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闯广场、翻警车、夺佩枪?<br>428集会留下三疑问待解答

发表于  |  更新于

NONE 净选盟今日在吉隆坡号召举行的428大集会,估计获得大约10万人出席,本来是一场大型的民主盛会,不过在集会即将解散之时,却因为一小撮集会者表现过火,继而引起警方接连发射水炮与催泪弹,导致下半场的集会完全失控。

可以说,上半场的集会气氛和平,如同一场欢乐的嘉年华会;然而,下半场集会却爆发连串事故,特别是闯广场、翻警车、夺佩枪三件事,为集会留下三大疑问,仍待解答。

分三面包围广场静坐

NONE 相比起过去的集会,警方在这场集会的前半段表现相较温和。在集会者从各个集合地点游行到广场时,并没以太大的武力阻挡,只是把主要警力包括镇暴队水炮车及卡车,全都固守在广场,防止集会者跨越雷池。

即便是大约10万名集会者分成三面包围广场静坐,并频频高呼“打开、打开”时,警方也仍旧驻守在原处。

NONE 不过,就在净选盟联合主席安美嘉宣布集会成功,并呼吁人潮和平解散的几乎同一时间,敦霹雳路的数名集会者却擅自打开广场前的路障与铁丝网,进而掀起下半场的混乱。

这时,安美嘉也已经乘车,从占美清真寺轻快铁站往独立广场的方向离开。

打开路障成为转折点

NONE 此举顿时成为了整场集会的转折点,镇暴队终于登场,发射第一轮的水炮与催泪弹。

虽然广场的另一面,即律师公会总部大厦附近的集会者,无法看到敦霹雳路集会者移除路障的情况,不过无独有偶的是,这一方的集会者也紧接着打开路障。

目前无法确定敦霹雳路集会者拆路障的详细经过,但一名《当今大马》记者却能证实,在律师公会总部大厦这一方,最先推开路障的人,都不是身穿净选盟黄衣或绿色盛会绿衣的人士,而是一般便服者。

在集会结束后, 净选盟 就召开记者会表示怀疑,可能有挑衅者混入人潮中,然后煽动其他的出席者闹事,包括推翻一辆警车。

无论如何,随着这些便衣人士推开路障后,不少黄衣人也有样学样,纷纷移除其他的路障与铁丝网。

三地点发生连串事故

镇暴队于是也向律师公会总部这一方的集会者发射水炮与催泪弹。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逮捕与冲突。

警方这时的表现也大异于前,不止驱散广场前的集会者,甚至冲出广场外追捕集会者。

NONE 混乱中,大多数逮捕与冲突事件,几乎都集中在敦霹雳路、东姑阿都拉曼路、律师公会总部前的Lebuh Pasar Raya,以及这些路段的交接路口。

警方在驱赶集会者的过程中,接连发射催泪弹与水炮,导致情况更为恶劣。不少执行任务的记者也纷纷遭殃,包括正在拍摄警方暴力的《当今大马》记者也被捕。

现场记者目睹,在镇暴队发射催泪弹之际,多名站在镇暴队后方的记者,也遭警员粗暴推向人群,导致多名记者无辜受到催泪弹之灾。

4小时猫捉老鼠游戏

NONE 在接下来的4小时中,警方与集会者就不断重复犹如“猫捉老鼠”的游戏。当警方追捕集会者时,集会者就纷纷逃离,不过警方一退开,集会者又回到原地。

记者目睹,在大约傍晚6点许,伊斯兰党志工团两名志工传达民联领袖的讯息,告诉集会者428集会已经解散,并呼吁他们离去。不过,一些情绪依然亢奋的集会者并不罢休,反而还指责伊党志工已被国阵收买。

此外,较早时,一些民联基层领袖也同样在嘉美清真寺一带呼吁集会者解散,但是同样没有集会者理睬。

推翻警车角力最高峰

NONE 警方与集会者的角力最高峰,应属Sogo购物中心前,一辆警车被集会者推翻的事故。网络上目前流传几部短片,对这起事故引起不同的解读。

根据警方发布的鸟瞰视角 短片 ,这辆华嘉警车当时正在东姑阿都拉曼路上驶过,却迅速被黄衣集会者所包围,并以水瓶和锥形警障砸向警车,甚至有黄衣人跳上警车。最后,这辆警车失控撞向公众,然后再撞向Sogo购物中心前的外墙。

由雪州电视上载的 短片 显示,警车撞墙后,一名警员被集会者拉出车外殴打。接着,数名集会者赶到车外,保护另一名还在车内的警员。当他们把警员救出后,有人喊道“有人在车底”,随后集会者就把警车推翻。

NONE 《当今大马》当时也有一名记者在场,但只赶得及目睹后半段的事故,即警车撞向公众和墙壁,然后一名警员被拉出车外殴打,公众推翻警车的一幕。这名记者拍摄的 短片 ,也已经上载到网络。

另外一个由Avchin1968上载的短片“Bersih & Anti Lynas 428”,则是从Sogo购物中心对面拍摄,显示有关警车遭受民众丢掷物品,然后行使至Sogo购物中心后就突然失控,冲撞向民众和购物中心墙壁。拍摄者的旁白认为,这辆警车有可能是因为其车子前面的锥形圆筒遮住视线,而失控。

不但如此,网上也有传言,一名被指遭到警车撞倒的伤者不幸丧命,但是这无法获得证实。

疑因拍警察暴力被捕

在车祸发生过后,傍晚6点45分,警方突然一次过出动数百名警员,冲向东姑阿都拉曼路与敦霹雳路进行最后清场,大规模捕人,数十人因而被捕。一些示威者也受伤流血,甚至在被带返独立广场过程中被警方殴打。

这也引发一些在场记者和市政厅官员揣测,这些示威者被打伤,可能是为了报复警车受攻击的事件。

尽管多名被捕集会者在这波逮捕中受伤,但是在场的许多记者都不敢拍摄,甚至也不敢展示摄影机或相机,因为较早时多名记者就怀疑因为拍摄警方的暴力场面,结果纷纷遭到逮捕或攻击。

《当今大马》记者高俊麟是其中一个被捕的记者,其相机记忆卡也被逮捕的警方充公。

警枪被抢掀议论纷纷

除了推翻警车事故外,另一项引起议论的事件,就是警方于下午4点39分,在面子书上发表声明声称,有警员的佩枪在Sogo前被集会者抢走。

不过,在下午大约5点22分,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又在推特上透露,早前被指遗失的警枪也已寻获。他也说,有两名警员在今日集会受伤和入院。

网络上也盛传,有警员与集会者已经死亡,不过警方已经严正否认警员死亡的消息,至于集会者骤逝的传言则迄今未能获得证实。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