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新闻
甲选反思:为何马来票弃希盟,非马来人不投票?

【议员观点】

就马六甲州选的宏观分析与意见式评论已经很多。然而,若不到微观层次放大观察,恐怕无法全面观察到政治版图与支持率的细微变化。就希盟为何失利这个疑问,本文尝试通过公正党上阵的N14吉里望(Kelebang)州选区分析,以期能更深入的检讨与改善。

吉里望坐落在半城乡,其间有沿海市区与高楼,但也有稻田与甘榜。其族群结构为巫裔67%、华裔30%,印裔2%,是个典型的混合区。2013年,行动党廖政光以2097票之差不敌林万锋而铩羽而归。2018年第14届大选,该选区交由公正党马六甲州署理主席魏世德上阵,在伊党插一脚的三角战下,结果以789票多数票打击败林万锋而首次拿下吉里望。本次州选,国阵与公正党(希盟)依然派出同样的候选人,唯伊党候选人使用首次在马六甲亮相的国盟旗帜出战,结果国阵以876票胜出(图一)。

分析吉里望于2018年与2021年的州选成绩,我们看到两个趋势:

  • 希盟的马来/青年票流失,相当一部分流向国盟
  • 非马来人的投票率下跌

为了印证这两个投票趋势,我们分析各两个马来人/非马来人为主的投票站:

  • Seberang Gajah(85%马来选民)
  • Bukit Rambai(79%马来选民)
  • Pekan Kelebang Besar(69%非马来选民)
  • Kelebang Kecil(60%非马来选民)

希盟流失逾过半选票

Seberang Gajah票箱一一开出后,前四个年纪较大选民投下的票箱由国阵获胜(共1017票),后五个票箱国盟获胜(共1101票),而希盟得仅获481票(18.5%)。该区固然是伊党的强区,但这说法站不住脚,因为2018年伊党仅获得716票,比国阵(1384票)与希盟(1260票)都少。本次州选,希盟在该投票站流失超过一半的选票(779票),有边缘化的迹象。

另外,国阵在当地的得票与得票率其实都下降,而首次使用国盟旗帜的伊党候选人竟然在85%马来人的投票站战胜国阵,让人惊讶。本次州选,国盟/伊党在该区一举从陪跑的老三崛起成为老大,这是件大事。(图二)

另外,在拥有79%马来选民的Bukit Rambai投票站,国阵领先希盟621票,但只比国盟多403票。国盟在马来人为主的青年票箱大有斩获,许多票箱往国阵急追而上。反观希盟在该投票区得票率从2018年的39%跌至24%。2018年,希盟在该区为国阵带来有力的抗衡,可是这个在2021年由国盟取代了。(图三)

在华裔为主的投票站,通过分析出席选民的记录,发现华裔的投票率持续低于马来裔。在Pekan Kelebang Besar,华人投票率为65%,而马来人75%。在Kelebang Kecil,华人投票率仅有52%,而马来人则有61%。

若再微观分析几个投票区(Locality,也是选民册内最小的区域单位),我们发现T20与M40的华裔住宅区出来投票的意愿不高。例如,Jalan Melati有 40位选民,但只有18人出来投票。Taman Anggerik共有 120张选票,但只出来了60人。由此观之,非马来人在本次州选的投票率皆逊于马来人,也远逊于2018年大选。这也印证了以上所述的两项投票趋势。

更关键的两道问题

更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马来人离开希盟,而非马来人不出来投票呢?

就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有两个说法。第一种说法是希盟在2018年有土著团结党这个马来政党在内,因此马来人较放心投票,而本次州选因缺少马来政党的支持而流失马来票。我认为这个说法低估了马来选民的智慧。认为“摆设“一个马来政党就能够得到马来票是个愚蠢的想法,因为马来人之间就和任何族群一样,内部的阶级、文化与思维都是复杂多元的。同理,国盟为了要有华裔代表而纳入民政党,但本次州选民政党并没有获得华裔的支持,其大部分候选人甚至失去按柜金就是明证。

我们必须体认,希盟/公正党的马来支持者大部分是理性选民或经济选民。本次希盟跑票,主因是其论述不再主打经济、民生、疫情与反贪政策,反而被恢复希盟委托、专注攻击旧人物与旧课题等过去的包袱负累。当国盟在为伊党“穿上西装“后,加上慕尤丁受欢迎的效应,以及没有”希盟马来人被行动党控制摆布“这种长期抹黑带来的负面印象,导致这些马来(尤其是青年)中间选票较放心地投向“品牌塑造”成功的国盟。

另一方面,非马来人不太会转向到伊党在内的国盟或老旧的国阵,但他们有个选择,就是不出来投票。当然,外地(尤其是新加坡)游子无法回来投票,或多或少减少了希盟的铁票。然而,缺乏激励或有希望的论述与团队,才是这次州选无法复制高投票率的主因。

讽刺的是,跳槽课题对国阵/国盟丝毫没有伤害。在上议员动议事件差点让马六甲州政府倒台,然后两度跳槽的再拉尼(Muhammad Jailani Khamis)依然在文庙区以国阵旗帜再次中选,这个高明的草裙舞让人始料未及。然而,有别于巫统/伊党支持者的羊群效应投票倾向,公正党/希盟支持者由于大部分为中间理性选民,跳槽课题却会影响希盟支持者的热情与投票率。

对国阵而言,这一次的州选,他们理应感觉芒刺在背。因为国阵只拿回2018年的基本盘(大约40%),只是在选票被国盟/希盟瓜分后,导致国阵坐收渔翁之利。1999年,国阵首次无法消灭公正党这个马来人为主的多元种族政党,2021年则是第一次收拾不了另一个马来/穆斯林阵线,反而壮大了它。这是国阵刻下必须担忧的事。

纵观而论,马六甲州选是多元政治路线的挫败,里头有太多需要检讨与反省的人事。与此同时,两大马来阵线在政府内外的激烈竞争,肯定会导致更多种族与宗教的政策出炉,正如言犹在耳的伊刑法、禁万字、禁酒、增强土著议程等陆续出台一样。在身份政治主导下,两大阵线的竞争势必忽略经济公正与贫富差距课题,而把国家带回老路。但多元的政治必须反躬自省,才能再出发来引领进步与开放的议程。


本文作者李健聪是士满慕州议员兼公正党财政,数据资料由甲州公正党数据组组长李忝财提供。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