗。”

她今早因为穿浅黄色衣服,而被警方登记其资料。

她是独自行走,因为“一个人做工必须简单”。

询及孩子对其决定的看法,安妮表示,其孩子叫她“享受你的游行”。

NONE 9点45分: 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现场有4辆轻型镇暴队卡车,以及超过100名警员。警方截停一名年逾70岁的老人,阻止他前往国家回教堂祈祷。这名身穿民联外套的老人,后来被带上警车。

9点40分: 武吉免登 靠近LOT10购物中心,游客开始在街头涌现和进入购物中心。

巫青团集会预料将在中午开始,然后游行至2公里远的默迪卡体育馆。预料巫青团可能会与在体育馆内集会的净选盟支持者发生冲突。

到目前为止,并未看到任何巫青团支持者。警方并未在这里设立路障,只有少数便衣警员巡逻。

NONE 9点37分: 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 ,现场拥有超过1000名民联支持者,不停高呼上苍万岁。上空也不时传来警方直升机的盘旋声音。

9点36分: 根据目击者指出,警方在 吉隆坡中环广场 停泊了两辆卡车。警方逮捕了许多人,其中一辆卡车已经装满了扣留者,估计超过30人。

9点35分: 警方在 国家皇宫 方面也派出多辆镇暴队卡车驻守。

9点31分: 东姑阿都拉曼路 ,4人被警察截停和搜查。当警察在其中一人的书包内发现黄衣后,其他人迅速逃离。

9点半: 根据 武吉阿曼 警察总部发言人蓝里尤索夫,从早上7点至9点,共有21人被捕。其中20人是巫裔,1名华裔。

不过,警方非正式的消息却指出,真正被捕的人数已经超过100人。

NONE 9点32分: 甘榜巴鲁 ,再有18人被捕,然后被扣上警察卡车。

9点28分: 占美回教堂 ,警方逮捕7人,将他们扣押在警方卡车内,但是没有人是穿黄衣。记者不被允许访问这些扣留者或接近卡车。

一名警察说:“你不可以在这里,如果你要进入这个地方,请告诉我的上司。”

9点02分: 吉隆坡中环广场 ,警方搜查一群来自吉兰丹的回教党支持者,包括检查他们的背包。所有通往中环广场的公共交通已被阻拦,只有德士及巴士获准通过。

9点: 《马来西亚前锋报》今日封面头条,以红字大标题打出:“吉隆坡今日戒严?有人计划开枪并归咎于警方”

8点53分: 警方已经封锁 独立广场 ,超过6辆镇暴队卡车包括1辆水炮车在场。敦霹雳路也被封锁,现场有一辆水炮车和超过300名镇暴队成员及警员。

当记者尝试进入独立广场,一名警员说:“没有人可以进入这个地区”。

8点50分: 人权委员会也派出观察员监督集会,根据投诉与谘询组主任阿米尔(Ameer Hiznayif Hamzah),该委员会只派出30人从东姑阿都拉曼路到默迪卡体育馆监督。

NONE 8点44分: 甘榜巴鲁 警方逮捕9名怀疑是净选盟的支持者,并将他们带上停泊在甘榜巴鲁回教堂门前的警方卡车。

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和两名中年人。

8点42分: 拉惹劳务路 ,每隔数分钟即有警车和警察电单车经过。在回教党总部的局势平静,虽然没有警员在场,但是却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士在该总部对面设 立摄影机拍摄。

8点40分: 东姑阿都拉曼路 ,大约15名律师公会的律师,身穿黑白大衣,并配上“观察员”的名片步出酒店开始监督集会的任务。

人权小组成员迪本德拉(H.R.Dipendra)指出,他们将会监督集会,并在需要时拍照片。律师公会一共出动大约100名观察员,其中一些人将提供法 律援助。

NONE 8点40分: 默迪卡体育馆 警方在陈氏书院进入默迪卡体育馆的路段置放铁丝网,所有进入该处的人士都必须登记。体育馆旁边也停放了10多辆警察卡车。

8点25分: 国企十合购物中心 ,似乎已经变相成为阵地,超过10辆警察卡车和超过100名制服与便衣警员驻守该处。所有进入该处的车辆都必须经过 警察的检查。

NONE 甘榜巴鲁 回教堂附近的情况平静,但警方已经封锁通往该处的道路。大约有20名警员和多辆警车驻守。

8点16分: 富都 根据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推特,警方已经封锁通往行动党位于富都区党总部的道路。

8点10分: 东姑阿都拉曼路 及苏丹依斯迈路的交接处,警方已经封锁东姑阿都拉曼路,检查每辆进入该路的车辆,包括电单车与旅巴。

NONE 平时在隆市内的游客群及上班一族的人潮,如今以制服警员及便衣警员取而代之。超过100名警员驻守在该处。

一些在路旁久候的游客,难以找到德士。

8点06分: 富都区 方面,没有发现警方路障,交通顺畅,不少商店与食档如常营业。

NONE 8点: 作为游客观光点的 武吉免登 依然冷清,只有寥寥无几的车辆和行人。不过,比起隆市其他地区,这里只有少量的警员驻守。

大约30名镇暴队警员在Maharajalela轻快铁站附近驻守。

7点50分: 占美回教堂 方面,照常服务的轻快铁仍然坐满上班族。不过,没有人穿代表净选盟、巫青团或土权的黄衣、红衣或白衣。

虽然如此,作为示威热点的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外面布满了大批警察。不过,公众却对大批警察驻守不为所动。回教堂前面的路段已经被封锁。

此外,警方也在独立广场方面派驻上百名警力。

7点45分: 吉隆坡火车总站 交通圈,十多辆镇暴队卡车和水炮车停驻在这里。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