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跟马智礼交流爪夷书法课题,我们谈了这些……

陈亚才

更新: 2019/8/5 9:53 上午

【观点】

有媒体记者来电求证,指教育部长曾在今年8月1日与一些不代表团体的个别人士会面,针对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课题进行交流(不是会议);副部长也直接或间接地表示与会者并没有反对华小四年级认识爪夷字的安排,记者问这是不是当天达致的共识?

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和揣测,我就个人部分提出说明和看法,不代表其他与会者。8月1日在部长办公室的交流,我是受邀者之一,部长亲自主持,副部长及教育部相关的官员也出席。

部长一开始便声明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的推出,并非要以爪夷字取代现有的罗马字母书写(Rumi)。让小四学生认识爪夷字的概念是在2016年提出,并确定在2020年开始执行。部长强调爪夷字是马来语文的文化资产 (warisan),让小学生认识马来文在使用罗马字书写之前,曾采用爪夷字。部长准备聆听及收集各方的意见。

部长并表达担心此事会影响国民团结。对此,有与会者指出华社的疑虑在于是否有把爪夷字提升到罗马字同等地位的隐议程,并提醒这即使在马来社会、东西马之间都会引起争议。部长否认有上述隐议程,只是要学生认识这一文化遗产。

不能忽视华社反弹

我个人不会因为看到爪夷字就心生恐惧或排斥,也不认为让小四学生认识几个爪夷字,就会成为压死华教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由于各种综合因素,包括希盟在兑现竞选宣言的跳票、教育部这些日子来推出的政策或措施争议甚大、统考尚未承认、雪州路牌独尊一种语文等等,累积的怨气不少也不小。这一回遇到爪夷字课题,大家对此项计划的必要性、有效性、潜在的隐忧以及对政府缺乏信心和信任等等,华人社会对爪夷字课题的反弹有增强的趋势,不能等闲视之,避重就轻;若不妥善处理,社会矛盾恐怕会加剧。

出席交流会,不是为教育部背书,而是大家集思广益,反映不同层面的观点,尝试找出解套方案,至于采纳与否,最后由教育部定夺。交流会上的确畅所欲言,包括提出处理不当可能导致的危害性和严重后果。当天与会者向教育部长提出的具体解决方案,主要可归纳为四个选项:

(1)有鉴于国民型小学四年级的爪夷字书法笔顺练习,未见其利,却已引发广泛争议和忧虑,因此建议教育部参照马哈迪处理ICERD 的做法,快刀斩乱麻,马上宣布搁置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课纲,以制止争议扩大,节外生枝;整个计划从长计议。

(2)既然课程设计的目的是要提高学生马来文的乐趣,建议以Pantun取代爪夷字笔顺联系。Pantun的押韵作为语文学习,预期效果更佳。

(3)既然爪夷字笔顺练习的课纲是通过书法艺术来欣赏文字之美,与其让社会人士觉得现有计划只是针对华小的单向做法,不如让各源流小学相互学习文字之美,在华小的推行爪夷字欣赏,在国小推行中文书法,在淡小推行印度文字Kalai的书写,以解除华社的疑虑,同时促成文化交流。

我的理解是,若在华淡小四年级的国文课推行爪夷字书法,就也应在国小四年级的华淡文课推行中文书法与淡米尔文Kalai书法,等同处理,同时公开预先小五和小六爪夷字书法教程,以释公众之疑。

(4)由于原本构思的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并不列入考试范围,因此建议选修课程,让有兴趣者自行选修,而不是强制性上课。

我的理解是:用课外活动同时在各源流学校同时推展爪夷、汉字和Kalai三种书法,以促进文化交流。


编按:作者陈亚才是著名时事评论人兼文史工作者,毕业于台湾大学历史系,长期在华团组织耕耘。经作者同意转载,经稍许润饰,标题为本刊添加。

马智礼昨天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透露,他在前天(1日)已经亲自会晤华教团体及华社代表,其中包括董总署理主席陈友信、陈亚才,以及政治学者黄进发等人,商讨华淡小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学习的事情。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