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慕尤丁的后疫情困境

刘镇东

【观点】

喜来登政变事发至今已有两个月,慕尤丁政府的前路几乎还不明朗。面对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危机,他必须竭尽全力争取人民的信心和信任,最起码也要为他领导的非民选政府寻求一点正当性。

某一程度来说,遏止2019冠病扩散的行动限制令,在政治上也给了慕尤丁或多或少的喘息空间。不过,他也清楚知道行动限制令不是长远之计。

国会于来临5月18日复会,政局也将随之成为人们的焦点。虽然慕尤丁是政变的最大得利者,坐上了首相一职,但他至少不算是马来西亚人最厌恶的政客。

然而,他的内阁成员却大多名不见经传,容易被人遗忘,有者甚至沦为笑柄,或深受人们痛恨。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阿兹敏作为政变推手,早已是众矢之的,如今在第三阶段的行动限制令,他还因为没有妥善处理业者重新营业的问题,引起更多的不满。

卫生部部长阿汉峇峇则成为了全国公认的笑料,以及慕尤丁政府的负资产。每当阿汉峇峇在媒体现身,政府就会被嘲讽整整三天。

慕尤丁的难题

慕尤丁最大的挑战在于,他必须在这个为了夺权而仓促成军的执政联盟里,设法与每一员共存。

他没有办法开除任何人,同时内阁里的随便一人都能轻易向其施压。最近,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更要求慕尤丁把官职分给沙巴巫统领袖,包括被控贪污的邦莫达。

在国会222席当中,慕尤丁政府只掌握了113或114席。虽然只以极小的多数执政,但撇开法律和程序的技术问题不谈,国会要通过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始终还是不太容易。

但这不意味慕尤丁可以高枕无忧。要确认慕尤丁是否掌握113或114席,并非只有“不信任动议”一个形式。政府提呈到国会的每一部法案、每一次的表决,都足以检验政府有没有获得国会多数支持。

以柔佛为例,巫统主导的州政府宣称有29席,而希望联盟有27席。这29席当中,就包括了慕尤丁自己的武吉甘蜜州席。倘若慕尤丁无法出席州议会,那执政联盟就只比希望联盟多出一席。

假设在州财政预算案表决当天,执政联盟有2、3位州议员不满州务大臣,故意请病假缺席州议会,而希望联盟又全员到齐的情况下,预算案很大可能会被否决。

国会的运作方式亦然。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巫统不断欺压着慕尤丁,即便有部长违反行动限制令,首相也没有办法采取任何行动。

慕尤丁执政联盟的不稳定元素

(一)土著团结党

土著团结党是由以下四组人组成。

第一组,是土著团结党2016年成立之初就已加入的党员,包括现在没什么事务可以处理的特别事务部长礼端、首长梦被新盟友粉碎的马六甲州行政议员拉菲克,还有效忠慕尤丁以致自己一无所有的柔佛前州务大臣沙鲁丁。

这一组人在2016至2018年期间,勇于面对巫统的攻击,不惜承受个人和财务上的压力,最终赢得了人民的委托。无奈,现在却失去了一切,甚至开始被遗忘。

第二组,则是马哈迪的支持者。在土著团结党的党选前,没有人知道这位前首相实际掌握的支持人数,但他确实在党内拥有一定的支持者和同情者,足以跟慕尤丁分庭抗礼。

第三组,是在2018年后,随着现任内政部部长韩沙再努丁从巫统跳槽到土著团结党的国会议员。他们在慕尤丁内阁也获得不错的官职分配。

第四组,则是作为最大赢家的一群人,包括从公正党跳槽土著团结党,发动喜来登政变的阿兹敏派系。他们几乎所有人都获得正副部长官职。

(二)巫统

巫统并非单一的整体。自2018年大选以来,已经没有一位巫统领袖可以整合与领导四分五裂的巫统派系。

前首相纳吉至今依然是巫统最活跃的领袖。他获得巫统死忠支持者的最大支持,但对于马来中间选民却是票房毒药。

纳吉可说是幸存者。即使贪污大案还在审讯中,他还能以“网红”之姿,耗70%时间抨击希望联盟,以及其余30%时间调侃慕尤丁政府。

在纳吉的倡导下,巫统对日后的政局留了后路:巫统与伊党在国民和谐的共识下合作,对慕尤丁国民同盟的支持只限于来届大选前。

阿末扎希虽为巫统主席,但无法全权掌控整个党。以他为首的派系,看似亲纳吉,但实际上也有一些分歧,尤其是在今年2月初便可看出端倪。

希山慕丁、韩沙再努丁和阿兹敏,早于2019年初或甚至更早前就已开始酝酿夺权。他们合作的共同目的,是为了要阻止安华担任首相。希山慕丁声称掌握17至22名巫统国会议员。

还有森美兰的末哈山及凯里,以及柔佛的卡立诺丁等巫统领袖,他们都不属于上述三个派系当中。

(三)伊斯兰党

伊党虽说是相对团结的政党,但他们缺乏全国政治的治理人才。

目前为止,伊党领袖只是享受作为联邦执政党的好处,如受为官联公司高职,直至来届大选。伊党的目标只是想在吉兰丹与登嘉楼坐大,并把势力延伸到吉打和玻璃市。

(四)砂拉越政党联盟

砂盟牢牢掌控砂拉越,并不效忠于任何一方。相较于希望联盟,他们的领袖更倾向与国阵的前盟友合作,况且希望联盟尤其是民主行动党,更是砂盟在砂拉越政坛的劲敌。

慕尤丁的挑战

慕尤丁的执政联盟是由土著团结党四组人、巫统四组人、砂盟及伊党共同组成,合计有10个代表不同利益的党派。他们之间偶尔合作,但其他时候却又互相竞争。

对首相而言,在2019冠病疫情逐步缓和的同时,就得要开始烦恼马来西亚后疫情的政局。

究竟慕尤丁有没有办法控制住这些具备竞争关系的盟友,也许很快就能揭晓,尤其是国家与人民面对着惨痛的经济冲击。

慕尤丁不稳定的联盟,会继续结盟合作?我对此有所保留和质疑。


本文作者刘镇东是民主行动党政教主任、柔州行动党主席、前国防部副部长。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