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马哈迪公开信狠批阿都拉向新国低头

由于近来主流媒体一直封杀其言论,前首相马哈迪医生选择通过电邮和网络,传发一封有关兴建马新弯桥内情的公开信,给巫统国会议员和各级领袖。

亲巫统的“巫统虚拟俱乐部”(KMU) 网页 在22日刊登了马哈迪这篇长达7页的公开信,并获得网友们的积极回应。马哈迪的前文胆,前新海峡时报总编辑卡迪加新也在其 部落格 中,证实这封公开信的确是由马哈迪所撰写。

《当今大马》记者也通过数个管道求证,并证实这封公开信的确是由马哈迪所发出。

马哈迪在公开信里猛批阿都拉政府停建新桥的决定,不但无法捍卫国家主权的独立,也导致人民蒙受数十亿令吉的损失。

马哈迪指出,他撰写公开信的目的是为了让人民看清楚,政府故意把人民不愿售卖沙土和开放领空给新加坡的意愿,错误地诠释为人民拒绝建筑新桥。他强调,人民要建桥,但只是拒绝新加坡开出的不合理条件。

虽然马哈迪在公开信中不曾点名批判阿都拉政权,但是其辛辣的言语间和强烈的措辞,无不处处质难阿都拉政府停建新桥的决策。马哈迪甚至拿出新加坡领导人的来函,以及引用马新水供条约的条文,来佐证现任大马政府一直向新加坡低头,无力捍卫国家的尊严和独立性。

他也批判当权者藉着捏造的“俯顺人民意愿”说法,来掩饰本身的无能。

公开李光耀和吴作栋来函,证明没附带条件

马哈迪也公开4封新加坡领导人包括资政李光耀以及前总理吴作栋的 来函 ,以证明新加坡政府在讨论马新关系的课题时,并未把建新桥列入为谈判配套之中。

反之,吴作栋示意如果我国在自己的领土建桥,后者可以在无附带条件的情况下接受。虽然吴作栋认为我国单方面建桥并不是一个理想的主意,但是答应一旦新桥建好后就拆除新柔长堤。

因此马哈迪重申,新加坡不曾针对新桥的兴建,提出任何的附加条件,包括必须售卖沙石和开放领空给新加坡空军使用,更不曾基于新加坡领导人对长堤的怀念情绪(nostalgia)而拒绝兴建新桥。他强调,新加坡只是要求长堤在2007年后才被拆除。

若新拒绝拆除水管才如同宣战

马哈迪也驳斥若马来西亚拆除通往新加坡的输水管,就被视为等同向新加坡宣战(act of war)的说法。因为根据两国水供协议,如果大马有需要修建长堤,可迁移水管,只要在6个月前通知新加坡即可。而身为租用者的新加坡必须负责拆除水管的一切费用。

由于水供协议不曾提及租用者拥有拒绝的权力,马哈迪倒是认为若新加坡拒绝拆除水管,才可能是属于宣战的行径。

马哈迪说,在兴建新桥工程开始时,新加坡不但并未抗议,也不曾提出售卖沙石和开放领空的要求,“所以对大马政府基于不愿售卖沙石和开放领空给新加坡,才被迫停建弯桥的说法,我无法理解。”

指人民将诅咒售卖沙石给新加坡

马哈迪指称新加坡针对兴建弯桥的的种种反应,其实早已被料到。但是他对大马政府无法捍卫主权的举动和导致人民蒙受数十亿令吉的损失,却感到十分失望。

他强调,售卖沙石给新加坡的行径,犹如出卖部分柔佛州的领土给新加坡,因为沙石将用来填海,以扩大新加坡的领土,“我们是否穷到必须售卖土地给他人?”

马哈迪也警戒说,未来的大马子民,不管是马来人或柔佛州人民将会诅咒售卖沙石给新加坡的行径,“因为作为一个独立和有尊严的国家,我们原本就有权力在本身的领土和海洋建筑大桥”。

他呼吁,“我们不能重犯将新加坡交给英国的错误,不要再移交本身的领土给新加坡,虽然有人认为只有在新加坡同意下,我们才可以在本身的国土兴建新桥”。

马哈迪认为,人民不曾反对兴建弯桥,并呼吁“那个不敢捍卫国家和人民之尊严和主权的人,别再把话塞进人民的口中”。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ADS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