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误入迷途的伊党

刘镇东

观点

伊斯兰党与巫统以“国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的平台合作,并不必然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结盟,事情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我在大学时期研究伊党,从政后也与伊党领袖密切合作,对于伊党错过改写马来西亚政治史的契机、误入迷途、走错路线,我一直感到惋惜。

从1999年大选到2015年6月伊党脱离民联的这段期间,伊党内部一直有两股势力对峙,我称之为基本教义派(purists)和务实派(mainstreamers)。

基本教义派只在乎伊党于马来人核心地带(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的基本盘,并且推动文本甚至原教旨主义式诠释伊斯兰教义。他们无意争取非穆斯林选民的支持,也不愿透过妥协与其他政党结盟。

务实派则强调伊党必须争取成为全国政治主流。已故伊党主席法兹诺在伊党大会就以英文“mainstreaming”一词作出呼吁。1999年大选,伊党不少具备专业背景的候选人在吉兰丹和登嘉楼以外赢得国会议席,让党内务实派因此崛起。

这也说明了伊党透过多元族群的政治联盟,是有机会可以赢得联邦政权。在安华的烈火莫熄浪潮席卷下,伊党一举攻下了27个国席。

基本教义派的抬头

然而,务实派在2002年6月法兹诺逝世后,便处于劣势当中。继任党主席的哈迪阿旺主张强硬的路线。就在2004年3月大选前,伊党的《伊斯兰国文件》(Islamic State Document)于2003年11月出台,导致全国选民在大选否决了伊党。

之后,务实派在2005至2013年期间在党内得以略占上风,但过程对他们一点也不易。

基本教义派的抬头,源自于1982年逼宫时任主席阿斯里下台的势力,2013年大选后新一代的强硬派青年领袖抬头,主张靠拢时任首相纳吉。伊党基本教义派与纳吉从此越来越暧昧不清,与主张建设全民多元族群多党联盟的务实派渐行渐远。

2015年2月12日,调和两派的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逝世,让基本教义派可以更为肆无忌惮,在一马丑闻中仍然支持亲纳吉、亲巫统的路线。

务实派在2015年6月党选中全军覆没。由基本教义派掌控的伊党新领导层宣布与民主行动党断交,进而让民联的结盟破局。

民联瓦解后,伊党的务实派领袖和党员在2015年9月16日另组国家诚信党,随后希望联盟在9月22日成立。

抛弃伊党40年的斗争

伊党与巫统在2014至2018年期间非正式结盟,并且由伊党在第14届大选制造三角战。国阵首次失去政权后,两个马来政党于2019年签署“国民和谐”的合作协议正式结盟,也意味伊党抛弃了1982年以来的斗争目标。

(一)从反种族民族主义到支持马来人优先

1982年,那时的伊党被马来人视为“乡下人”的政党。伊党党争后,新领导层为了与阿斯里主张“马来人优先”的旧领导层有所区别,打出了“宗教师领导”(kepimpinan ulama)的旗号。新领导层反对“种族民族主义”(assabiyah),对抗作为世俗马来民族主义政党的巫统。

(二)从反巫统到亲巫统

与此同时,1982年以哈迪阿旺为首的登嘉楼伊党势力,与巫统做出明确的敌我之分。伊党与巫统的对立几乎成为了宗教上的派别,伊党党员拒绝参与巫统宗教师带领的祈祷,两党的党员都是分开进行祈祷。伊巫多年来互不咬弦,如今领导层却以对抗“行动党和非马来人”霸权为由,强制促成伊巫联盟。这让许多伊党基层党员都感到为难和犹豫,毕竟他们于2008至2015年期间在民联及净选盟运动,都与行动党党员建立了友好的关系。

(三)政治里的伊斯兰形象

1982年是马来政治重要的转折点。除了伊党迎接新的领导层,新首相马哈迪掌舵的巫统也招揽了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主席安华入党,突出了巫统的伊斯兰形象。当时伊党的少壮派,尤其是法兹诺与哈迪阿旺,同样也是从伊斯兰青年运动出身。因此,朝野双方都有1970年代伊斯兰复兴思潮的代表人物,两党在伊斯兰化方面竞争。1982年,伊斯兰形象能为两党换来马来穆斯林的选票支持。

今天,穆斯林社群随着时代变迁已有了自己的主见。他们不会盲目相信伊斯兰债券(sukuk)必属佳品的说法。伊斯兰债券,或任何以宗教为名的金融产品被用于挪用一马公司款项,这样的贪腐让至少一半的穆斯林社群不能接受。

伊党永远无法为纳吉的盗贼统治漂泊。况且巫统台面上的人物依然背负着各种贪污案,对于伊党基层党员而言,与巫统合作是非常痛苦的经历。

一加一并不等于二

马来西亚的政治评论圈充斥着许多陈腔滥调,他们反复宣称伊党和巫统在2018年大选加起来的总得票数,将翻转希望联盟胜选的结果。

2002年,我在大学研究伊党的论文指导老师方斯顿(John Funston)讲的第一件事,便是伊党在历届大选通常赢得30%左右的马来选票。大部分投伊党的选民,不是基于他们支持伊党,投伊党只是为了投巫统和国阵反对票。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2018年。数十万计居住在吉隆坡的游子,回到登嘉楼和吉兰丹的家乡投票。在弃保效应下,他们投选伊党是因为该党有更高机率打败纳吉的候选人,不代表他们特别喜爱伊党。

在半岛西海岸也一样,人们是为了推翻国阵而把选票投给希望联盟。第14届大选是反纳吉与反盗贼统治的选战。

来到今天,当时大部分投选伊党的选民,不会再把票投给伊党和巫统。尤其是巫统目前还是由阿末扎希、纳吉、东姑安南等人为核心,他们有很多贪污案都正在面临审讯。

“国民和谐”的结盟,并不是应对选战的策略。伊巫两党联手,纯粹是为了操作种族情绪,以便摧毁希望联盟。针对马来人,他们污蔑行动党控制政府;针对非马来人,他们指控马哈迪独揽大权。这是不惜一切手段的焦土战略,透过两个极端的拉扯,把希望联盟的中间路线撕裂。

伊党下届大选恐怕会打得很艰巨。自从背弃了1982年的斗争精神,伊党现在陷入了阿末扎希和纳吉的魔咒,与自己近40年的厌恶对象勾结。伊党确实走上了迷途。

总而言之,伊巫的结盟,绝非一加一等于二。


编按:作者刘镇东是前国防部副部长,也是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