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郭鹤年移师香港主因:马新征税过重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  更新于

尽管郭鹤年在新马发迹,但是他在1970年代把生意重心转往香港,其背后原因一直是众人的悬念所在。郭鹤年如今透露,税务是其转移的主要原因。

“我选择在1970年代转移到香港的主要原因是税务。”

“当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政府似乎在比赛,看谁可以向那些为国家生财的人征收最多的税务。”

“他们以惩罚性税率向我们的利润征税。如果你挣得一块钱,你仅勉强留住50分。”

高征税抑制现金储备

郭鹤年在其自传解释,他当时主要做大宗的商品交易,采购量庞大,3000个批量就等于15万吨的糖,因而价格稍微波动,那怕是美元一分钱,都会深深左右他的盈亏。

“如果我买空而出错,或卖空而出错,追加保证金通知就足以把我摧毁。所以,我有绝对的必要建立自己公司的现金储备。”

他进一步指出,新加坡的高额税率,抑制他加强现金储备,以致他必须面对巨大的金融风险。

郭鹤年补充,此外,尽管新加坡不向岸外贸易盈利征税,但却十分严苛地要求商家证明之,反观香港的税务环境鼓励商业。

“(在香港)你只需缴付17%的企业税,所以就每一块钱的利润,你就省了33分。”

对新国情感丝毫没变

郭鹤年指出,既然他参与全球的糖贸易,寻找低税率基地是绝对有必要的事情。

“税务政策在鼓励和阻挠生意上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香港政策是很直接的。为何我要聘用一群的律师和会计师来避税?”

郭鹤年强调,他对新加坡的情感不曾有丝毫的改变,而转移到低税率的香港只是理性之举。

他透露,1970年代中期,他转移到香港之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经常找他咨询马来西亚的事务,有时也会一起吃午餐。

“不过,这些非正式的会面在我搬迁到香港后就中断了,因为我无法在短暂通知下就现身。”

“香港是比新加坡或马来西亚都更大的池畔。我开始清楚发现,美日欧的顶尖执行长总是走访香港,若不是一年一次,就是两三年一次……我们从1960年代开始考虑迁移部分业务到香港。我最后在1974年下定决心,决定我必须设立香港郭氏兄弟公司。”

《郭鹤年自传》昨天起在香港上架,而部分内容获得香港《南华早报》转载。此书预计在12月1日在大马发行。

 

延伸阅读:

政府513后狂热扶助土著,郭鹤年进谏胡申翁无功

东姑曾视中共为“魔鬼”,郭鹤年透露访华后改观

公平治国却被骂卖族,郭鹤年为东姑叫屈

郭鹤年挞伐朋党主义,赞东姑助友却能不逾矩

郭鹤年盛赞华人经济能力,惟仍有“恶棍”需受控

 

Share this story

向下滚动到主站点

2020财案

2019年10月11日

2020财案
  • 图表分析
    图解2020财案
  • 互动测验
    2020财案:有什么康头?
  • 投票
    2020财案:是赞是弹?
  • 滚动报道
    《当今大马》滚动报道
  • 视频
    财案2020公布视频
  • Telegram频道
    最新报道发送至你的手机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