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回归:为什么非到不可

专栏  |  读者特约
发表于  |  更新于

【王者之夜】 文:彭雪琴

今晚有着几件事同时交错,本来还犹豫着是不是要到马大,不过校方一连串的强烈压制举动,坚定了出席的心。

措辞严厉勒令学生取消活动、取消所有已批准的夜间学生活动、下午四点起全面暂行一切行政事务及学术活动(包括上课)、全面封锁校园禁止出入等等。这一切如临大敌般的遏止,让人实在难以相信这原本应该是让人引以为豪的国立高等学府,顶尖知识份子的殿堂,马来西亚骄傲的象征。

身为马大校友,在马大求学期间,深切体会到什么是“你不懂你已经失去的自由”,一直到遇见了难能可贵的讲师,才有不一样的认知。

讲师触景生情的哀叹

大一的时候就经历校方的种种刁难,也在那个时候以为,大学就是那么不自由,除了求学,其它一切是那么遥不可及。直到后来,在文学院的国际关系上课,接触了一位国际间颇有声望的领土纠纷议题专员,也是那堂课的讲师。他教课非常用心、仔细及生动,对国际关系的错综复杂更是如数家珍。

记得在一堂课中,他的眼神突然遥望在文学院对面的巴士站,那是马大图书馆后面的位置。然后带着感慨的语气说:“以前,下课后,马大的师生们就喜欢到那儿去,去演说、去发表,去说任何你的意见和看法,不管是政治还是其它,从文学院到那里,很热闹!”

他说,许多如今的国家领袖都从那里孕育出来,奠定了他们强大的演说魅力和思考批判能力,包括了安华,也包括了许多在朝的高官……可是,瞬间他的眼神闪过失落,说:“你们现在很难理解和想象当时的校园自由和精彩氛围,那是一种任你自主发挥的空间。”

习惯笼子不再懂自由

确实,我们很难想象。

我们很难想象为何以为在野党领袖要在校园演说,如同洪水猛兽般可怕,如同只要一番演说就可以颠覆所有人的判断和思考能力。我们已经遗忘甚至不晓得言论及观点的真实碰撞,就是象牙塔里一种难能可贵的教育模式。这是一个连学生参与校园选举都要心惊胆战的年代,更不要说发表任何的看法及演说。

我们仿佛一开始就生活在笼子之中,习惯了局限与教条,突然间有人说其实你有自由在天空飞的权利,我们只能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及无法接受。不晓得天空原本存在,自由只是被剥夺了。

被冲破的是思维禁锢

所以,冲破笼子(校门)那刻,很多人还是要胆战心惊,不敢相信那是可以去争取的自由,不敢相信校门原本就应该要是开着,而不是紧闭的。非常庆幸,还有一群人有想象及相信的能力,敢于去冲撞不合理的限制,才能突破枷锁,让现场的人都见到那原有的权利。那一刻,冲破的不是一扇校门,而是被禁锢的思维。

当安华站在车子上,车子缓缓驶向马大东姑礼堂的时刻,许多人热泪满盈,不是因为他们特别崇拜安华,而是一种对母校情感及自由的回归。我们热爱这片校园,她 孕育了我们。我们却也无奈,有着许多无法尽情发挥的感慨,可是,那一刻看到的是,有一股自由及坚持的气息在我们所爱的校园土壤上散布,还有这一些激情与感动。

自由与热情回归大马

和我们一样,安华在这里完成了他的大学生涯,无论他过去的理念及作风如何。这些年来站在民主前线的努力,那是应该获得认可及肯定的。在人生的旅程上,没有机会在那风起云涌的时期,见证马大辉煌的学生自主及领袖崛起时代;然,却有幸与当时的学生领袖走一段回归旅程,一起在我们这片校园、国土上回顾过往,试着在记忆中、想象中寻找那曾经遍布的自由与热情,那是何其难忘!

重新呼吸那股自由的气息,收藏在心中,记住,这是学生本来就拥有的,这是能够带领学子们飞得更高、打造更不一样成就的力量!

谢谢你们,让我见证与经历这一晚。我骄傲,我们有着这股坚持及冲撞的决心,去捍卫与坚守的精神,即便在风雨中,还是用我们的双手及双脚去为了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而前进!

* 写在2014年10月28日凌晨2点——马大史上黑暗的一天,却是马大学生力量骄傲的一天。

编按:作者彭雪琴是马大校友。小标题由本刊所添加。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