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上诉庭撤销金矿公司上诉<br>谕令支付丘雪梨2万堂费

叶家喜

中午12点15分更新

劳勿澳洲金矿公司起诉反山埃委员会副主席丘雪梨的努力再次受挫,上诉庭三司今天一致裁决, 撤销金矿公司的上诉, 维持高庭判丘雪梨诽谤不成立的裁决 。

上诉庭也谕令澳洲金矿公司支付2万令吉堂费给丘雪梨。

金矿公司是就丘雪梨在两家媒体,即《当今大马》和《自由今日大马》的两篇报道中的言论,起诉丘雪梨恶意诽谤该公司。

但吉隆坡高庭于5月17日裁决劳勿澳洲金矿公司败诉,并谕令金矿公司赔偿2万令吉堂费给丘雪梨。

金矿公司随后向上诉庭提出上诉

仅履行社运分子职责

上诉庭法官黄达华在宣判时表示,在第一篇文章中,丘雪梨在记者会上读出一份调查结果,提及383名受访的居民健康受到山埃影响时,只是履行社运分子责任,并无诽谤金矿公司。

他指,丘雪梨是反山埃委员会副主席,且是一名社运分子,为改变社会而奋斗。

法官甚至赞赏丘雪梨挑起课题,促使当局关注当地居民的健康问题。

“她(丘雪梨)只是读出(居民健康)调查结果,她履行社运分子责任,关注社会课题。”

法官强调,丘雪梨是在记者会上发言,且没在公众目光下,贬低或诽谤金矿公司。

社运人争取社会公益

法官表示,社会不能缺乏社运分子,全世界如今都可看到社运分子,这群人在社会中扮演重要角色。

“社运分子的存在不能遭否决,这是为了社会的整体福祉(general well-being)。”

“在这起案中,她(丘雪梨)努力改变社会,理应获得赞赏。”

法官强调,虽然社运分子在追求社会透明及言论自由上扮演重要角色,但也不代表他们能诽谤任何人。

诉方未证明报道属实

在第二篇文章中,法官赞同丘雪梨律师的陈词,即诉方无法证明《自由今日大马》所报道的言论,是否真由丘雪梨所说。

法官表示,金矿公司有责任去证明,《自由今日大马》针对丘雪梨的言论报道是否属实。

因此,法官认为,丘雪梨没在第二篇报道中诽谤金矿公司。

另两名承审法官是乌米卡东(Umi Kalthum Abdul Majid)及卡玛丁哈欣(Kamardin Hashim)。

判决将有利媒体报道

丘雪梨较后受询时,对上诉庭判决感到开心及鼓舞,并希望能提升其他朋友同道的信心。

但她提醒,劳勿环境污染已是既成事实,置放当地的废料仍没有妥善处理,因此希望有关当局能采取必要行动。

她也希望,这次判决也能鼓舞媒体更勇敢地报道环境课题。

“我们从开始到现在,这么多年来,有好多次媒体因为担心一些因素而不敢报道。经过这次后,我们希望媒体能放心地做出适当的报道。”

澳金矿公司起诉多方

2013年9月,澳洲劳勿金矿公司不满丘雪梨、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和秘书丘惠豪三人在《当今大马》和《自由今日大马》的两篇报道中,发表针对该公司的诽谤言论,因此兴讼索偿

不过,黄金雄和丘惠豪相继为自己言论道歉,而金矿公司也撤销针对他们的诉讼。惟丘雪梨坚持不道歉,其案件因而进入审讯程序。

此外,金矿公司也于2012年9月入禀吉隆坡高庭, 起诉《当今大马》和《自由今日大马》两家网络媒体诽谤。

就《当今大马》一案,吉隆坡高庭已于今年5月23日宣判劳勿澳洲金矿公司败诉,谕令该公司赔偿5万令吉堂费给《当今大马》,惟金矿公司已上诉。

Share this story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