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今特写

大马核电合不合(上):政府静默的盘算和推动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危机,约21万人紧急撤离外地躲避核辐射;去年,比利时提翰格(Tihange)核电厂出现裂缝,70公里之外的德国亚琛市(Aachen)向50万名民众派发碘片防核辐射。

对许多大马人而言,这些核辐射事故仿佛遥不可及,不会在大马发生。不过,事实是否确实如此?

早在首相纳吉于2009年上台不久后,内阁即考虑将核能列为大马半岛在2020年后的发电来源之一,同时设立“核电发展指导委员会”(JPPKN),并拨款高达2500万令吉予该委员会,作为3年的活动经费。

隔年7月,政府采纳国家核能政策,以探讨核能在发电及非发电领域的应用。两个月后,政府推出经济转型计划(ETP),致力让发电燃料组合(generation mix)多元化,准备耗资213亿令吉建造双座(twin-unit)核电厂,并预计分别在2021和2022年完成兴建及启用。

政府在2011年初成立大马核能机构(MNPC),归首相署管辖,并按国际原子能机构之前建议,创立“落实核能计划组织”(NEPIO)。 该机构负责推动核能发电计划,以及提升公众对核能发电的认识。

日本核灾难打乱算盘

不料,同年3月11日,日本发生大地震而引发核泄漏危机,纳吉政府随即以“还在评估核能发电的可行性”为由,宣布不急于落实核电厂计划。3年后,大马核能机构宣布无限期展延该计划;纳吉的国会答复也表示,政府将展延核电厂选址工作,直至完成调查大众的看法。

两年前,首相署却改口宣布,核电厂建造完毕的计划将从2021年展延至2030年。时任大马核能机构执行长莫哈末詹占(Mohd Zamzam Jaafar)更在去年表示,若大马要在2030年采纳核能发电,则政府部门必须在2018年向国会提呈监管核电的法令(Atomic Energy Regulatory Act)。

所以说,2018年将是大马核电计划的关键年,受到支持与反核人士的高度关注。

去年3月,首相署部长南茜(Nancy Shukri)也透露,政府已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综合核能设施第一阶段评估报告。该报告指出,大马已准备就绪,并且有足够的知识作出推动核电的决定。隔月,她到中国核电厂访问,并向中国取经如何让人民接受核电。

政府通过第一阶段评估后,目前动向如何?《当今大马》上个月联络南茜办公室以获得核电计划最新进展。其新闻秘书谢丽扎(Syeliza Basri)代为回答,指目前无最新进展,并促记者翻阅之前新闻即可。

现有能源供应不稳定

纳吉政府有意推动核电计划,理由之一是将发电燃料组合多元化。

目前,大马半岛的电力供应高度仰赖煤炭和天然气,水力和可再生能源发电所占的比例非常有限。根据大马能源委员会(Suruhanjaya Tenaga)在《2017年大马半岛电源供应展望》报告,2016年大马半岛的发电量(electricity generation)达约每小时12万吉瓦(Gigawatt-hour ,GWh),其中煤炭占53%,天然气占41%,水力发电占5%及,可再生能源(除太阳能)达2%(注一) +

不过,到了2030年,大马半岛的发电量预计将升高至约每小时14万8千吉瓦,而尖峰需求(Peak Demand)则预计将从2016年的1万7788兆瓦(Megawatt, MW),升高至约2万兆瓦。

政府表示,目前大部分燃料的开发潜能有限,加上电力需求不断飙涨,发电燃料组合多元化的发展也显得迫切。根据大马能源委员会,2018年以后,天然气供应将不足以应付发电需求,而大马也或将在明年成为天然气净进口国。它也预测,大马的天然气将在44年后耗尽。

另外,大马高度依赖从外国进口发电煤炭。除了价格起伏不定及储量逐渐减少,政府也担心过度依赖煤炭发电下,一旦国际地缘政治起变化,则国家能源战略将严重受冲击。例如,若大马跟某一煤炭供应国爆发冲突,而对方切断供应,则会国内电源供应就会受损。

在水力发电方面,大马半岛的需求远高于东马,但政府认为半岛已没有发展水力发电的潜能,因此它曾考虑透过海底电力电缆,从砂州“借点”,但最终因为建造成本过高而作罢。

至于可再生能源,政府分别在2011年通过《可再生能源法》和2016年推行净电能计量(Net Energy Metering)政策,以推广可再生能源。前者旨在推广电力回购制度(Feed-in Tariff, FiT),鼓励个人或公司以沼气(Biogass)、生物质、小水电(Mini Hydro)及太阳能发电;后者则允许各界使用太阳能光伏系统自发电自用,并将过剩的电力转售给国能或沙巴电力公司,以获得扣减电费的回报。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除了水力,大马半岛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装置容量(Installed Capacity)仅占总数的2.9%。这显示大马半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潜能,在电力回购制度和净电能计量政策下,仍有待提升。不过,政府却始终认为,可再生能源发展潜能有限,在2030年其发电装置容量仅达4000兆瓦,只占当时总发电装置容量的一小部分。

另外,可再生能源也存在一些缺陷,如太阳能及沼气发电的资本成本相对高、生物质的供应安全充满不确定性,及固体废料的处理将引发气体排放的问题。

核能具能源战略意义

综合上述种种,政府认为发展核能作为发电来源之一,有其策略意义。首先,发展核能可以降低对煤炭及天然气的依赖;其次,可分散能源安全所面临的风险。为了确保核燃料和平且稳定供应,国际原子能机构在《2016年气候变化与核电》已规定,即使国际地缘政治出现动荡,低浓缩铀(low enriched uranium)供应国不能中途停止为接收国供应相关原料。

第三,政府也认为,核能可与可再生能源互补。大马电力的尖峰负荷(Peak load) + 恰好落在阳光充足的时段,因此白天的电力供应来源可由太阳能替代天然气;至于基本负荷(Base load) + ,则可由全天候都能运作的核电厂来供应,同时也削减对天然气和煤炭的过度依赖。

再者,核能发电的电力供应平准化成本(Levelized Cost of Electricity, LCOE) + ,远比石油及天然气来得低。国际原子能机构《2016年气候变化与核电》报告指出,若以3%折现率(Discount rate )(大马现今的折现率为3.25%)来衡量各能源的平准化成本,核能每小时发1兆瓦电量仅需少于100美元,而聚光太阳能(Concentrated Solar Power)最高可超过250美元。

另外,国能声称,核电的碳排放量远比使用煤炭和天然气发电还来得低。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在《2016年气候变化与核电》也确认这一点,认为仅次于水力,核能是各种能源发电所排放的碳量中最低的,甚至低于风能、太阳能光伏及生物质等其他可再生能源。

已鉴定数个兴建地点

国际原子能机构规定,从建议到建造核电厂,必须通过其三阶段评估,历时约10至15年。目前政府已通过第一阶段评估报告。接下来,第二阶段评估则涉及拟定合约、融资及建造核电厂作准备;最后阶段就是开始建造核电厂,包括公开招标及核电厂设计和建造等合约谈判,接着是核电厂选址、完成初步安全分析报告、申请执照和规划许可,然后是采购和建造核电厂。

尽管政府并未透露核电计划最新进展,公众对于核电厂和核能发电的安全问题依然充满疑虑。譬如,若政府落实核电厂建设,核电厂将落在何处,当地民众会受到哪些影响?

原来大马核能署(Malaysia Nuclear Agency)总监道勿莫哈末(Daud Mohamad)早在2010年10月就曾证实,当局已在半岛鉴定8个地点,以便于2021年设立首座核能发电厂,惟政府仍在探讨是否符合既定条件,如有关地点必须靠近水源,拥有硬石的土质,以及有关地点不会轻易发生水灾等。

不过,当局并未透露这8个地点的具体位置。直至2012年7月,大马反核联盟(MyCan)据称获得可靠情报,胪列出大马核能机构已初步鉴定7个有潜质兴建核电厂的地点,分别落在吉打、霹雳天猛公湖、登加楼肯逸湖及柔佛东海岸一带四个州属,并从中选出一个地点兴建双座核电厂。

该联盟发言人罗纳麦柯(Ronald MyCoy)指出,核电厂之所以建在海岸或湖泊的附近,是因为核反应堆(nuclear reactor)需要大量的水来冷却。不过,由于政府没有公布这些讯息,因此上述7个地区的居民仍被蒙在鼓里。

居民可被谕令搬迁

大马核能署曾表示,一旦政府圈定核能发电厂的地点住有居民,或该地区已被发展,有关地区的居民或建筑一律都得搬迁。

隔年,大马原子能执照局(Atomic Energy Licensing Board)颁布《核电厂选址指南》,当中明确指出核电厂的周遭地区都将列为禁区(Exclusion Area),且其拥有者可全权决定该区的活动,包括驱逐居民及拆除资产。

至于禁区的范围认定,各国的认定则大相径庭,尚未达成共识,有者长达3公里,有的仅需500米。不过,大马原子能执照局采纳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的标准。首先,假设核裂变(nuclear fission) + 产物释放后,个人站在禁区边界任何位置的两小时内所吸收到的辐射剂量不可超过25雷姆(rem),即等同0.25西弗(Sievert) +

其次,该指南也规定禁区外围必须是低人口区(Low Population Zone)。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规定这区的人口密度不该超过每公里194人。至于该区的范围,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规定假设有任何核事故发生(假设长达30天),个人站在任何该区边界位置都不可吸收超过0.25西弗的辐射剂量。

此外,《核电厂选址指南》也规定,以核电厂为中心的32公里半径来计算,此区内的人口密度(包括暂住人口)不可超过每公里200人。

核废料处理仍是个谜

要如何安全且永久性处理有“万年之恶”之称的高放射性核废料,仍然是令各国抓破头的问题。许多国家至今无法永久性处理高放射性核废料的问题,未能选定地方将使用过的核燃料深度埋藏在地底,因而只能提出暂时方案,将它们暂时置放在核反应堆旁的乏燃料池。

此外,马来西亚民众对于政府处理莱纳斯稀土厂的核废料问题仍记忆犹新。2016年,莱纳斯稀土厂仍未确立永久埋毒槽(permanent disposal facility)的地点,以及处理含辐射的水沥滤净化固体(water leach purification)废料,其营运执照却获原子能执照局更新3年,备受争议。

2011年大海啸使福岛核电厂的乏燃料池冷却系统失去电源,让该系统失去持续供应冷却水的能力。幸好当时有出动直升机持续将大量的水灌入乏燃料池里,否则仍释放大量热能的乏燃料会将池里的水煮沸成蒸汽,进而释放大量有毒的辐射。

不过,芬兰政府已预计在2024年启用世界上第一座地下核废料仓库,以永久性地储存能持续释放辐射长达10万年的高放射性核废料。然而,当地的环保学家提出警告,若这些辐射渗透到饮用水或海鲜,且被人体吸收,将会付出昂贵的代价。

人类文明的历史至今仍未超过10万年,而这世上第一座地下核废料仓库是否真的能将有毒的辐射永远隔开于人类,恐怕现在无人能拍胸口给予保证。

  1. 不过,作者发现该报告的图表数据有出入,以2016年为例,半岛的发电燃料组合总和为101%,超过100%。<

     

  2. 尖峰负荷(Peak load):指在某段时间内对电量的最大需求。

     

  3. 基本负荷(Base load):指电力供应系统在一段时间内(如24小时)必须输出的最低限度电量。

     

  4. 平准化成本(Levelized Cost of Electricity, LCOE):指所有成本现值除以一个设施的生命周期里所有发电成本现值,常用来衡量发电技术的整体竞争力。

     

  5. 核裂变(nuclear fission):指一个原子核分裂为两个或更多比原本更小的原子核,并释放射线及热能的过程。这过程中所释放的热能被用以煮沸水来产生蒸气,以推动涡轮机来发电。

     

  6. 西弗(Sievert):测量辐射剂量的国际单位,常被用以衡量辐射对生物所造成的影响。国际辐射防护协会(IRPA)建议一般成年人一年里所能承受的辐射剂量为1毫西弗。可点击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官网以查阅当下的辐射量。

     


主要参考来源

  1. Suruhanjaya Tenaga, Peninsular Malaysia Electricity Supply Outlook 2017
  2. Suruhanjaya Tenaga, Peninsular Malaysia Electricity Supply Industry Outlook 2016
  3.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Climate Change and Nuclear Power 2016
  4.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Mileston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a National Infrastructure for Nuclear Power
  5. MOSTI, Guideline for Site Selection for Nuclear Power Plant
  6. Overview on the Energy Resources in Malaysia

下篇预告:核能发电是否真的有助于多元化发电燃料组合?核废料素有“万年之恶”之称,政府将如何处理?希盟立场如何?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