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再思净选盟集会(上):<br>民主抗争与策略

黄进发

更新: 2016/12/16 7:51 早上

【黄潮对话】

刚刚结束的净选盟集会5(净5)乃至去年的净选盟集会4(净4)所面对的批评,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温和抗争无效,决策由上而下。

尽管一些评论把两者绑在一起,但两者没有先天或必然关系,因此必须先釐清概念。

两类批评:温和抗争无效,决策由上而下

第一类批评中,最常见的说法大致如此:“净选盟集会无力对政府造成冲击,所提诉求不管是选举改革或者纳吉下台都没有即时成果,因此失败了。而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净选盟的态度保守,拒绝冲撞体制,错失借用民怨施压的良机。”

对净4最强烈的批评就是针对净选盟定时退场的决定,易言之,和平集会应该见机行事变成长期的“占领”抗争。经过红衫军一年多的滋扰,一些论者已经和“占领”模式切割,只剩下一些指指点点的声音:“不准备流血,改革怎会成功?”

“温和集会无效”说所举论据大概有三。第一,净选盟集会的嘉年华会气氛、“标准作业模式”(SOP)证明其保守,没有抗争的决心。第二,净5 人数少于净4,证明群众离心。第三,为了证明不惧冲突的决心,论者强调2007年净选盟集会1(净1)、2011年净选盟集会2(净2)集会的勇武,以反衬今日的保守。

第二类批评则侧重在集会者的自主性和决策过程。刘嘉美的《净选盟集会——非关激进与温和的问题》 与李健聪的《后净选盟时代:在保守与勇武之上》 可为代表,而两者都不约而同以香港的雨伞/占运动中为对照。

刘文从义务纠察队与参与者之间的矛盾,指向精英主导,群众鲜有参与决策的机会。李文则指出,即使是净5之前的全国车队游行,其“过程中缺乏让全民参与的自觉意识”,“遇到红衫军要叫嚣还是集体静坐”这类问题,没有让参与者讨论,“错失实践平等、互信与草根民主的机会”。

两文都反对“激进、温和”与“保守、勇武”的区分,认为将限制反思的多元性。他们列举出替代的决策模式,包括佔中前两年筹备的万人誓言书、商讨日、民间电子公投等七部曲,以及佔领华尔街运动、魁北克学运等。

这两类批评的交集在哪里,与净选盟集会模式的分歧又在哪里?

无限游览方案
每月

~RM12

马上订阅
您可随时停止续订
通过网站和App无限游览
可参与评论
先收藏再阅读
付费方式
学生/ 乐龄方案团体/机构/商业方案
已经订阅?
登录

Share this story