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反移民情绪冲击民兴党,慕尤丁则疲于应对内部矛盾

更新: 2020/9/22 2:58 凌晨

【沙巴州选】

沙巴州选进入下半程,两大竞争对手——“民兴党+”与沙巴人民阵线双双陷入苦战,疲于应对一些纠缠他们已久的老问题。

“民兴党+”是由原任首长沙菲益阿达所领军。他们最大的挑战是,目前沙巴民间充斥反移民情绪,且不少人认为民兴党倾向移民。这种状况,在沙巴西海岸及内陆地区尤为明显。

2018年全国大选,民兴党在沙巴城市选区及巴瑶族选区战绩不俗,以致卡达山杜顺姆律社群(简称卡杜姆,或英文简称KDM)把民兴党视为“巴瑶-菲律宾”后裔主导的政党。

沙菲益以祖坟论反驳

沙菲益(上图)的政敌将他标签为“外来者”,尽管沙菲益多次驳斥这种说法,但《当今大马》在卡杜姆选区的简单民调发现,许多选民相信沙菲益的祖先是外国人。

为了驳斥这种谎言,沙菲益9月14日在一场竞选活动上,甚至搬出“祖坟论”。

“他们把民兴党称作是‘偷渡客政党’(Parti Pendatang Tanpa Izin)。他们认为我这个巴瑶族是什么人,前首长或前国防部副部长?我是个偷渡客的话,我怎么可能成为国防部副部长。”

“我奶奶、我祖先的坟墓就在仙本那!不是日本。”

比起半岛,虽说沙巴人的族群关系比较和谐,但沙巴在1990年代爆发“身份证计划”争议后,非穆斯林社群(包括土著与非土著如华裔)与穆斯林土著近年来的不信任感渐增。

皇委会曾裁定政府高官涉嫌贪污,把公民权颁发给不符资格的移民,进而改变沙巴的人口结构,也影响日后政治生态。

民统或受民兴党牵连

虽然沙菲益与“身份证计划”没有直接挂钩,但沙菲益2018年大选后出任沙巴首长时,曾跟希盟联邦政府合作尝试推动“沙巴临时证”(PSS)计划,试图将此前由三个不同管道发出的难民证划一取代,以便有序登记州内移民,解决伪造文件问题。

不过,民兴党与希盟的政敌却声称,PSS计划将让外来移民获得身份证。

此政策是由时任联邦内政部长慕尤丁负责,慕尤丁目前已经出任首相。在反对声下,希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取消这项计划。

今年1月沙巴金马利补选期间,国阵大肆炒作这项课题,最终民兴党流失非穆斯林支持,吞下补选败仗。


【延伸阅读】什么是“沙巴临时证”?为何成为金马利补选课题?


本届沙巴州选,民统党肩负重任,必须为“民兴党+”争取卡杜姆社群的支持。民统党以自家旗帜出战,负责攻打12个州席,大多数都是以卡杜姆族群为主的选区。


【延伸阅读】要赢卡达山杜顺姆律票,沙菲益仰赖民统党


不过,民统党也受到反移民情绪困扰。即便在民统党的强区九鲁(Kiulu),部分选民也不满民统党跟民兴党合作,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认为民兴党是个亲无证移民的政党。


【延伸阅读】民兴党背负移民课题包袱,民统党欲突围卡杜姆区


沙民阵三股势力相杀

在“民兴党+”陷入苦战之际,其对手——由首相慕尤丁主导的沙民阵却有内部矛盾,无法向选民展示它是一个良好的替代选择。

沙民阵是由国盟、国阵及沙巴团结党三股势力所组成。虽属同一阵线,这三股势力却在多达17个议席自相残杀,而竞选活动也壁垒分明,各自为政。

国阵把巫统沙巴主席邦莫达当成影子首长人选,他们也打出“换回来”(指回到国阵执政)的竞选口号。

国盟的竞选则环绕在慕尤丁,以“老爹”(Abah)来称呼慕尤丁,主打一旦沙巴由国盟执政,则能够与联邦政府站在同一阵线,获得各种发展与好处。

至于沙巴团结党(PBS)则一再强调它是沙民阵唯一的正宗本土政党。沙巴团结党曾在1990年代辉煌一时,它在2018年大选脱离国阵,这次以自家党旗出战,希望能够唤起老一辈选民的回忆,博取他们的青睐。

这三股势力在沙民阵犹如同床异梦。为了化解分歧,沙民阵在上周三推介联合选举宣言,各党都有代表同台出席。

随后,沙巴团结党与国盟也低调签署一份合作协议。即便如此,沙巴团结党仍然不愿退让,执意继续与盟友在多个议席对战。

眼见沙民阵的不协调,“民兴党+”并未放过攻击政敌的机会。举例来说,沙菲益就批评沙民阵是个四分五裂的阵营,想必无法妥善有效治理沙巴,不值得获得支持。

乡区候选人不靠媒体

在剩下不足5天的竞选期,各方候选人的个人魅力或是特定政党的形象都可能决定成败。

踏入竞选期以来,媒体甚少报导乡区及内陆地区的选战,许多候选人也不愿向媒体透露其竞选行程,以致媒体采访无门。

沙巴共有73个州议席,平均每个选区只有大约1万8000人,若不算人口密集的城市选区,乡区选民人口则更少。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候选人宁可撇开媒体,亲自拜会选民争取支持。毕竟,就算有媒体采访,报导方向也未必能受掌控。

不过,诚如东亚研究学者碧利洁(Bridget Welsh,上图)所见,若媒体无法采访及观察竞选过程,则可能会出现猖獗的贿选行为,进而影响选举结果。

《当今大马》的观察也发现,沙巴选民会凭借某个政党隐含的意识形态印象,来判断是否支持该党。例如,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被视为“反马来半岛”,因而吸引不少怀有这种情绪的卡杜姆社群支持。

不过,选民在这种情绪下所做的决定,却未必是理性且知情的选择。例如,不少选民受访时表示,他们以为沙菲益仍是巫统党员。

沙巴政治向来多变,竞选期间甚至可以看见某些政党的党员在台上集体更换党服跳槽。普遍上而言,沙巴人也不会长期支持某个政党。9月26日票箱打开时,将能见证沙巴人会否再次求变。


【延伸阅读】今分析:沙巴州选各家逐鹿,三条战线抢先看


《当今大马》从9月21日起至27日,开放所有沙巴州选的相关文章予读者免费阅读,以协助选民知情投票。您也可订阅《当今大马》,支持独立媒体,每月订阅费最低只需20令吉。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