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深喉”释放逮捕风声,WSJ记者仓促逃离大马

当今大马团队  |  发表于  |  更新于

新书《鲸吞亿万》揭露,身为《华尔街日报》记者以及作者之一的汤姆莱特,过去在大马追击一马案时,因为听闻不利于他的风声,必须仓促离境。

该书指出,《华尔街日报》通过多篇报道,踢爆前首相纳吉为一马公司案核心决策人,而且富商刘特佐如何幕后操盘,这使得纳吉决意震慑该报。

“2015年11月末凌晨3点,莱特在吉隆坡香格里拉酒店睡觉时,突然其手机响起,惊醒了他。那是他的同事兼另一名本书作者布拉利霍普(Bradley Hope)从纽约曼哈顿中城打来的电话。”

“数分钟前,霍普接获‘大马消息’(Malaysian Source)致电,捎来一则警讯:纳吉办公室准备派遣警队,到酒店逮捕莱特。”

警方即将“兵临城下”?

“大马消息”是《华尔街日报》在大马政府内‘深喉’线人代号。这名消息人士曾想藉提供文件误导《华尔街日报》,孰料该报使用这个资料来深入挖掘后,揭露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与一马公司交易的问题。

《鲸吞亿万》说明,莱特于2015年底入境大马,走访刘特佐的槟城亲信,以便调查刘特佐在2013年大选的角色。

“当他身处刘特佐的家乡槟城时,就在刘特佐亲信住宅和办公室留下印有自己手机号码的名片。其中一名亲信(把莱特的刺探)通知刘特佐,而刘特佐就告诉纳吉。”

“大马消息告诉霍普,政府已追踪到莱特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这间酒店位于吉隆坡双峰塔附近,犹如度假村。”

“大马消息告知,警方即将在香格里拉酒店发动逮捕,这令《华尔街日报》忧虑。这是一种以警告形式包装的恐吓,而《华尔街日报》决定终止莱特的行程。”

避开机场从陆路出境

《鲸吞亿万》续称,汤姆莱特惊醒后,就在早上离开马来西亚,甚至避开吉隆坡国际机场,“乘搭德士到马新边界”出境。

“汤姆莱特身在关卡时,担心当局会拦截他,但(最终)他顺利入境新加坡。”

由此一来,该书怀疑,“大马消息”是否蓄意打断《华尔街日报》的调查,抑或纳吉认为只要把莱特吓跑就足够。

离马未打击情报收集

“不过,《华尔街日报》已得到所需情报,而当年12月就刊登一马公司资金在2013年大选的作用,特别是槟城。”

“就连国阵政治人物愿意向我们说话。刘特佐在家乡确实不受人欢迎。”

《鲸吞亿万》批评当时的纳吉政府在大马境内压制一马案调查,以致可以随心所欲地驳斥《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不受任何质疑。

“不过,纳吉没法阻止美国、新加坡至瑞士的一系列调查。当各国加入调查,刘特佐亲信就开始惊慌。”

 


延伸阅读:

大马版“深喉”误导不成,反助WSJ踢爆一马案

“警察头子”阻提控,特工队吹哨者交WSJ 密件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