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余金萍称,聂菲沙奉刘特佐命令行事

更新: 2020/8/5 10:42 上午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SRC国际公司汇款案今天进入第46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46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明天盘问涉及新面向

下午5点17分: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告诉高庭法官纳兹兰说,他明天交叉盘问余金萍时,将触及新的面向。

纳兹兰接着宣布,结束今天的审讯,明早9点再继续。


指聂菲沙一窍不通

下午5点15分:

哈温德吉星在交叉盘问时试图向法庭证明,余金萍曾指导前SRC国际公司董事聂菲沙,如何写信给银行讨处理纳吉账户的管理事宜。

哈温德吉星是通过余金萍和聂菲沙在2015年的一系列对话,来证明这点。

两人对话的内容包括了,余金萍逐字教导聂菲沙如何写电邮给银行,说明隔天才会有钱;另一个对话则是余金萍告知聂菲沙,要如何回应她当时的同事李丹尼尔(Daniel Lee,译音)。

余金萍之后认同哈温德吉星的说法,即在法庭上念出来的讯息显示,除非被告知如何发言,否则聂菲沙根本一无所知。


没照单全收她的话

下午4点55分:

余金萍接受哈温德吉星盘问时否认,聂菲沙像“橡皮图章”般对她的言论照单全收。

哈温德吉星:你是负责概述需要做什么的人,聂菲沙纯属一个橡皮图章,比如通过他的电子签章?

余金萍:他没有照单全收我所说的话。

哈温德吉星:谁负责草拟汇款的信件?

余金萍:银行草拟,然后由聂菲沙签署,以便支票不会跳票。

余金萍所谓的汇款,是指账号尾数为880、906及898的纳吉账户之间的转账。


奉刘特佐命令行事

下午4点35分: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要求,余金萍确认她在2014年跟刘特佐和聂菲沙的一系列黑莓通讯对话记录,以证明刘特佐掌控了前首相纳吉的银行账户。

其中包括,刘特佐在群组通过一连串的沟通要求余金萍,告知聂菲沙下令汇款至纳吉的其中一个账户。

聂菲沙获得纳吉授权为其AmBank账户的掌管者。

余金萍之后同意说,聂菲沙只是奉刘特佐的命令行事。

哈温德吉星:你是否认同我说,聂菲沙纯粹跟从刘特佐的指示?

余金萍:根据这个对话,是的。


资金在3个户口流动

下午4点:

余金萍认同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的说法,即每当有本地或外国资金汇入纳吉的账户,资金就会在他的3个银行账户中移动。

哈温德吉星:账户(账号尾数为880、906及898)的资金,只会在有本地或国外款项汇入账户时才流动?

余金萍:一般上是。

哈温德吉星:最初几个月,在账号尾数为880、906及898的账户中,账号尾数为880的账户曾汇款至其他账户,以便支票不会跳票?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一旦账号尾数为880的账户耗尽数百万的存款,只有等到刘特佐安排从外国或本地汇入款项后,账户之间的资金才会流动?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以便支票不会跳票?

余金萍:是。

她回答哈温德吉星说,刘特佐大部分的指示,都是通过纳吉账户掌管者,即前SRC国际公司执行长聂菲沙(Nik Faisal Ariff Kamil)来执行。

她也点出,刘特佐将决定是否汇款至透支的账户内。


恢复审讯

下午3点58分:

短休结束,法庭继续审讯。


法庭小休

下午3点:

法官宣布暂时退庭,以便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可到另一个法庭,聆听藐视法庭案的判决。

法庭预料在稍后恢复审讯。


继续使用现金汇款

下午2点55分:

余金萍告诉法庭,她曾针对2014年和2015年有大量现金,汇入前首相纳吉的AmBank户口的状况提出警告,但刘特佐视若无睹。

她是在接受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如此表示。

哈温德吉星(上图)原本盘问余金萍,刘特佐是否忽视她针对可疑汇款的警告,因为对方需确保纳吉的支票不会跳票。

针对此,副检察司西谭巴兰(V Sithambaram)要求,辩方把问题分开,以免导致证人的混淆。

哈温德吉星:有好几次,你告诉他们(汇款者)别再使用现金汇款(因担心被标记为可疑交易),但全都被忽略?

余金萍:是的。

哈温德吉星:就算你告诉了他们,有关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和面对的问题(他们仍不予理睬)?

余金萍:他们是否有意识到,我不晓得。

哈温德吉星:他们没有遵从?

余金萍:他们仍继续用现金汇款。


刘特佐指示下汇入1200万

下午2点50分:

余金萍供称,为了确保纳吉签发的支票不会跳票,2014年6月至2015年3月期间共有1237万令吉现款,汇入纳吉的2个AmBank户口。

她说,有关场外交易现金汇款是在刘特佐的指示下,通过19项转账汇入纳吉两个尾数分别是“880”和“906”的户口。

她是在接受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如此表示。

哈温德吉星:看我给你出示的东西,你会否同意,任何汇入现款的人士都是根据刘特佐的命令行事?

余金萍:是,他参与安排汇款。如此一来,支票才不会跳票。

余金萍也认同说,所有的支票汇款,是跟她告知纳吉的户口透支的同一天。


获知将透支后才汇款

下午2点30分:

余金萍接受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供称,刘特佐在获知纳吉的AmBank户口(尾数“906”)透支后,就有700万令吉汇入有关户口。

哈温德吉星:“906”(户口)从2014年6月至2015年3月9日期间收到700万令吉?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有关汇款是一种被动的做法,即发生在刘特佐被告知,有关户口有透支风险之后?

余金萍:是。


恢复审讯

下午2点10分:

午休结束,审讯复庭。


缩短午休时间

下午1点:

法庭午休,下午2点继续审讯。

法庭缩短午休时间,是因为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Muhammad Shafee Abdullah)和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需赶在下午3点到另一个法庭出席审讯。

另一个高庭今天将针对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起诉,沙菲宜评论纳吉案件而藐视法庭的申请,作出判决。


刘特佐秘书隔天付还款项

中午12点35分:

余金萍承认,为了避免前首相纳吉的银行户口透支,她或曾在2014年9月29日自掏腰包,预支5万5000令吉。

当时,纳吉尾数为“906”的户口发出8万令吉的支票,但因余款不足而透支5万5000令吉。

根据余金萍和刘特佐秘书佐丝(Josie)的黑莓通讯对话,她告知对方需汇款至纳吉尾数为“906”的AmBank户口。

刘特佐接着要求,余金萍找季国添(Kee Kok Thiam,译音)提供该笔资金,但对方当时身在马六甲而联络不上。

季国添之前被鉴定为刘特佐的伙伴,并负责汇款至纳吉的户口。他也是马来西亚政府入禀民事诉讼,追讨失款的对象之一。

刘特佐之后叫余金萍联系佐丝,但她发现对方也外出,隔天才能汇款。

余金萍告诉佐丝说:“我可能需要先帮他填补款项”。

针对此,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要求,余金萍作出确认。

哈温德吉星:5万5000令吉不是来自季(国添)或佐丝?

余金萍:我不记得了。

哈温德吉星: 我再度向你建议说,它(有关款项是)来自你。然后,佐丝隔天才付还给你。

余金萍:可能是这样。

余金萍接着证实,她和佐丝在隔天的另一个交谈记录。

在有关对话中,余金萍感谢佐丝把钱付还给她。


交代别用Ambank户口转账

早上11点: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向法庭仔细念出,余金萍、刘特佐和前Putra Perdana执行长李德龙(Jerome Lee Tak Loong,译音)之间在2014年9月的一系列对话,并获得余金萍的确认。

他们的对话围绕在如何确保,纳吉为巫统发出的500万令吉支票,不会因其户口透支而跳票。

根据对话记录,余金萍(上图)在早上联络刘特佐,说明需要在9月10日下午3点汇款380万令吉至纳吉尾数为“906”的银行户口,否则纳吉签发的支票将被退票。

刘特佐之后要求余金萍,联络李德龙汇款至该户口。接着,余金萍就和李德龙展开一系列的沟通,直到Putra Perdana建筑有限公司通过安联银行的户口,汇款500万令吉至纳吉的AmBank户口。

法庭也被告知,刘特佐曾指示余金萍转告李德龙,千万别用Putra Perdana的AmBank户口来转账。


刘特佐是李德龙上司

早上10点45分:

余金萍表示,她使用“老板”(boss)的字眼来称呼刘特佐,旨在暗示对方是Permai Binaraya董事李德龙的上司。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在交叉盘问时,要求余金萍确认她和李德龙在2014年中的对话记录。

哈文德吉星:你使用‘老板’(的字眼)来称呼刘特佐,意味着刘特佐的地位高于李德龙,而(李德龙需)聆听刘特佐的指示?

余金萍:是。

余金萍和李德龙的对话谈到,于2014年7月从Permai Binaraya的马银行(Maybank)户口,汇款2700万令吉至纳吉的AmBank户口(号码尾数为880)。


银行没对外币汇入发警示

早上10点16分:

余金萍供称,尽管2014年有数笔国外汇款进入纳吉的户口,但AmBank却没有要求国行关注。

她是在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如此表示。

哈温德吉星:针对这些2014年的国外汇款,根据(纳吉户口掌管人)聂菲沙和刘特佐提供的文件,(银行)没有向国行挑起任何课题?

余金萍:(AmBank)汇款部没挑起任何(问题)。

早前,哈温德吉星盘问余金萍,有关一整年内汇入纳吉尾数为“880”的AmBank户口的数百万外币。


英镑“礼物”汇入纳吉账户

早上9点45分: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继续盘问余金萍,有关她在2014年与刘特佐的通讯记录。

哈温德吉星是盘问有关在2014年,有一系列的汇款记录显示以英镑汇入纳吉尾数为880的个人账户。

根据余金萍的供词,刘特佐同样在这系列的转账中扮演了主要角色,包括了告诉余金萍这些资金都是“礼物”,并指示她应该电邮到哪个邮址,以联系纳吉账户的掌管人聂菲沙。


纳吉进入被告栏

早上9点13分:

审讯复庭,纳吉进入被告栏受审。


审讯进入第46天

早上9点:

纳吉SRC案审讯进入第46天,预料前AmBank公关部经理余金萍(Joanna Yu Ging Ping)将第6次出庭供证,以接受辩方的交叉盘问。

预料辩方将在盘问中,继续聚焦余金萍的黑莓手机通讯记录。

余金萍是控方第54名证人。她之前出庭时揭露,刘特佐与她沟通的细节内容,比如刘特佐以“馅饼”与“沙爹”暗号来代称美元与马币。

此外,她称,刘特佐叫纳吉为“大老板”

此案承审法官是纳兹兰(Mohd Nazlan Mohd Ghazali)。

检控团队是由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领衔,成员包括苏莱曼(Sulaiman Abdullah)、西谭巴兰(V Sithambaram)、玛诺古鲁(Manoj Kurup)、依沙尤索夫(Ishak Mohd Yusoff)、多纳佐瑟(Donald Joseph Franklin)、苏海米(Suhaimi Ibrahim)、莫哈末赛夫丁(Muhammad Saifuddin Hashim Musaimi)、许庆辉(译音,Sulaiman Kho Kheng Fuei)、布迪曼(Budiman Lutfi Mohamed)、莫哈末阿斯洛夫(Mohd Ashrof Adrin Kamarul)以及莫哈末依扎(Muhammad Izzat Fauzan)。

辩方律师团队则有13名律师,并由资深律师沙菲宜领导。

其他成员包括前第二律政司尤索夫(Yusof Zainal Abiden)、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卡玛鲁希山(Kamarul Hisham Kamaruddin)、张隆勉、德瓦南登(Devanandan S Subramaniam)、法翰(Farhan Read)、万艾祖丁(Wan Aizuddin Wan Mohammed)、拉末(Rahmat Hazlan)、慕哈末法汉(Muhammad Farhan Shafee)、卡翠娜(Tiara Katrina Fuad)、努莎希拉(Nur Syahirah Hanapiah)及再丽(Zahria Elena Redza)。

现年65岁的纳吉去年7月4日被控3项SRC资金失信控状及一项贪污滥权控状,涉嫌款项为4200万令吉。去年8月8日,他又被控3项涉嫌相同款项的洗黑钱控状。

一旦罪成,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将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鞭笞与罚款。

在渎职滥权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而在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截至目前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