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新闻
古壁画还有春天吗?(一)<br>横在文化遗产之前的私人地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抵达打扪小镇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一个清幽角落,再沿着白色高墙走到其末端,往前就是一大沟渠,两者之间有个空隙,这里就是我们目的地的“入口”了。

“现在我们已擅闯人家的地方。”我们的“向导”吴晓眉一边说道,一边带领我们跨过约膝盖高的木板,进入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场,远方还可见一座观马台。

她说明,所谓擅闯乃因为我们所在的跑马场是私人地段。而“入口”就位于跑马场一隅,沿着马场边缘还有一条长长的泥沙小径,正是通往今天行程的目标——打扪洞(Gua Tambun)。

吴晓眉是理科大学国际考古研究中心(PPAG)的讲师。她无奈地说,至今就只剩这条“通道”可以抵达打扪洞山脚,而已被列入国家文化遗产的史前千年红壁画,就在山上打扪洞的岩壁上。

西马仅存的红壁画

打扪洞位于霹雳怡保的打扪小镇(Tambun)。约3000年前,史前人类就地取材,使用一种红色矿石,在打扪洞的岩壁上画下当时所见到的各种景物,有野猪、鹿、海豚,也有正在跳舞的人。

这片拥有3000至4000年历史的壁画呈现红色,源自于史前人类就地取材的作画材料——赤铁矿或俗称的赭石(Hematite)。在打扪洞山脚下,如今仍可找到大片的赭石。

物换星移,经过千年岁月与气候的洗礼,虽然一些壁画开始剥落,但绝大部分的画仍完好留存在岩壁上,展现打扪新石器时代人类生活面貌。

英国人1959年重新发现了这片西马迄今最珍贵的壁画。在西马,如今已无法找到像打扪洞般大幅及完善的红壁画。国内多洞穴壁多数呈黑白色,红壁画则只有在非洲较常见。

获列国家文化遗产

经过国内外考古学家多翻考察后,红壁画于2010年被列为国家文化遗产。然而,这个头衔并未改善打扪洞的命运,国家遗产局对它的管理工作,包括维护、宣传、经营都备受诟病。

打扪洞遗址本来就地处偏僻,从怡保驱车前往打扪小镇需时15分钟,它位于一座高山,就在当地加德士(Caltex)油站的后方。

虽然打扪洞出现在不少的霹雳旅游指南,但在怡保,打扪洞可是寂寂无名,知道它的人并不多。一名同行采访的摄录师恰好是怡保人,启程前,我问她是否晓得当地这么一座极具历史价值的壁画洞,她摇头笑说:“还真不懂。”

如今打扪洞宛如与世隔绝,一年只有不到50名参观者,许多年轻人甚至不知道这个遗址的存在。

吴晓眉在两年前开始接触这个考古遗址,她向《当今大马》表示,由于打扪洞已被列为国家文化遗产,根据《国家遗产法令》,任何国家文化遗产都隶属国家遗产局管理。

进出道路落私人地

不过,她进一步指出,国家遗产局没有一套良好的管理模式,不说复杂的壁画保存研究工作与难以控制的人物破坏行为,连最基本让人可以抵达山脚的“正式通道”也丧失了。

吴晓眉说明,除了仅剩的“擅闯”入口,事实上,打扪洞有个“正式入口”让游客进入马场前往那条泥沙小径,再上山一览这个珍贵的千年壁画,但不幸的,这个入口同样坐落在私人地上。

她说,政府在批准任何人征用任何土地作为私人地前,没有顾虑到那些土地是否靠近任何遗址,抑或是否影响任何遗址的进出。

“从1959年至今,这么多年了,你(政府)还没与地主商讨出一个解决方案吗?”

“在遗产管理上,协商本来就是一件长期的工作,只是政府的计划朝夕令改,比如大马发展计划等,这些都会影响土地征用。我认为,国家遗产局必须拥有更有效的沟通模式。”

游客不得其门而入

正式上山之前,吴晓眉带我们绕道,横跨草场,先看看这个正式入口。它就坐落在地主住家旁,目前也是跑马场的“正式”入口,但地主在这个入口建上栏杆,栏杆上也有着“NO ENTRY”字眼,清楚告诉来者,“这是私人地段,闲人免进”。

可笑的是,这个入口却同时置有一个国家遗产局的告示牌,写着“打扪洞史前壁画”(Lukisan Pra Sejarah Gua Tambun),为观光客指引打扪洞的方向。

“今天我们很幸运,因为跑马场有工人在维修,栏杆才会打开,否则平时紧闭,任何人都不得踏入。”

“你想上山看红壁画,就得先依循马场边缘的泥沙路,根本没有其他通道了。”

“但是业主把马场所有入口封锁,游客来到这里时,难免奇怪与混淆,怎么还敢踏进去呢?”

吴晓眉也抱怨告示牌过于简陋,除了写着“打扪洞史前壁画”,加上印有一只“海豚”等几个图案,就没有更多关于千年壁画的解说。

她指着海豚图案说:“这只海豚黑黑的,怎么看都不是红色壁画啊!”

赴山脚路障碍重重

吴晓眉感叹,当游客千里跋涉来到这里,见到栏杆及“NO ENTRY”字眼,却不见任何前往打扪洞的“官方道路”,不知已打击多少观光客的兴致。

说完,她带领我们重新“入侵”马场,我们再次横跨草场,回到马场边缘的泥沙小径,朝着打扪洞山脚走去。

走到草场末端,我们眼前再度迎来两道栏杆,那也是由地主防止陌生人擅闯的架设。这里也置有一个国家遗产局告示牌,与前方的一模一样。

接着,我们弯下身子,越过一道又一道的栏杆。

“所以至少要冲破三层‘障碍’,方能抵达打扪洞山脚,是不是难关重重?”吴晓眉问道。

是的,这一路难关,曝露出国家文化遗产的管理疏漏,让私人地拦断了打扪洞的进出路径,也让阴霾笼罩了这个千年红壁画的维护,以及与现代人的连线。 (待续)

延伸阅读:

专题二:古壁画还有春天吗?身陷涂鸦乱阵的红色海豚

专题三:古壁画还有春天吗?再寻人与史前遗址的连接


查看评论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