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朝圣基金案激化巫统党争

李伟伦

新闻分析

在前首相马哈迪宣战逾一个月后,首相纳吉昨日在沙巴巫统团结大会上一改过去低姿态,直接向马哈迪呛声,昭告巫统党争已到了无法转圜的地步。

纳吉强烈反击马哈迪的时机,恰巧是朝圣基金局土地案爆发之后。由于副首相慕尤丁与巫统副主席沙菲宜等巨头相继倒戈,要求财政部与朝圣基金解释,这顿时掀起揣测,慕尤丁派系吹响号角,准备向纳吉逼宫。

适逢巫统将在今晚举行创党69周年党庆,并将在庆典前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政治圈子密切关注,会否有人在会上开响第一枪。

而纳吉届时会否再有反击动作,乃至展开肃清行动,也备受注意。

巫统巨头相继倒戈

慕尤丁也是巫统署理主席,一向被视为野心勃勃。在2008年大选后,慕尤丁即是“倒拉行动”,向第5任首相阿都拉逼宫的要角。

慕尤丁上周出国访问意大利米兰三天,并在周末回返都门。在朝圣基金局土地案掀起一片争议后,慕尤丁周五越洋表态,要求财政部与朝圣基金出面交代土地案。

他更称,不只是马哈迪,即使是乡村人民都想要知道,为何迄今没有人因为一马公司丑闻而被对付。

除了慕尤丁外,沙菲宜、巫青团长凯里与两名巫统副主席阿末扎希与希山慕丁,也以直接或隐晦的方式,要求政府解释朝圣基金局土地案。

慕尤丁与沙菲宜也是连续两轮缺席巫统团结大会,以向纳吉示忠的巨头。其中,由于第二轮团结大会在沙巴举行,而沙菲宜正是来自沙巴的巫统领袖,他的缺席更显得耐人寻味。

相对的,沙菲宜的“死对头”——沙巴首长慕沙阿曼则出席沙巴巫统团结大会,并高调挺纳吉,形成鲜明对比。

触碰马来社会底线

此前,上述领袖皆曾呼吁政府,解释一马公司的财务课题。不过,一直到朝圣基金局的土地案爆发后,他们才采用更强烈的措辞,要求政府交代。

尤其是作为纳吉表弟的希山慕丁,也呼吁政府委任独立稽查公司,以调查一马公司的财政状况,显得更加瞩目。

他们的态度转变,相信是因为一马公司这次向朝圣基金局打主意,触碰到马来社会的底线,使得他们不得不表态。

朝圣基金局的基金来自于国内穆斯林存款,以协助他们完成到麦加朝圣的宗教义务。这些穆斯林存户中,不乏渔民与农夫等中下层人民,而这个群体正是巫统的重要票仓。

就连马来乐坛天后西蒂(Siti Nurhaliza)也直指,朝圣基金局土地案让人不耻。

米兰密会倒纳吉?

政治圈子盛传,慕尤丁上周趁着官访意大利之便,密会数名巫统巨头,包括贸工部长慕斯达法、旅游部长纳兹里(右图)与前财政部长达因等,以讨论让慕尤丁接替相位事宜。

前首相署部长再益昨日即在部落格撰文称,他从巫统消息听闻此事。而巫统部落客沙布丁(Shahbudin Husin)也追问,慕尤丁等人是否确曾在米兰密会,商议倒纳吉行动。

纳兹里今午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已否认“米兰密会”。 他强调,这次他出访米兰与杜拜,已获得内阁批准,而内阁由首相主持,意味着纳吉完全知道他的访问行程。

虽然如此,这项最新的谣言,已为这次的巫统党争添加更多悬念。

纳吉掉马哈迪陷阱

虽然纳吉昨日一反常态向马哈迪呛声,但马来政治观察员沙育迪(Mohd Sayuti Omar)认为,纳吉已走入马哈迪的心理战陷阱。

他在部落格撰文说,纳吉昨日在沙巴巫统团结大会上的演讲,恰恰是马哈迪等待已久的反应。

“纳吉的强硬声明,显示他在巫统党庆的24小时前已失去耐心与控制,爆发他的不满。”

“从纳吉维护自己,并攻击马哈迪的方式看来,似乎他已鬼迷心窍,以致胆敢如此公开攻击……纳吉的不智与过分之举,显示他已心慌意乱。”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