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513半世纪报道何为?——《当今大马》声明

当今大马团队  |  发表于  |  更新于

《当今大马》今年配合513事件的50周年制作了系列专题,外界肯定赞许之余,也有不少的批评声音。

有人称赞我们揭开禁忌课题的勇气,并结合新科技带领读者认识我们的历史。

另一边厢,有人则认为此专题偏颇和误导群众,甚至恶意流传记者的照片及社群媒体账号。

身为新闻媒体,《当今大马》信仰公开透明原则,也重视读者的意见看法,无论抛向我们的是鲜花或是砖石。我们希望借这篇文章回应部分读者的批评。

制作此专题有何动机?

我们制作“513半世纪”的第一个动机,非常清楚显见,即今年是513事件第50周年,我们写一篇回顾历史的文章是必要的。

社会仍旧普遍避而不谈这段历史,我们希望以真相补足这份空缺,避免其他错误的资讯充斥泛滥,达成某些恶意目的。

除此之外,我们也希望透过专题制作,让年轻世代有机会认识这段历史,以史为鉴,避免重蹈覆辙。

平衡

为了尽量避免种族偏见,我们确保此专题小组的成员来自不同种族。

年轻世代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这段历史,甚至缺乏了解,但却同样承担着历史的沉重。这个专题所设定的目标群众是马来西亚的年轻世代,而我们的专题小组多数成员也都不到35岁。

我们也在专题制作过程中,尝试平衡各种针对513事件的迥异的叙事。

历史叙事光谱的一端认为,暴乱是由于1969年全国大选成绩出炉后,在野党支持者庆贺之举引起了这场突发的暴动。

光谱的另一边则认为,513事件乃是一场预先策划的政变,企图推翻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

专题小组除了参考全国行动理事会出版的官方报告,同时也参考了旧报纸、学术刊物,以及多本有关513事件的文献和书籍。我们也在“513半世纪”专题页面的最下方列出了参考资料的列表。

除此之外,我们也访问了多名目击者,并将他们所叙述的故事对照这些文献,以确保事发的时间和位置真实可靠。若他们所说的有所矛盾,则移除该部分的叙述。

至于这些无可考证的叙述,唯有在没有抵触官方报告的时间轴、没有严重但无事实根据的指控、且没有严重隐喻的情况下才会获刊登。

有些受访者叙述来自听闻,非亲眼看见,我们也使用相同的原则来处理这些访问内容。

专题小组也长篇地讨论了特定用词的选择,例如,由于513事件究竟是随机偶发的种族冲突,或是具有政治议程的事件,两种截然不同的叙事仍有争议,我们在用词上选择使用“513暴乱”,而非“513种族暴乱”,以确保不会选边站。

为什么有些事件没有纳入报道?

报道刊出后,读者所质疑的其中一个问题是,为何特定族群受害或受挑衅的事情没有纳入报道?简单的答案是,有。另一个问题是为何只有特定族群遭描绘为加害者?简单的答案是,事实并非如此。

特定人分享《当今大马》专题报道的部分截图,选择性地发布资讯并重复散播,误导不少人以为报道是偏颇的。但,这些片面截取并不能反映全篇报道的内容。

举个例子,我们在专题页面提到了手持武器的华裔暴徒闯入戏院杀害马来人,同时我们也有提及华裔路人挑衅马来群众,触发513冲突。

一名受访者提到,当时有人到河边和大垃圾桶去捞起马来死者的尸体;另一名受访者则谈起,他看到在野党支持者对着马来裔的路人曝露私处。另一名说,华人私会党分子策谋杀害马来邻居。

同样的,我们也记载目击者形容华裔住家遭纵火,以及暴徒杀害两名乘车经过的华裔男子——此事记载于国家行动理事会的报告。

这些令人不舒服的景象和细节,但为了确保完整性,我们选择它们纳入报道,毕竟这些都是目击者第一手的经历。

虽然流传半山芭露天戏院有华裔被杀的说法,但我们无法加以报道,因为我们没有找到亲眼目击的证人,有的也只是听闻而已,而手头上文献也没有提及此事。

事实上,华人和马来人都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因为两方都蒙受暴力袭击,不但如此,其他族群也在死伤名单中。在此同时,两边也都有好人,不分肤色地互相帮忙。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输家。

其实,我们在制作事发经过的时间轴时,最开始写了109个事项,惟后来考量到确保读者阅读体验,我们只纳入当中18个关键事项。

为什么报道呈现华人死伤比马来人惨重?

因为,这就是事实。

有些读者对于资讯图表的呈现方式不满,他们认为《当今大马》应该参照官方报告的数据。事实上,我们就是参考官方报告的数字。

 

1969年10月份出版的这本官方报告,没有隐藏华裔死伤比马来人严重的事实,50年后我们又有什么理由隐藏呢?

《当今大马》试图归咎马来人(或华人)吗?

这个专题的制作初衷并不是要归咎任何人,甚至也不是要追问暴乱发生的原因。我们的专题页面专注呈现513事件第一天,即1969年5月13日所发生的事情。(513事件还延续了好几天)

然而,新闻专业讲求的是把事情有脉络地呈现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专题的导言部分,放入数个段落和图片说明5月11日及5月12日所发生的事情,提及在野党支持者的胜利游行,以让读者理解当时的社会紧绷的氛围。(我们放入后来情况及513事件政策制定的影响,也是基于这样的理由)

我们没有纳入当年在槟城被杀害的巫统党工纳西尔(Nasir)之照片,因为我们的编辑方针规定不刊载尸体的照片。因此,我们同样也没有刊登劳工党被杀党员林顺成的照片。

《当今大马》试图要策动一场暴乱吗?

其实,事实刚好相反。

事情过去了50年,政治人物如今仍旧利用这个议题,挑起恐惧以达到各自的政治议程。我们刊登这些文章,则是为了揭开513事件相关的事实。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能假装事情不曾发生。我们必须从历史汲取教训,珍惜种族和谐,并且认识到分裂政治的危险。

 

我们的专题计划完成了吗?

还没呢。513暴乱是我们个人经历的集合。个人经历和故事在民间流传了几代人,却未获完整地记录下来。

如今,当年亲眼见证历史的许多长辈年事已高。根据调查,国人平均寿命是75岁,因此这可能是我们将口述历史记载下来的最后机会,我们希望您也可以把故事你的513故事告诉我们

另外,虽然513事件已过了半个世纪,但还有许多关于它的官方文件至今仍未解密。我们距离精确掌握513事件的真相还有很远的距离。

但我们尝试使用手头上所有的资讯,以呈现这起目前依然笼罩大马人的513事件,我们不能遗忘,只因我们决不能重蹈覆辙。

下列为我们的参考资料列表:

The May 13 Tragedy: A report by the National Operations Council (1969)

May 13: 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 the Malaysian Riots of 1969 by Kua Kia Soong (2007)

13 May 1969: A Historical Survey of Sino-Malay Relations by Leon Comber (1983)

May 13, Before and After by 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 (1969)

The Kuala Lumpur riot and the Malaysian political system by Anthony Reid (1969)

Malaysia : Death of democracy by John Slimming (1969)

The May Thirteenth Incident and Democracy in Malaysia by Goh Cheng Teik (1971)

Democracy Without Consensus: Communalism and Political Stability in Malaysia by By Karl Von Vorys (1975)

The Unmaking of Malaysia: Insider's Reminiscences of UMNO, Razak and Mahathir by Mustapha Ahmad (2007)

The Deadly Ethnic Riot by Donald L Horowitz (2001)

May 13, 1969: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by Martin Vengadesan, The Star (2017)

Various articles published by the Straits Times in May 1969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