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新闻
26亿门懒人包:<br>WSJ曾否指责纳吉私用公帑?

7月3日,《华尔街日报》的“26亿门”报道,给大马政坛投下震撼弹,更让首相纳吉卷入一场政治风暴。由于这起事件错综复杂,《当今大马》整理出一份问答录,以梳理其脉络。

1、《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些什么?相关账户是否真属于纳吉?

这则报道声称,大马当局调查发现,约26亿令吉资金转入疑似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

《华尔街日报》并没有明确这么说。其报道指出,汇款单列有银行账户号码,但它并没有点名纳吉。

不过,《华尔街日报》声称取得马来西亚调查单位的资金流向图,而其中显示这些账户属于纳吉。

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与《华尔街日报》同一天刊登类似的报道。《砂拉越报告》则声称,这些账户确实属于纳吉。

2、纳吉曾否明确否认拥有这些银行账户;或否认曾有汇款?

没有。

3、纳吉如何回应?

《华尔街日报》与《砂拉越报告》新闻出街近半日后,纳吉方 回应 ,自称是“没有根据,以及许多完全荒谬”指控的受害者。

“最新近的指控声称,我为私利染指了国家资金。”

“我相信马哈迪是这次最新谎言背后操盘手,他间接地跟外国人勾结,包括跟如今已信誉破产的政治打手部落格《砂拉越报告》联手。”

“让我很清楚地说明,我从来没有如政敌所指控那样——为了个人利益私吞资金——无论是一马公司、SRC国际公司或其他机构,何况这些公司也证实了这一点。”

昨日,纳吉再度在部落格撰文,重申上述说法。

“我要再次强调,我未曾私用一马公司的资金。”

“《华尔街日报》的指控存有恶意,背后操盘者来自本国,目的是要施压我交出首相与巫统主席职位。”

同一日,纳吉通过律师致函《华尔街日报》拥有人道琼斯公司(Dow Jones & Company, Inc),要求对方确定是否捍卫《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并要求对方在14天内回覆。

在诽谤案中,律师一般会直接发出请求信(letter of demand)。许多律师批评,发给道琼斯公司的律师信,乃拖延战术。

4. 《华尔街日报》是否曾指控纳吉为私利而动用资金?

没有。即便《砂拉越报告》也没有。

不过,在更早前的6月18日,《华尔街日报》曾发表报道,指控纳吉利用源自一马公司的资金,推动第13届大选的国阵竞选活动。

5. 《华尔街日报》与《砂拉越报告》如何获取这些信息?

《华尔街日报》透露,这些资料是从“马来西亚政府调查活动”获得。该报已在周二公布这些文件。

6. 这些文件是否属实?

我们不知道。不过,至今并无任何政府机构出面反驳,指称它们是伪造文件。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暗示,这些文件从调查活动漏出。

7.目前,谁在调查一马公司丑闻?

总稽查署与国会公账委员会。此外,还有一支由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牵头,由警方、反贪会与国家银行组成的特工队。

8. 谁催生这支特工队?什么时候?他们的职权范围是什么?由谁组成?

我们无法查明谁催生这支特工队。

特工队并未明确阐明其职权范围。不过,早在3月,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曾提及,警方会以刑事法典第409条文与420条文调查此案。

根据《刑事法典》条文,第409条为“公务员或代理人刑事失信”,第420条则是诈骗罪。

纳吉虽是调查对象之一,但他昨日说,特工队将定夺《华尔街日报》指控他挪用一马公司资金以牟私利的报告,是否有其根据。

他接着说,调查必须鉴定《华尔街日报》文件的真伪。

迄今,特工队在声明中,未曾列明调查特定人士。反之,特工队一般写道“针对首相的指控”是其调查方向。

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均在特工队文告签字。因此,有理由相信他们是特工队成员。

尽管如此,我们不知特工队有多少人,也不晓得其组成结构如何。

9. 特工队向谁报告?调查进展如何?

我们不知道。特工队搜获的信息,会交由总检察长阿都干尼过目。

直至6月4日,特工队并未提交任何进展报告。不过,《砂拉越报告》在4月29日刊登一篇文章,宣称“调查者”发现有人提供国家银行有关一马公司的“伪造文件”。

无论如何,《华尔街日报》揭秘报道曝光一天后,特工队即频频公布调查进展。

迄今,特工队已冻结6个与本案有关的银行账户,并搜查一马公司。

了解调查内情的高层消息向《当今大马》透露,遭冻结的六个账户当中,三个属于纳吉本人,但阿都干尼否认此事。

值得注意的是,阿都干尼的反驳声明,与特工队的联合声明不同。以往的特工队声明均有国家银行总裁、反贪会主席、全国总警长与总检察长的签署。

10. 倘若纳吉不请假避嫌,特工队能否独立展开调查,不受外力影响?

若他们秉公专业,独立调查并非难事。

不过,四人当中,三人在工作上直接向纳吉汇报,引发利益冲突的担忧。

一般工作而言,反贪会主席与总检察长需要向首相纳吉报告。至于国家银行总裁,则是向身为财政部长的纳吉汇报。

若纳吉请假,国家元首则会委任副首相慕尤丁为代首相,赋予他首相的全部权力。这种情况下,反贪会主席、全国总检察长、国家银行行长会向慕尤丁报告。

11. 为何纳吉不请假?请假避嫌,难道不会让特工队更具公信力吗?

确实如此。不过纳吉请假,则有政治风险。

纳吉一些政敌已表明,若纳吉不再掌控大局,他们有意推翻纳吉。纳吉放假归来,或许相位已失。

此外,若《华尔街日报》指控属实,纳吉留任首相,则掌握更多资源,进退攻防的策略选择也较多。

12. 若纳吉请假避嫌,是否能确保调查独立?

这可增添调查的公信力与独立性,但与此同时,有人指控特工队成员涉嫌掩饰这宗丑闻。

以国家银行为例,大笔资金转入相信是纳吉的私人账户,有人指它无动于衷,并未出手阻扰,或在此案难辞其咎。第一笔转账是在2013年。

另一个选择,就是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

13. 为何内阁与巫统仍力挺纳吉?

尽管存有一些异议,但大部分部长仍支持纳吉。

根据报道,26亿令吉资金,是在第13届大选转入纳吉的私人户口,或与国阵竞选活动资金有关。

若指控属实,则意味并非纳吉一人涉及此案,其他巫统与国阵领袖也有共犯之嫌。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