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联邦法院驳《当今》上诉,需付金矿公司55万
Jul 2, 2021 3:05 AM
更新: Jul 4, 2021 9:43 AM

中午12点33分更新

虽然历经近9年的司法诉讼,《当今大马》仍无法挫败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的诽谤起诉,还必须多付对方20万堂费。

联邦法院五司今天以三对二投票结果下,驳回《当今大马》的上诉,维持上诉庭的裁决。

法院也裁定,除了上诉庭裁决的20万令吉赔偿和15万令吉堂费外,《当今大马》必须为本次上诉另付20万令吉堂费,使得支付总金额攀升到55万令吉(未含利息)。

承审本案的5名联邦大法官为王南吉(Vernon Ong Lam Kiat)、阿都拉曼瑟布里(Abdul Rahman Sebli)、查列哈(Zaleha Yusof)、哈斯纳( Hasnah Mohamed Hashim)与哈敏达星(Harmindar Singh Dhaliwal)。

而这次抱持少数异议立场,支持《当今大马》的两名法官是:王南吉和哈敏达星。

《当今大马》代表律师是赛鲁斯(Cyrus Das),而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律师是西塞尔(Cecil Abraham)。

西塞尔在下判后,争取25万令吉的堂费,但赛鲁斯向法官表示,堂费应该设在3万令吉。

今年内第二次司法重挫

基于2019冠病疫情为民众带来的经济冲击,《当今大马》这次不会发动众筹,而是设法使用之前筹获的法律基金,以缴交金矿案赔偿与堂费。

上诉庭2018年1月裁决《当今大马》败诉后,《当今大马》在读者大力支持下,在12天后筹得35万令吉

这是《当今大马》今年内第二次必须承担高额付款的重大司法挫折。今年2月,联邦法院裁决《当今大马》藐视法庭罪成,罚款50万令吉。

不过,当时读者和支持者大力资助下,在短短5小时内已经筹获超过50万令吉。

打击新闻媒体履行职责

《当今大马》总编辑颜重庆表示,法院今天的裁决严重打击媒体履职,报导涉及公共利益新闻的努力。

“这次裁决令我们失望。我们只是履行新闻工作者的职责,报导武吉公满居民的健康担忧。”

“在金矿公司起诉这些居民的另一宗案件里,法庭裁定居民胜诉,认为他们有权表达对金矿开采的疑虑。”

“不过在本案,法院却裁定我们在报导居民的言论时犯下诽谤行为。”

而《当今大马》执行长詹德兰(Premesh Chandran)点出,法院五司今天的裁决并非一致,当中多有分歧,尤其诽谤法律的灰色地带仍充满着争议。

“我们欣慰少数裁决提到了共和联邦国家的司法变革,更加支持媒体为民喉舌的新进展。”

基于疫情而决定不筹款

“目前充满危急的时局下,许多人陷困,媒体必须勇于发声,向当权者问责。因此,我们会继续履行职责,无畏无惧和准缺平衡地报导关键的新闻和观点。大马人应得最好的。”

“基于国内情况严峻,我们不会筹款,确保家家户户都能生存下去是更重要的事情。”

詹德兰也感谢律师团队的努力,以及读者和支持者一直以来的关心和帮忙。

劳勿澳洲金矿公司(RAGM)当年在彭亨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以山埃方式提炼金矿,但当地居民却投诉采矿活动破坏环境,同时威胁他们的生命健康,因而发动保护家园的抗争。不过,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否认指控。

2012年9月,劳勿澳洲金矿公司起诉《当今大马》及其3名记者撰写及刊登诽谤文章,影响其商誉。

吉隆坡高庭2016年5月裁定金矿公司败诉,同时需要支付5万令吉堂费。高庭法官罗丝奈妮支持媒体中立报道特权(neutral reportage privilege)的辩护论点,即只要报道准确无偏见,且涉及公众利益,那么报道者应受到免责保护。

不过,劳勿澳洲金矿公司较后上诉,而上诉庭于2018年1月推翻高庭裁决,谕令《当今大马》赔偿金矿公司20万令吉及支付15万令吉堂费。

无论如何,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于2017年5月已清盘倒闭,不再运作。

《当今大马》于2018年7月取得联邦法院的准令,挑战上诉庭裁决,其中提出九道问题要求法院解释,包括:“雷诺兹特权”(有限免控权)跟“报道权”的关系、已清盘破产的公司是否能追讨名誉损失赔偿等。


欢迎读者订阅《当今大马》,也欢迎原有订户续订,或为亲朋戚友订阅,因为你们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此外,《当今大马》也要感谢部分希望直接捐钱的读者,不过我们吁请大家优先帮助受疫情沉重打击的家庭,他们此刻比《当今大马》更需要大家的援助。


读《当今》,掌握时政脉动

《当今大马》誓言说真话,监督当权者,捍卫公义。我们没有政要商贾撑腰,不受政治或广告商宰制,唯一的老板就是你——人民。

在新闻自由路上,我们需要你的加入与陪伴。你的订阅,让独立媒体走得更远。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