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爪夷书法教学争议:七道题帮你抓住要点

黄凯荟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国民型小学国语课程拟纳入爪夷书法教学,掀起华教团体、政治人物及民间的反弹,各方意见纷飞。惟意见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知识,爪夷文书法课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今大马》以七道题为你梳理脉络,抓住实事要点。

一、国民型小学的学生,未来必须多学“一个语言”?

有人担忧,国民型小学的孩子目前已学习三语,而若要增加爪夷文教育,将让孩子倍感吃力。

但事实上,教育部准备把“爪夷书法”写法纳入现有的国文科,并不是增设新的语言科目。

而且,爪夷文其实是一种文字(script),并不是一种语言(language)。

根据教育部志期2018年4月的《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语小学标准课程》(KSSR BM SJK Tahun 4),教育部除了希望让学生学习最基本的听、说、读、写之外,亦能掌握语法及“语言艺术面向”(aspek seni bahasa)的能力 。(备注:教育部将seni bahasa译作“趣味学习”)

爪夷文书法是“语言艺术面向”之中的其中一项学习。除了爪夷书法之外,课程内容包括学习成语、谚语、马来诗歌、歌词及故事等等。简言之,爪夷书法是国语课本单元中的“小活动”,它不是一个完整的章节,更不是一堂新的语言课。

二、那么,爪夷书法占了课本多大篇幅?孩子需要学些什么呢?

根据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说法,这本原定2020年推出的小四国语课本共162页,共有24个单元,每个单元之中都会安排这种“语言艺术面向”的小活动。这24个单元之中,说故事(bercerita)、新诗(sajak)、唱歌(nyanyi)和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这4种方式,各占6个单元中的小活动。

这本课本目前仍在草拟中,尚未正式印刷出版,《当今大马》尝试向教育部索取课本草稿,惟教育部拒绝公布。此课题引发争议后,教育部曾在7月26日召开对话会,与华文教育和泰米尔文教育团体沟通,对话会当天亦不允许拍照。

《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语小学标准课程》之中写明,爪夷书法的学习除了用爪夷文书写马来成语(simpulan bahasa)之外,也包括学习认识、辨认、读出所写的爪夷文发音。

参与教育部对话会的消息人士举例说,教育部所展示的课本页数中,让孩子通过爪夷文学习成语“Ringan Tulang”(勤劳之意),这其中有8个爪夷字符所组成。学生可以认识字符的发音,并沿着虚线练习书写。全年的课程之中,这样的爪夷书法学习预计出现5到6次。

三、爪夷文跟马来文有何关联?

马来语的书写系统,数百年来经历多次的更迭。爪夷文早期曾是马来语的其中一种书写体,系统源自阿拉伯文字系统,加入几个字符变化而来,书写方式由右到左。

16世纪由欧洲殖民者传入罗马字(tulisan Rumi)后,马来文才转以之为书写体。

其实,罗马字及爪夷文在马来群岛出现以前,公元8至13世纪之间,古马来语(Bahasa Melayu Kuno)曾经以源自印度婆罗门文字系统的“仁聪文”(tulisan Rencong)、“帕拉瓦文”(tulisan Pallava)及“卡维文”(tulisan Kawi)为书写体。

爪夷文是约公元1300年随着伊斯兰传入马来群岛,由于爪夷文有助于理解宗教经典《可兰经》及《圣训》(hadith),因此获得广泛使用,进而取代原有的梵文书写系统。

直到独立后1963年,政府制定《国文法令》(Akta Bahasa Kebangsaan)正式宪报生效,罗马字才成为马来西亚国文的标准,惟爪夷文也获准继续使用。

国文法令》第9条文写道:“国家语文的书写体为罗马字:但条件是这不禁止国家语文使用马来字,或一般人通称的爪夷字。”

四、这是希盟政府推行的政策吗?

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局官网,教育局最近一次修订小四国文课纲是在2017年,并将“爪夷文书法”的介绍列入小四马来语的趣味语文教学内容。这份《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语小学标准课程》最新的版本志期2018年4月,而希盟政府是于2018年5月首次在选举中击败国阵,执政中央。

换言之,纳入爪夷文书法的课程内容乃是前朝政府之政策。

这份课纲里如此形容,“语言的艺术面向指的是,学生必须理解及掌握马来语的美与精致优雅。掌握语言的艺术面向,包含了理解、表达及赏析这个美丽的语言之能力。”

“课程将会向第二阶段(意指小学四至六年级)学生介绍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透过学习成语的方式,打开学生对爪夷书法的认识。这是为了培养学生对于爪夷书法的兴趣。”

“透过这个面向的学习,学生能透过口说及书写这些有趣的形式及技巧,做有创意的作品。语言的艺术面向也希望让学习变得有趣。”

五、为什么这个课题突然吵起来?

《星洲日报》于今年7月25日(星期四)以全国版封面发表一篇特别报道,引述不愿具名的校长揭露,教育局要求学校派出老师受训,这些老师所获得的教学指南内容包括爪夷文书法艺术。惟教学内容不甚明确,仅以鉴赏为主,无需深入学习语法及应用。

同日,教育部随后发文告表示,国文课纲里说的“ seni khat ”指的是“马来文的艺术文字或书法”,而“不是爪夷字”( bukannya tulisan Jawi)。教育部也解释说,这是为了让学生学习语言的艺术面向,不列入考试和评估范围。

无论如何,教育部隔日召开对话会,强调此政策仍有讨论空间,教育部搜集意见后会再详细研究。

据悉,对话会上教育部所展示的课本草稿,确实教导学生以爪夷文写出成语。教育部的先前的文告为何宣称“不是爪夷字”,则令人费解。

六、反对的人,他们反对的原因有哪些?

华淡小教授爪夷书法的事件引起关注后,不少教育团体及政治人物的反弹。反对者认为,学习爪夷文书法可能加重学生学习负担,抑或增加老师的负担,无法达到“趣味学习”的目标,反而可能徒增压力。

董教总是其中一个提出反对的华教团体。 董教总认为,学生“鉴赏马来文书法艺术”并没有问题,惟要求学生必须认识、辨别及阅读爪夷文字母和发音,并以书写呈现时,这样学习模式已非止于艺术鉴赏,将会加重学习负担。

此外,部分反对者则认为,马来文目前以罗马拼音为官方书写方式,教导爪夷书法缺乏实用价值,无法帮助学生更好地掌握国语,不符合教学目标。

前教育部副部长兼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就召开记者会批评,学习爪夷书法无助提升国语能力,若政府希望学生能够鉴赏爪夷文的优美,应该纳入美术课的书法单元之中。

“通过鉴赏爪夷文来加强学习国语,来掌握国语,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不能直接了当通过罗马字学习?那就没有趣味吗?”

另外,部分反对者担忧,政府可鼓励民间自发鉴赏和学习,而不应该强加于教育制度中,因为制度化学习爪夷文,或有推动同化政策之嫌。

彭亨都赖州议员邹宇晖就发起反对联署,并获得另12名行动党州议员、14名社青团与行动党基层领袖、138个支部与国会联委会参与联署。他们认为,马来西亚的政治语境里,爪夷文已成为伊党玩弄种族课题的手段之一,更是保守力量所强推的议程,因此有必要防止爪夷文进一步“制度化”。

他们以伊党执政的丹登两州强制招聘须附上爪夷文为例,断定推动爪夷文措施“已经不单纯的只停留在鉴赏”,并形容这是一种“ 温水煮青蛙”的议程。

七、支持/不反对的人怎么说?

支持/不反对教导爪夷书法者则认为,现有的华文及英文课纲,亦有教导学生认识和学习书法,因此鉴赏及学习国语的书法,其实并不稀奇。

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点出,小四国文课本有6页介绍爪夷字母书法的艺术鉴赏,正如小四华文课本中,也会有中文书法与学习文字历史来源那般。他认为,此课题之所以遭到渲染,乃是马来西亚各族缺乏互信,经常视他者为威胁。

与此同时,《星洲日报》引述思特雅大学(UCSI) 莫哈末达祖丁(Mohamad Tajuddin Mohamad Rasdi) 提出有趣的观点。他认为,他并不反对教育部推动爪夷文书法教育,但若教学目的乃是提高语文鉴赏能力,惟同时也应该让学生认识比爪夷文渊源更久远的“帕拉瓦文”。

他也建议,若要达到学习及鉴赏“语文的艺术面向”,未必要以纳入正课的方式推行。他举例,学校可邀请来宾到学校示范爪夷书法,或带领学生参观博物馆,亦是有趣的学习方式。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