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新闻
蔡细历炮轰行动党以华制华<br>林冠英:伊党不曾杀过华人

chua soi lek and lim guan eng debate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双雄辩论”,今午 5 点在首都的成功时代广场酒店正式引爆。

这场备受瞩目的辩论名为“大马华人在政治十字路口。两线制是否会成为两种族制?”主持人则是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

现场共有大约 600 人,气氛非常炽热。当蔡细历和林冠英进场时,双方支持者各自高喊领袖的英语名字,加起来的声量似乎要掀翻酒店的屋顶。

绝大部份的行动党支持者都身穿黄衣出席,当中不少是净选盟 2.0 与“ 709 世代”的亮眼黄衣。

不过,马华支持者却比行动党支持者更早到场,力挺蔡细历。

由于气氛过于炽热,主持人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在辩论开始前就提醒双方支持者,保持冷静,“勿以声量取胜”。

【点击链接,观看辩论】

傍晚6点05分: 双方总结完毕。主持人陈亚才赞赏蔡林两人,

虽然不是中文教育出身,但却愿意以中文公开辩论。

lim guan eng chua soi lek debate crowd 他赞扬,这边提出四两拨千金,那边说出八字没一撇,很都人未必都有这个能耐。

不过,陈亚才也提醒,公众应该拿出雅量,聆听不同的意见。

在一小时的辩论中,双方支持者叫嚣不断,特别是马华支持者数度高声干扰辩论进行。而行动党支持者在辩论尾声按 看到捺不住,数次高声喝止马华支持者。

下午5点55分: 蔡细历开始总结。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为了反驳林冠英的“捡面包屑”论点,竟然批评前任总会长翁诗杰不懂领导。

“就因为他(翁诗杰)不懂得领导,所以他在一年内就给人赶下台。”

针对林冠英的“以钱生钱”说法,蔡细历则揶揄说:“要用钱找钱,小时候我老爸就已经告诉我了。”

他狠批行动党只懂得挑战他人,不懂得执政。

“林冠英应该学习刘备,不应该继续做张飞。”

lim guan eng chua soi lek debate reaction from audience 下午5点50分: 林冠英率先总结。他提出前任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曾经承认马华现在只能捡巫统拿剩的面包屑,质疑马华当家不当权。

针对蔡细历一直质疑的伊党控制行动党,林冠英则回应:“伊斯兰党没有杀过一个华人,这是一个事实。”

他呼吁全马人民拿出勇气改变,“我们有权力享有平等的权利,有尊严的站起来求变。”

“辛苦是辛苦,为了下一代,要走完这条路,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

seminar chua soi lek 下午5点40分: 轮到蔡细历发问。他要知道,民联有什么计划,可带领我国迈向“高收入国”。

林冠英则以槟州为例,指民联将可“钱生钱”,人民将可从中受惠,比如槟州推行的“宝贝计划”,每一名新生儿都可享有200令吉。

针对蔡细历声称对贪污“不是很紧张”,林冠英揶揄说:“他对贪污不紧张,我却是非常紧张”。结果此言马上引起蔡细历的驳斥。

下午5点36分: 林冠英回应观众提问时指出,民联槟州政府已全部落实大选前的承诺,至于双溪育收费站没有被废除,是因为权限在中央政府,若民联成功执政中央,一定会废除这个收费站。

在辩手互问问题时,林冠英质问蔡细历,为什么层从过去的合作社风波到巴生自贸区弊案丑闻,马华高层都会涉及?马华究竟改变了多少?为何在只有马华领袖被控,巫统领袖却没有,是不是马华可以接受巫统领袖有豁免权?

蔡细历在回应林冠英的提问时,则说从林冠英的回应中就可以闻到种族化的味道,因为只有华人会被控,而马来人却幸免。

他话锋一转,声称马华肯定支持反贪运动,马华领袖被控涉嫌贪污,马华不会像一些人到法庭示威,因为马华相信司法是公正的。这番话,显然在嘲讽民联发动支持者,到吉隆坡法庭大厦声援被控肛交案的安华。

seminar mca supporter 他也声称民联仅执政3年半,已经出现贪污时间,若给多60年,肯定“搞唔定”。

“马华已有63岁,做很多好事,也难免会犯错,不像民联只有3岁半就看到问题。”

下午5点33分: 蔡细历炮轰民联许多宣布乃是政治化装,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讲,自己爽”,比如在执政霹州时,虽然宣布以地养校政策,但直到变天后却还没有落实,反而要到了霹州变天后,由国阵新任州政府推动。

他指控雪州及槟州仍未播地给华校,并举例在吉打州拨款抽佣30%比国阵更凶。

下午5点半: 现在是蔡细历回应。他揶揄行动党,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讲,自己爽”,比如在执政霹州时,虽然宣布以地养校政策,但直到变天后却还没有落实,反而要到了霹州变天后,由国阵新任州政府推动。

双方回应公众提问完毕后,由林冠英向蔡细历发问。

林冠英以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攻击马华与巫统。

“我们只看到马华的领袖被控,是否巫统领袖有免控权?”

chua soi lek and lim guan eng debate 下午5点27分: 现在是公众发问环节。有听众质疑林冠英在大选时许下很多承诺,但却无法落实。

不过,林冠英驳斥此说。他强调,行动党和民联执政后,人民都感觉到民联所带来的改变。

他举例,槟州是全马来西亚第一个竖立双语路牌的州属。

在结束发言前,他揶揄马华说:“没有实权,就是没有实权。”

下午5点20分: 陈亚才提问,308大选显示社会已经分裂为两半,双方应该如何争取另一半的支持?

NONE 首先回答的蔡细历狠批行动党,在上届大选输掉的议席,没有服务,就算是办公室也已“失踪”。

他批评,行动党所提出的两线制,只是一个政治口号。

蔡细历的发言,掀起马华支持者的阵阵欢呼。

紧接着,林冠英则表示,民联要执政中央,以实现首次政党轮替,以推动许多利民政策。

我们要成为“政策国”(policy state),不是“警察国”(police state)。

这时一名行动党支持者突然透过麦克风抗议,主办单位仅允许马华支持者发言,而行动党党员却遭到不公平的对待。

lim guan eng chua soi lek debate question from audience 下午5点10分: 林冠英开始发言。他希望电视辩论如欧美国家般,能够成为常态,并声称人民要纳吉与安华辩论。

在一轮先礼后兵后,他揶揄国阵拥有双面人本色,一方面巫统声称行动党牵着伊党的鼻子,但马华却在另一方面指伊党掌控行动党。

他强调,民联三党中没有被谁利用,只会被人民利用。

他说,在巫统一党独大下,我国的政治环境现在已经是两种族制,而民联要做的是改变这个局面,推动两线制。

“巫统只会高喊马来主权,难道马华看不到,听不到?”

林冠英指出,两种族制就是国阵的理念,区分为马来人及非马来人,副首相慕尤丁声称以马来人优先,然后才是马来西亚人的谈话,显示国阵在欺骗国人。

他形容,在国阵里头,巫统照顾马来人,马华照顾华人,国大党照顾印度人,不过却讥讽说不知民政党照顾什么人,乃是两种族制。

他也定义,两线制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是要照顾所有人。

林冠英强调,308大选所掀起的政治海啸,是各族合作所创下的结果。

“如果没有马来人的支持,我不会做槟州首长,蔡总也不会当选为总会长。”

林冠英结束发言,接下来将是主持人陈亚才抛一个问题,分别由双方回答。

chua soi lek and lim guan eng debate 下午5点07分: 辩论正式开始,蔡细历率先开炮。他第一个挑起的课题,就是伊斯兰国课题。

他表示,在民联三党中,伊斯兰党一方面要落实伊斯兰国,行动党却无法阻止伊党的企图。

他说,行动党声称要制衡伊斯兰党,阻止后者落实伊斯兰国,只不过在“政治车大炮”。

他举例,吉兰丹禁酒和禁售彩票,都显示行动党是一个“政治太监”,对于伊党无能为力。

他说,行动党只懂得误导人民,单是夸谈方面足可获得奥斯卡奖。

“你支持行动党,等同为伊党铺路,给伊党做老大。”

蔡细历也讥讽行动党骗术一流,可得奥斯卡。

他批行动党以槟州首席部长要职向华社制造假象,以为支持该党,华裔政治地位就会提高,但是在霹雳州及吉打州的大臣职位却让回教党担任。

蔡细历抛出“以华制华”的论述,声称行动党当家不当权,就算华人一面倒支持行动党,行动党也无法执政。

他举例,在308大选后,虽然霹州行动党议员占了大多数,但却只能由伊斯兰党人选尼查出任大臣。

蔡细历结束第一回合的发言,接下来将由林冠英发言。

下午5点02分: 林冠英、蔡细历与主持人陈亚才已经进入会场。三人都身披西装笔挺,林冠英在大衣内穿一件黄色恤衫,而蔡细历则是灰色恤衫。

陈亚才表示,每个人在第一回合将有8分钟的发言时间。他也要求两人抽签,以决定谁先发发言。抽签结果,蔡细历抽中“1号”。他将率先发言。

下午4.57分

陈亚才解释辩论程序,并呼吁台外提问者精简,勿当台下主讲人,并示范铃声提醒。陈亚才请两位辩手抽签,以决定谁先主讲。

下午4.54分 陈亚才宣布辩论仍未开始,但是两边支持者仍然在叫嚣。陈亚才呼吁在场者成熟进行辩论,若听到精彩处,不管来自哪一个政党都可以鼓掌。

下午4.53分 双雄辩论未开始就气氛炽热,蔡细历及林冠英在支持者的叫喊声中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